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柴胡湯治療心下硬滿,大便溏瀉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張XX,男,年30許。1946年就診?;颊呦迪剃柤徔棌S技工,原患傷寒表證,本應汗解。先用西藥,繼服中藥(不詳),均未效。病勢轉化迅速,余接診時,病邪已傳變到少陽、陽明二經。

病呈胸脅苦滿,譫語腹脹,口臭不知谷味,心下硬滿,大便溏瀉,臭味異常,脈弦數實,舌苔黃厚。此溏瀉乃熱結旁流,病屬少陽、陽明,以腑實偏重,尚未完全進入陽明,既非胃氣之陽亢,也非一般之腹瀉,正是熱結旁流而尚未全實硬滿。處方為大柴胡湯調和中下二焦而愈。

柴胡20g,黃芩10g,厚樸13g,芍藥12g,半夏10g,枳實10g,大黃6g,生姜9片,大棗3枚。

按:大柴胡湯成方原含有小承氣湯在內,所以醫林有類似調胃承氣之說?!秱摗穬缺痉綗o大黃,《金匱要略》腹滿篇之本方,卻有大黃二兩、王叔和有云:“若不加大黃,恐不成其為大柴胡湯,且經文明言‘下之則愈’,若無大黃,何以下心下之急乎?”之后各代多從其說。個人對這些說法是贊同的。

本案例之病本是少陽、陽明合病,為啥標以熱結旁流呢?熱結旁流作為證候群之一無異詞,卻不大可作為本病例之代表。但是個人在接診上病時,同時亦有醫在場,當聽到我說出熱結旁流后,脫口而言下。這里有問題。大柴胡湯是和劑之重者,用治少陽實證和邪尚在少陽而還未完全到陽明時之方,和三承氣迥然不同,千萬混淆不得,因而標題為熱結旁流,用以分清這些方證之界線。此外醫林有“傷寒下不厭早,溫病下不厭遲”一說,不管出自何人之口,大大違犯了“知犯何逆,隨證治之”的原則。附識于此。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