痿證的主要癥狀,痿證的中醫辨證論治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痿證是指肢體筋脈弛緩,軟弱無力,因日久不能隨意運動而致肌肉萎縮的一種病證而言。臨床以下肢痿弱者較常見,即稱為“痿躄”。痿即肢體痿弱不用,躄是下肢軟弱無力,大多瘦削枯萎不能步履。形成痿證的主要病因,在于肝腎肺胃虧虛,氣血不足。肺燥不能輸精于五臟,則致痿躄之證。濕熱之邪同樣可致痿,正如《素問·生氣通天論篇》中所云:“因于濕,首如裹,濕熱不攘,大筋軟短,小筋馳長,軟短為拘,弛長為痿”。元氣不充,精虛不能灌溉,血虛失濡者,亦有之。肺熱津不四布,為本病之首因。正虛復感溫熱,高熱不撤,或病后余熱不退,肺受灼熱,津液被耗,筋脈失養而成痿;久居濕地,或直感濕熱之邪,或恣嗜肥甘辛辣,濕從內生,蘊而成熱,使濕熱浸淫筋脈,礙氣血運行,筋脈失養,則弛縱不收,發為本??;或脾虛,氣血生化之源不足,肌肉筋脈失養,漸而成痿;肝主筋,腎主骨,不論何種病因,致肝腎虧損,精血不足以濡養筋骨者,均可導致本病之發生。

本病類似于現代醫學的多發性神經炎、急性脊髓炎、進行性肌萎縮、重癥肌無力、周期性麻痹、肌營養不良癥、癔病性癱瘓和表現為軟癱的中樞神經系統感染后遺癥等。凡見肢體痿弱者,均可參照本篇辨證施治。

 痿證的中醫治療醫案一:

趙XX,男,4歲,河南項城縣人。于1974年4月10日初診。

右下肢痿軟變細不用8個月,曾在長春某醫院診為“小兒麻痹后遺證”。屢經中西藥治療無效,延余治療。

證見:患兒不能自己行走,右下肢變細,涼無知覺,肌張力減弱,足尖微向內翻。舌質淡紅、苔薄白,脈緩細無力。

診斷:痿證。

證屬脾腎陽虛,氣血失養。

處方:桑寄生15g,淫羊藿9g,炒白術9g,菟絲子9g,茯苓9g,黨參9g,陳皮3g,炒杜仲9g,懷牛膝9g,甘草3g,狗脊6g,黃芪10g,木瓜9g,川斷6g。

上方共服九十劑,配合針刺懸鐘、陽凌泉、足三里,患肢行走玩要如常,知覺溫度正常,患肢肌張力明顯恢復,粗細基本一樣,唯不耐疲勞,改用十全大補丸以鞏固療效。至令患兒發育正常。

  痿證的中醫治療醫案二:

王XX,男,3歲,河南項城縣人。于1976年6月21日初診。

發燒七天,右下肢痿軟不用三天。經某縣醫院檢查診為“小兒脊髓灰白質炎”,即來求治。體溫37.6℃,患肢知覺消失,肌張力減弱,舌質紅、苔白膩,指紋紅微紫,透風關。

證屬濕熱困脾,肌肉筋脈失養之痿證。

治法:清熱利濕,活血通絡,補腎壯筋骨。

處方:桑寄生15g,淫羊藿9g,薏苡仁15g,炒蒼術6g,川黃柏6g,雞血藤9g,丹參12g,防已6g,木瓜6g,甘草3g,鉤藤6g。水煎服。配合針刺足三里、懸鐘、陽陵泉等陽明經穴。

上方每天一劑,三天針刺一次,兩個月后,患兒右下肢功能恢復正常,肌張力正常。

按:此兩例均為現代醫學診為“小兒麻痹”。對本病《素問·生氣通天論篇》中已有論述“因于濕,首如裹,濕熱大攘,大筋軟短,小筋馳長,軟短為拘,馳長為痿”。例一病程較長,久病致虛,正邪具虛,故法用滋補肝腎,氣血雙補壯骨強筋;例二為初病就診,濕熱之邪方勝,故用蒼術、黃柏、薏仁以清利濕熱。兩例均重用淫羊藿、桑寄生,兩味均有補肝腎、壯筋骨、養血脈、充肌膚之功效。近代藥理實驗,桑寄生有抑制脊髓灰質病毒的作用,淫羊藿對脊髓病毒亦有明顯的抑制作用,雖屬同病,治法有異,同中有變,辨證確切,用藥無誤,守法守方,療效顯著。

  痿證的中醫治療醫案三:

胡XX,女,76歲。1984年5月17日初診。

主訴:右上肢麻木,手端飯碗即掉,已三天。

頭暈頭痛已三年余,每天頻服頭痛粉,但至今未效。

證見:心悸,頭暈頭痛,口苦咽干渴,右手握無力。

檢查;舌質淡紅、苔黃膩,脈弦數。

辨證,濕熱浸淫筋脈,氣血運行失常,上肢失其濡養所致。

治法:清熱除濕,補氣行血。

方法:三妙丸加減主之。

處方:蒼術15g,黃柏15g,懷牛膝20g,山藥25g,陳皮10g,白芥子10g,草蔻10g,茯苓15g,甘草5g。二劑。

二診(5月19日):右手已能握拳,肘上節仍麻木。藥已對證,上方加桂枝6g,繼服二付。

三診(5月24日);其子告知病痊愈,已停止服藥。

按:本證屬濕熱侵及血脈,礙其血行,導致氣血虧損,無以濡養患處所致。蓋濕為陰邪,熱為陽邪,二者相合,難以分離。單清熱則濕為生熱之源不除,而熱終難祛;單祛濕則易傷陰,會使熱復起,故以三妙丸佐桂枝,真乃恰到好處也。用桂枝之意,一者取其通絡助血行;二則振奮陽氣,助三妙以祛濕。因濕邪屬陰,故以桂枝開辟之,此為它藥所不及也。方中歸、芪、芎隨三妙丸之濕熱除后,以補氣活血;山藥、陳皮、白芥子、草蔻、茯苓、甘草使脾健而利祛濕。此病機明,用藥確切,功自速也。

結語:因濕熱者,如例二、例三,前者為濕熱困脾,使脾失健運不能主肌肉,久之后天亦虧。故作者以清化濕熱,培補脾腎而獲效;后者為濕熱侵及筋脈,礙其血行,使上肢失養為患。故以三妙丸而收功。

本病以調理肺胃肝腎為要。因肺主氣,為高清之臟,肺虛則高源化絕,化絕則水涸,水涸則不能濡潤筋骨。胃為水谷之海,又主宗筋,陽明虛則宗筋失養,則不能束筋。肝主筋,肝傷則四肢不用,或筋骨拘攣。腎藏精,精血互生,精傷不能灌溉四末,血虛不能營筋骨。所謂獨取陽明者,即為此意也。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