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治療糖尿病的體會和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藥良方

糖尿病屬于中醫的消渴證證范疇。

內經有:“二陽結謂之消”。又有:“大腸移熱于胃、善食而瘦......”。說明本病是指大腸與胃熱所致。所謂消,陽明熱盛,蘊結化燥,由于肺燥津傷,而口渴多飲,即上消水,胃中燥熱,而多食易饑,即中消食,腎燥精虛,則尿多而頻數,即下消尿,肌肉消瘦。本病病機,大多有陰虛內熱之象,故治療總則,是滋補腎水,清瀉心火,清腸燥熱,益氣生津為主,以臟宜藏、腑宜瀉為治則。

立方:冬地瀉心湯:

天冬六錢、麥冬六錢、生地五錢、花粉一兩、黃連二錢、黃芩三錢、大黃三錢、熟地四錢、續斷四錢、破故紙四錢。

方解:天冬、麥冬、生地、花粉養肺陰,益氣生津以止渴;黃連、黃芩、大黃瀉心火以消二陽結熱,熟地滋陰補血;續斷、故紙納氣歸腎以固氣。

病例:

(一)宋xx、女、十六歲,巴一中學生,石粉廠工人子女。于一九七三年冬季來我院門診。自訴行走心跳,有七八月不來月經。望其面?白,體瘦、眼球大。問其食每餐四五兩,發渴,大便干燥,查項部甲狀腺不大,脈浮弦而數,舌薄白嫩紅,無外感癥狀,查尿糖(++)。即服冬地瀉心湯,每日一劑,連服五劑,渴止,飲食恢復正常,顏面有所好轉,將瀉心藥量減輕,再進四劑,尿糖轉陰,脈浮弦,稍大而數。以陰病治陽,服三甲復脈湯加雞子黃四個,每日一劑,連服三劑,恢復正常。

(二)廣xx、男、三十九歲,銅貫公社中心六隊社員。

一九七四年去重醫檢查尿糖(+++)返家來院門診,自訴每天要飲五磅水三瓶,每餐需食三大碗稀飯。脈弱、舌粗白,小便白泡多,大便干燥。給冬地瀉心湯,每日一劑,連服一月,發渴與食量稍減。因身體瘦弱,加參芪再服,食量正常,微渴,并發胰腺炎,當給清胰湯三劑即瘥。繼續治尿糖,控制了上中消,因病者堅持治療不夠,下消未完全治愈。

(三)孫X、男,五歲,資中五七鋼廠職工子女。

一九七六年二月來院門診,由大人代訴:十幾天來,發渴吃得,身體一天一天瘦,每日同樣玩耍。舌淡黃稍燥,顏面一般,小便黃,大便干燥,腹部軟和,每日吃一斤三四兩,頻頻發渴,查尿糖(++)。給冬地瀉心湯,照原方減量三分之一,連服四劑,查尿糖為陰性。又服二劑,癥狀消失。

(四)孟xx、男、四十八歲,巴縣柑桔站電工

于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五日來我院門診,自訴:七三年十二月在白市驛醫院檢查為糖尿?。?+++),服中藥年余,效果不大,于七五年十二月住某院治療兩月,服西藥,并注射胰島案,如停胰島案,糖尿即為(+++--++++),問其仍然發渴,善肌,顏面稍消瘦,脈緩大,舌稍粗白,大便常干燥,小便有白泡沫,給冬地瀉心湯,連服十劑,到六月八日來診,上中二消控制,小便常有白泡沫,查糖尿(+ +)或(+)或陰性。將瀉心湯減量,加黃芪、帶殼胡桃(打碎)服到現在,查尿,有時陰性或(+),現仍在治療。

——本文摘自《重慶市老中醫經驗交流會資料選編 第2集》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