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熱痢疾的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梁XX,男,14歲,河南高山礦子弟。1975年9月13日初診。

主訴:腹痛、下痢赤白14天。

初病發熱,下痢,住院治療,初診“中毒性痢疾”,繼疑“傷寒”。曾用多種抗生素補液及口服藥均未效。又用中藥三劑,證未減而邀診。

現癥:發熱無定時,時高時低,高者可達40.0°C,,汗出熱可自退。腹痛,里急后重,赤白痢交雜,日行10~20次,肛門有熱感,小便黃,食欲不振,精神欠佳,??尢洳话?,神志尚清,口干不欲飲水,腹脹。

檢查:舌苔黑厚膩、滑潤,脈象濡數,腹部柔軟,無壓痛。實驗室檢查:白細胞計數16000~21000/mm3 。

診斷:濕熱痢。

分析:本病多發于夏秋,吞食不當、外受時邪是其病因,濕熱之邪蘊積腸胃,氣血受阻,腐而成毒,化為膿血,因而發熱、腹痛、便痢膿血,舌苔厚膩滑潤,脈象濡數,可診為濕熱痢。

處方:杏仁3g,白蔻仁1.5g,薏苡仁3g,厚樸3g,滑石3g,霍香1.5g,佩蘭1.5g,通草1g,黃芩3g,檳榔1g。二劑。

9月15日二診:上藥盡劑,大便次多,有血樣粘液,舌苔厚膩稍退,尤以舌尖部明顯,脈仍濡數。處方:生白芍6g,知母1.5g,檳榔1g,厚樸1.5g,草果仁1.2g,黃芩3g,柴胡3g,半夏3g,佩蘭3g,藿香1.5g,甘草1.5g。

9月16日三診:體溫39.0°C.癥狀同前。處方:香薷1.2g,黃連1.2g,生白芍6g,知母1.5g,檳榔1.2g,厚樸1.5g,草果仁1.5g,黃芩3g,佩蘭3g,玄參4.5g,甘草1.5g。

9月17日四診:體溫漸降,且發熱時間縮短,今早腹痛一陣,給樟腦酊少許痛止。大便次數雖減而仍有粘液,并伴有不消化之食物,小便呈棕色,厚膩苔稍退,脈象小數。照上方去佩蘭、知母,加滑石3g,玄參3g,白蔻仁1.5g。

9月19日五診:體溫恢復正常,大便成形,舌苔轉薄,舌邊、尖部已退,脈象小數。處方:佩蘭3g,藿香3g,厚樸1.5g,白蔻仁1.5g,茯苓3g,玄參3g,石斛3g,滑石3g,黃連1g,草果仁1.5g。

9月21日六診:下午有低熱,體溫37.4°C,精神佳。大便成形,食量增。舌苔中部尚未恢復正常,脈近平和。處方:柴胡3g,黃芩3g,半夏3g,蒼術3g,陳皮1.5g,厚樸1.5g,草果仁1.5g,藿香3g,茯苓6g,甘草1.5g。藥后一切恢復正常,痊愈出院。

按:濕熱成疾,纏綿難愈。本案先以甘露消毒丹宣化濕熱,繼以達原飲驅邪于膜原。其治療原則是清熱化濕,除濕重于清熱。給香薷飲意在苦化除暑;并配芳香化濁之佩蘭、藿香,為不傷其陰,又用玄參、石斛之養陰而不助濕。因此癥狀逐日減輕,體溫緩慢下降,后有潮熱,以小柴胡湯加除濕之藥而收功。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