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熱下痢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醫案一:陳xx,男,56歲,農民。1985年8月20日應邀會診。

現病史:原有風濕性心臟?。ǘ獍觊]鎖不全)已20年,雖不斷醫治,但病勢日重。近來因吃瓜果過多,發生膿血痢而住院。曾服西藥及注射抗生素、止痢劑,但不能控制癥狀,故求中醫藥治療。

癥狀:腹痛,里急后重,純血無膿,如爛瓜湯狀,每日15~20次,小便黃赤,口干渴不欲飲水,不能進食,惡心欲嘔,脘腹滿悶,心悸怔忡,頭暈目昏,身有微熱出虛汗,乏力無神。

檢查:脈象沉數有力,舌質紅赤,舌苔黃膩。體溫37.5°C。左側下腹部按之痛劇。

辨證:體虛胃弱,心血本虛,但因飲食不潔,胃腸損傷,濕熱積于胃腸,熱傷陰血,留滯不化而成血痢。證屬本虛標實證。

治則:清濕熱,利胃腸。

方藥:白頭翁20g,秦皮15g,黃柏12g,黃連10g,廣木香10g,大黃炭6g,黑山楂20g,當歸12g,白芍炭15g,炒檳榔12g,茯苓15g,砂仁6g,甘草5g。每日服一劑。

8月23日二診:服藥兩劑病情好轉,腹痛緩解,大便血少,兼有黃糞,每日5~6次。身熱減,體溫37.0°C,脈象虛緩,舌苔薄黃微燥,能進稀飯一小碗,繼服一劑。

8月25日三診:下痢全止,糞色稍黃而無血,飲食增加,精神好轉,但仍心悸乏力,身出虛汗。脈象虛數無力,舌苔淡白,面色不澤。證屬脾胃虛弱,正氣未復之候。治宜調補脾胃,安中益氣。方用黨參15g,炒白術10g,茯苓15g,山藥20g,陳皮10g,當歸10g,白芍15g,焦山楂15g,炙甘草5 g,生姜3片,大棗6枚。連服兩劑,基本痊愈而出院。

按:本證屬于濕熱下痢病,因患者素有風心病體質本虛,患血痢后雖連用西藥數天,而胃腸濕熱未能清除故病不去而痢不止?!督饏T要略·嘔吐噦下利病》篇中指出:“熱利下重者,白頭翁湯主之?!狈接冒最^翁湯清濕熱涼血為主。黃連、黃柏清腸熱而解熱毒;秦皮、葛根清肌表之邪熱;大黃炭、黑山楂、炒檳榔、砂仁清導腸道之瘀積邪熱;木香、黃連治里急后重;當歸、白芍炭、甘草、茯苓補血扶脾以化濕。服三劑而血痢全止。但因患者素體本虛,邪去而正傷,故以參苓白術散以善其后。

醫案二:蔡XX,男,年40許。1940年冬就診。

患者因飲酒過量,引起下痢赤白,余癥及脈舌均一般。此系濕熱下注,乃投以葛根黃芩黃連湯,復杯而愈。

葛根18g,甘草7g,黃芩9g,黃連6g。

本方原為傷寒表證未解誤下,邪熱陷入陽明,古今都說是清里解表的表里劑。實為清里熱為主。即如本案就不是由表轉里,又無表證,其效如響,用表里劑解釋,怎樣也想不通。筆者常喜用此以治濕熱帶下,收到意外效果。前哲有云“普治傷寒雜病易”是經驗之談。近世醫刊對此方治效報道甚多,但應以濕熱下注為主。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