厥證的中醫辨證分型,厥證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厥證是指突然昏倒,不省人事,但大多能逐漸蘇醒,或四肢厥冷,或癃證之危重的一類病癥。本病一般昏厥時間較短,醒后不留后遺癥,嚴重時,也可一厥不復,甚至導致死亡為臨床主要特點。厥證有氣厥、血厥、痰厥、食厥、暑厥等,其病機是惱怒驚駭,以致氣機逆亂,上壅心胸,蒙閉竅隧,或元氣不足,每于過度疲勞,氣虛下陷,清陽不展,均可發為氣厥,但前者屬實而后者屬虛;暴怒肝陽旺盛,血隨氣逆,氣血上壅,清竅蔽塞,或失血過多,而致氣隨血脫,皆可發為本病,但前者屬實而后者屬虛;過食肥甘,傷及脾胃,運化失職,停濕生痰,痰濕中阻,氣機不利,偶因惱怒氣逆,痰隨氣升,上蒙清竅,發為厥證;飲食不節,積滯內停,氣機受阻,或飽食之時,驟逢惱怒之事,而致食氣相進亦易發厥證;盛夏暑邪侵犯,氣機升降失常,而卒發厥證。

本病在現代醫學中,可包括出血性休克、虛脫、昏厥、中暑、低血糖癥、高血壓危象,以及精神性疾患如癔病等。

  厥證的治療醫案一

李XX,男,13歲,河南沈丘縣人。于1975年8月24日初診。

患兒8月20日中午突然昏倒,四肢厥逆,經刺人中后漸自蘇醒。至今又發,發時伴喉中痰鳴。平素納差,食少,脘腹脹滿,嘔吐涎沫,大便稀。舌苔厚膩,脈弦滑。

辨證:飲食不節,積滯日久,生濕生痰,痰濕阻滯,氣機不利。

治法:消食導滯,行氣化痰。

處方:焦山楂9g,炒神曲9g,炒麥芽9g,檳榔3g,竹茹6g,青礞石6g,半夏6g,茯苓9g,蟬蛻68,炙桑皮6克;膽南星3g,橘紅3g,甘草3g。三劑水煎服。

二診(8月28日):飲食稍增,其它無變化,守方五劑。

三診(9月3日):厥逆自服藥后未發,嘔吐痰涎已止,上方去檳榔、桑皮,加郁金3g,五劑后停藥觀察,注意飲食調養。

四診(10月9日)病兒飲食失于調節,至昨又發厥證。再用9月3日方五劑,水煎服。

五診(10月18日):厥逆已止,接受前次之教訓,改投益氣健脾化痰劑以資鞏固。處方:黨參10g,炒白術10g,茯苓10g,陳皮6g,半夏6g,甘草3g。七劑,水煎服。

按:厥乃因陰陽之氣不相順接所致。此案平素飲食失節,失于調養,而致食積內停,積久則聚濕生痰,痰濕阻滯,氣機升降失常而致厥逆。治療時用焦三仙、檳榔消食導滯;茯苓健脾以利痰濕;竹茹、青礞石、半夏、膽南星、橘紅以化痰。諸藥合用使食滯消,濕痰去而厥證可愈。

  厥證的治療醫案二

許XX,女,18歲,學生。1958年7月8日初診。

主訴(家屬代訴):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半天。

主證:患者早上起床,突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牙關緊閉,四肢冰冷,胸悶,呼吸氣粗,脈沉。針刺人中、十宣無效,諸醫紛紜,無可救藥。

診斷:氣厥。

辨證:肝氣不舒,氣機逆亂,上壅心胸,閉塞清竅。

治法:開竊醒神,理氣解郁。

速針刺人中、十宣穴無效。

用奇妙散吹鼻、點眼,再針刺曲澤放血,一小時后,鼻有氣息,眼珠滾動。

方藥:當歸10g,陳皮10g,生白芍10g,半夏3g,沉香6g,烏藥l0g,檀香10g,砂仁6g,杏仁6g,甘草3g。竹瀝(引),2劑。

二診(7月10日):諸癥大減,已能行走,仍覺頭暈、四肢麻木等。守上方加白芷3g,川羌活3g,天麻10g,全蝎6g,僵蠶6g。再進2劑。后又用逍遇散加減調理,共治療八天后全愈。

 厥證的治療醫案三

王氏婦,年三十余,時?;钾?,就余診之,見其脈至弦數,舌苔白厚,面色枯槁,心中搖搖,手足厥冷。此痰厥也。法宜清化其痰而利三焦,以四君合蠲飲六神湯加味。

黨參9g,白術6g,茯苓9g,半夏9g,甘草6g,陳皮6g,菖蒲3g,黃連3g,旋覆花9g(布包),竹茹9g,瓜蔞皮6g,枇杷葉6g,沙參9g,石斛9g,制南星6g。

一劑之后即行痊愈,后數月舊病又發,請余往診。見其病證依然如舊,仍守原方,再用再效,囑其連服五劑,病遂霍然。

按:痰厥之癥,余每用蠲飲六神湯而奏效。其方創用于沈堯封,王孟英繼之,其效遂明于世,實痰厥之圣法也。方中藥為半夏、陳皮、制南星、茯苓、菖蒲、旋復花六味,對證用之,效果可佳。

  厥證的治療醫案四

石板房二條曾女士,年四十余,平素無痰,一日突然目閉口噤,微知人事,惡聞人聲,狀如眩暈,六脈平平。此乃血厥,宜養肝調脾。方用白薇湯合逍遙散:

白薇15g,當歸15g,黨參15g,陳皮6g,白芍10g,柴胡6g,茯苓10g,白術6g,炙甘草6g。

囑其連服三劑而愈。

按:血厥又名血郁,又名郁冒,婦人經后、虛人房勞多有此證?!镀諠臼路健芬园邹睖髦?,白薇湯即白薇、當歸、人參、炙甘草四味。余每合逍遙散,效果甚佳。

結語:厥證當分虛實,再辨氣、血、痰、食、暑諸厥而調治。實證昏厥,一般先開竅,與此同時再明辨證屬,若肝郁氣逆者,治宜疏肝開郁;若氣逆血瘀者,治宜活血順氣;若痰濁內壅者,治宜行氣豁痰;若食滯內停,與氣而發者,治宜理氣和中,消食導滯:若暑熱傷陰者,治宜解暑益氣。虛證昏厥,一般以回陽固脫,或益氣養陰為法,適應何法,再分辨證屬。此外,可配合針灸療法,以促其清醒,提高療效。本病案例的治法大致同上所述,但亦有其不同,如例三之痰厥,其治法是清化其痰而利三焦,方用四君子湯合蠲飲六神湯加味,一劑而愈。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