休息痢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蘆XX,男,35歲,農民。1975年2月8日初診。

主訴:去年七月患膿血痢,發熱、腹痛每天十數次。服米殼山楂紅糖水三次,病情暫輕,幾天后仍大便膿血。又服痢特靈等藥,無大效果。

癥狀:大便一日5~8次,膿多血少,膿血糞雜下,里急后重。食欲減退,食后腹部脹滿,常陣發腹痛,有時惡心欲嘔,口干不渴,全身乏力。

檢查:脈象沉緊有力,舌質黯紅,舌苔垢膩。肝脾不腫大,但下腹部按之則痛,左側更為敏感。大便顯微鏡檢查:膿細胞(+),紅細胞(++)。

辨證:濕熱積滯胃腸,初病固澀,邪留不去,胃腸不和,而致休息痢。

治則:化積導滯,推陳致新。

方藥:當歸芍藥湯加減。

處方:當歸12g,白芍20g,檳榔12g,黃芩12g,黃連10g,木香10g,大黃10g,黑山楂20g,肉桂10g,甘草3g。

2月11日二診:服藥兩劑腹痛減輕,大便膿血減少,排出堅硬黑色糞便兩塊,腹中通暢,食欲好轉,脈沉而緩,苦苔薄膩。上方減去大黃、黃芩,加茯苓15g,砂仁10g。繼服。

2月15日三診:飲食正常,腹痛消失,大便正常,但飯后消化不良,脈象沉緩,舌苔淡白。改服香砂養胃丸一盒,每服一包,每日三次。十日后基本痊愈。

按:痢疾之病初起,多因不注意飲食衛生,由濕熱結滯,胃腸不和為病,治之當以清導胃腸為主。本例患者之初,誤用罌粟殼等固澀之劑,使實邪內留,結于胃腸而成休息痢。方用當歸、白芍、甘草養血安中;檳榔、大黃導實邪外出。焦山楂化食和胃;黃連、黃芩、木香清腸道濕熱,理氣止痛;肉桂溫化寒濕之氣,使實邪去而正氣復則愈,由于病久胃弱,消化不良,終用香砂養胃丸鞏固療效。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