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脾虛久瀉的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張X,女,62歲,河南省靈寶縣蘇村公社人。1965年11月30日初診。

主訴:腹瀉二年余

患病后在當地斷續求治,因經濟困難及效果不佳拖延至今?,F癥見顏面、下肢均見浮腫,皮膚失澤,腹脹,乏味,食欲不振,不渴。頭眩暈,精神不振,短氣,語音低沉,神清,時有喃喃自語。大便一日十數次之多,伴有里急感,便白稠粘,小便時黃時清。

檢查:舌淡、苔剝,脈象虛大有力。

診斷:脾虛瀉。

分析:久瀉傷脾,脾氣不充,中陽不振,所以運化之力更弱,瀉愈加重。清陽不升,故而出現浮腫,運化失職,濁氣不降而現腹脹、納食不馨。運納無力,氣虛愈甚,故便白粘稠、精神萎靡、短氣、乏力等癥并見。因久瀉傷陰,脾虛氣餒,故而脈象虛大有力。

處方:黨參12g,山藥15g,扁豆9g,烏梅肉9g,陳皮6g,半夏9g,訶子肉9g,砂仁4.5g,生黃芪9g,甘草3g。三劑。

12月3日二診:藥后舒適,自感身體輕舒,大便次數有減,食量有增。舌淡、苔未復,脈象虛大較緩。

處方:黨參9g,山藥12g,扁豆9g,訶子肉9g,蓮子肉9g,補骨脂9g,烏梅肉9g,赤石脂9g,砂仁4.5g,甘草3g。三劑。

12月7日三診:大便每日三次,已無白粘稠物,腹脹消失,食欲好轉,精神較好,頭清,面部、下肢浮腫均消,舌淡較鮮,脈象和緩。以溫腎陽培脾土為法。

處方:炙黨參15g,山藥12g,扁豆9g,赤石脂9g,補骨脂9g,烏梅肉9g,吳茱萸4.5g,陳皮6g,砂仁4.5g,甘草3g.

藥進三劑,繼續好轉,能參加輕微勞動,逐日康復。

按:本案久瀉致虛,虛甚氣餒,虛則補之是為常治之法。本案雖以補虛為主,但藥量較輕,慮其久虛之體過用大補之品,往往機體不易接受而反生它弊。故緩補求功為上策。治療過程中始終是以健脾益氣、澀腸和胃為法。選用生黃芪、黨參補氣;山藥、扁豆健脾,訶子肉澀腸;陳皮、半夏、砂仁和胃;用烏梅者,因久瀉陰必傷,用以斂陰復陽,是取陰陽互根之意。所以脈虛大而逐日得緩,后以溫腎陽培脾土,是遵循臟腑功能的理論,五行生克制化和火能生土的相互關系為依據。以理論指導臨床,所以收效甚捷。

結語:對于泄瀉的治療,《醫宗必讀》提出九法:即淡滲、升提、清涼、疏利、甘緩、酸收、燥脾、溫腎、固澀。此說至今仍有很重要的臨床指導意義。

本病初起多為實證、熱證。

暑濕與內傷生冷所致的上吐下瀉證,把握病機,擬二香飲合胃苓湯,可妙手回春也。參考醫案:二香飲合胃苓湯加減治療泄瀉醫案

如系傷寒表證傳入少陽、陽明所作,即《傷寒論》中的熱結旁流證。參考醫案:大柴胡湯治療心下硬滿,大便溏瀉

如因濕邪困脾而致病,以五苓散分別清濁,使濕從小便出,從而體驗出經方之妙用也。參考醫案:濕熱泄瀉的中醫治療醫案

泄瀉日久,肢痛不甚,喜暖喜按者,多為虛證。謂先后天失調之五更瀉,在常人習用四神丸的基礎上,重用四君子湯加罌粟殼收澀。參考醫案:四神湯合四君子湯加味治療腎瀉(五更泄)

如純為脾傷致瀉,以緩補脾土、振奮脾陽為上策,澀腸者次之,以陰陽互根為據,意為病久則陰陽均傷,故以烏梅斂陰止瀉,一舉兩得,收效甚捷。

血府逐瘀湯加減治療長期泄瀉醫案,患者五載不痊,細察脈舌、詳辨其候,以口干咽燥而不欲飲,舌暗紅,脈細數,為病之辨證要點。遵王清任之言,意為瘀血阻滯,陽氣下陷,升舉無權所致,故以王氏血府逐瘀湯化裁,使瘀祛陽復,脾氣健而泄止。此可謂獨道哉。

總之,本病初起不可驟用補澀,以免固閉邪氣,久瀉不宜分利太過,恐傷陰液;即是虛證,也應緩補漸增;對香燥之品,以少用為妙,多則損正傷氣,又竭陰,易引起氣滯,使腹部瞋脹、不思飲食等,弊端叢生。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