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痢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趙X,女,54歲,河南省洛陽市人。1962年5月15日初診。

主訴:下痢赤白,日行十數次。

下痢已有三月,赤白交雜,里急后重,每次解便約需一小時,伴腹痛,時有欲嘔,食欲差。屢用中西藥未效。

現癥:下痢未減,精神疲憊,語音低沉,喘息,神志清。原有心臟?。ǘ獍觊]鎖不全)。曾服益氣清腸藥無效。

檢查:舌質淡、苔薄白,脈象細數、時見間歇。

診斷。虛痢。

分析:久病氣虛,中陽衰弱,又素有心臟病史,下痢后重為脾氣不足,中陽不運,失于統血,因而里急后重便有膿血,次數雖多,決非熱毒所致。當明辨虛實寒熱,則不犯虛虛實實之弊。

處方:生黃芪12g,黨參10g,白術12g,當歸12g,茯苓12g,遠志9g,木香3g,酸棗仁12g,桂元肉9g,姜、棗引。

二診:藥進三劑,痢止,但肛門灼疼、服益氣藥后未止.考慮加槐花清腸,因藥缺更換大黃3g。藥后灼痛更甚。又進補中益氣湯而收效。

按:本案下痢赤白、腹痛,癥似有熱、但年老體弱,下痢三月,又素有心臟病,脈象細弱而間歇,已知體弱之甚。中氣不振、脾陽失充乃病之主因,服歸腸湯痢止,肛門灼痛又現,以熱治之,加大黃灼痛更甚、未悟其理。翻閱秦景明《證因脈治》,肛痛一段有“痢之日久,然后見疼,方為元氣下陷,然止宜用補中益氣湯升提之”的論述,頓悟其理,肛疼之因,為久病虛熱下移。誤以為熱,只知其清,未知其提,忘記病在下治之于上的道理。補中益氣湯能升提在下之虛熱、以理引申,藥奏速效,祖國醫學之奧妙、道理之深淵,可見一斑。差之毫厘,謬之千里。臨床鑒證,當深思多慮,慎之以戒,不致有所留弊。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