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心病頻發室性早搏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醫案一:張xx,男,43歲,腦力勞動,住院號:0095。因心慌累一月余,于1976年6月10日入院。

患者一月前自感稍活動后即有心慌累及心前區隱痛和緊悶感,休息后緩解,伴乏力失眠。多次心電圖檢查均為頻發室性早搏,異路傳導,呈三聯律,并有室性并行心律存在。血膽固醇270mg%,甘油三酯100mg%,眼底視網膜動脈有硬化征象,診斷為冠心病。曾給予心得安、苯妥因鈉及鉀鹽治療并休息無效而入院。

入院檢查:脈博70-82/次分,血壓110/80mmHg,心率70-82次/分,10-12次/分早搏,有時呈三聯律,未聞雜音。

中醫辨證:心悸而累,胸悶不適,失眠疲乏,舌質稍紫暗,苔薄白微膩,脈沉結代。此乃氣陰兩虛,心絡瘀阻,治以益氣養陰,活血通絡。

處方:丹參一兩、玉竹八錢、麥冬四錢、川芎五錢、紅花五錢、黃芪一兩、黨參一兩、三七粉一錢,炙甘草三錢,煎服。

6月17日:前方疊進七劑,心慌累以及心前區悶痛明顯好轉,早搏減少為4-6次/分,呈陣發性,繼續用上方一月后因三聯律反復出現及心前區不適,故在7月17日加用北五味三錢、桂園肉一兩。連服十三劑到7月30日早搏完全消失,中等活動后稍有心慌累。但十余天后因天熱睡眠不好,再次出現早搏,偶呈短暫三聯律,遂加大五味子劑量為五錢,到8月20日早搏消失,亦無自覺癥狀,較重活動后亦無心慌累。復查心電圖正常出院。繼續服上方一月余。未見復發。

醫案二:孟x,男,52歲,腦力勞動,住院號:0065。因心慌頭昏加重三月,于1976年5月4日入院。

患者于二年前開始感活動后心慌累,遂作心電圖運動試驗,出現頻發室性早搏,于今年三月發現心悸明顯,輕微活動即加重,伴頭昏乏力,精神差。即住入某軍醫大學附院,診為冠心病頻發室性早搏,給予苯妥因鈉、心得寧及鉀鹽治療半月后心律不齊稍好轉而出院,旋即又出現二聯律、三聯律,繼續用上藥治療完全無效而入院。

查體:脈搏60-72次/分,血壓104/78mmHg,心率60-70次/分,有15--20次/分過早搏動,有時呈二聯律、三聯律,活動后早搏增加,心前區未聞及雜音。

中醫辨證:心怔忡,胸膺發悶,頭昏乏力。倦怠神疲,面虛浮,舌質稍紅苔白,舌邊有瘀點,脈細弱結代。此為心氣不足,心陰亦虛,瘀血阻滯,治宜補養氣陰,振奮心陽,活血化瘀,用炙草湯加減:

炙草三錢、生地五錢、麥冬五錢、桂枝三錢、丹參一兩、黨參一兩、降香三錢、川芎五錢、桃仁、紅花各三錢、三七粉一錢。

上方治療半月無效,細查患者,體胖苔膩,此挾有痰濕,加用通陽化痰藥。

處方:瓜蔞四錢、薤白四錢、半夏四錢、丹參一兩、川芎五錢、玉竹八錢、麥冬四錢、紅花四錢、黨參一兩、黃芪一兩、三七粉一錢。

5月26日,前方服藥已一周,頭昏四肢無力、心慌累、胸悶均有好轉,但仍有2-8次/分早搏,偶現四聯律。故于6月16日在上方加北五味三錢,十天后自覺癥狀消失,僅在活動后出現1-2次/分早搏。

6月26日,前方已中病機,繼用一月,早搏完全消失,運動后亦未再現,復查心電圖正常出院,隨訪二月,病情穩定。

  體會:

1.頻發室性早搏(6次以上/分)系常見的嚴重心律紊亂,在中年后多見于冠心病。近代醫學多用鎮靜藥及抑制心肌應激性和自律性藥物,但療效多不顯著,復發率高,且有較大的副作用及毒性。二例患者在院外曾用該類西藥治療無效,改用中醫辨證論治后恢復正常心律,且療效鞏固。

2.冠心病頻發室性早搏與祖國醫學《傷寒論》中記載“脈結代,心動悸,炙甘草湯主之”極相類似。蓋心動悸者,乃心陰不足,心體失養;脈結代即心律不齊,乃心陽不振,脈氣不相接續?!端貑枴け哉撈吩啤靶谋哉?,脈不通?!薄督饏T》說“夫脈……陽微陰弦,即胸痹而痛.”說明血瘀氣滯,胸中有寒,心陽不振,心血不足,均可導致心脈痹阻而呈現上述諸癥。此病虛實夾雜,氣陰虛為本,瘀血痰濕為標,故益氣養陰以治本,活血通絡,化痰濕以治標。方中參、芪、炙草補氣振心陽;麥冬、玉竹、丹參養心陰益心血;川芎、紅花、三七活血化瘀。例二挾痰濕,故加用瓜蔞、半夏以辛溫通陽,化痰散結。心氣充足,心血得養,瘀血痰濕得化,心主血主脈的功能就正常,脈氣接續,結代脈(心律不齊)就消失。

尤須指出,二例患者加入北五味后,結代脈(心律不齊)較快地消失。據考五味子《本經》云“主益氣……補不足,強陰,”《本草綱目》指出有益氣、明目、養五臟、壯筋骨之功。據藥理研究,五味子能增加中樞神經系統的興奮性,增強人體精神活動和體力活動能力,增強心血管系統張力,增強心臟收縮力等。我們觀察患者在服五味子過程中精神好轉,疲乏消失,隨之心律正常。這說明五味子不僅作用于局部,而且能改善全身情況。孫侃通過對在體和離體蛙或蟾蜍心臟觀察,證明五味子有強心作用(新醫學:72年6期。)從我們二例的臨床觀察,發現在加用五味子后,患者心功能確有明顯改善,如心慌累基本消除,中等運動后無早搏再現,亦無心慌氣緊感。但五味子治療室性早搏的機理是否由于直接作用于心肌,影響其自律性和興奮性;或是通過神經體液系統作用于心臟從而消除室性早搏,有待進一步探討。同時亦不能忽視五味子與益氣養陰,活血化瘀藥物的配伍所起的相輔相成的作用。

3.單用中藥治療冠心病伴頻發室性早搏尚少見報導。通過此二例的辨證論治使我們體會到祖國醫學對嚴重心律不齊的治療大有希望。

——本文摘自《重慶市老中醫經驗交流會資料選編 第2集》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