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醫案四則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一、眩暈

某女,78歲,素患眩暈,前天突然發作,自覺天旋地轉,如坐舟船,眼花耳鳴。平臥暈輕,動輒加重。大便四日未解,脈象弦滑,舌質紅苔滑膩。此乃高齡,氣血不足,穢濁阻中,肝氣化風上逆,與胃濁相阻所致。投半夏瀉心湯治之。

處方:半夏12克,黃芩10克,黃連9克,黨參10克,白術10克,澤瀉20克,甘草6克,生姜三片。服3劑。嘔吐止,飲食能時,眩暈減其大半,于服藥后第三天解1次軟便。原方再進3劑,諸癥消失而愈。

按:清·葉香巖《臨證指南》曰:“頭為六陽之首,耳目口鼻、皆系清空之竅。所患眩暈者,非外來之邪,乃肝膽之風陽上冒耳……其癥有夾痰、夾火、中虛、下虛;治汗、治膽、治胃之分?!庇纱丝芍?、眩暈雖有肝風上旋,然夾胃濁同行,中焦升降失常,風陽自然難清。投半夏瀉心湯,不治肝而治胃,胃氣降則暈自止。若無嘔惡、苔滑者,本方投之無效。暈甚者,可加白術、澤瀉。

二、疳證

張某,男,7歲。自幼發育不良,因長期腹瀉而致形體消瘦,精神萎靡,脘腹脹滿疼痛,納食不香,手足發熱,毛發脫落,稀疏成縷,幾經醫治,療效不佳。查面色黃白有白斑,牙齒長短不齊,舌質淡,苔薄白,脈沉弦緊。

辨證:肝脾不和,虛熱內蘊。

治則:調和肝脾,清熱消積

處方:擬用四逆散加味:柴胡6克,白芍9克,枳殼6克,茵陳20克,木香3克,鱉甲9克,焦三仙各12克,龜板9克,白術9克,茯苓12克,甘草6克。

藥進3劑,腹瀉腹痛輕,納食香。守上方方將鱉甲、龜板增到15克,繼服3劑,腹痛腹瀉除,飲食正常,精神轉佳,舌脈同上,去白術、茯苓加陳皮9克。

囑服20劑以善其后。

兩月后追訪,患兒諸癥已除,毛發光澤,肌肉豐盛,恢復如常。

按:疳證又稱疳積,是指小兒脾胃虛損,運化失宜,吸收功能長期障礙,津液干涸而致的一種慢性營養不良性疾病,其因有先天不足和后天失調之分。長期腹瀉,損傷脾胃,脾虛則納化失調,化生無源,母病及子,肝失血養,故腹痛泄瀉,形體消瘦,毛發稀疏,疳積日久化熱則手足心熱,此乃疳積之重癥也。故用“四逆散”加木香,白術、茯苓調和肝脾,茵陳,鱉甲、龜板,焦三仙清熱消積而收效。

三、胃院痛

李某,女,38歲。胃痛反復兩年余。痛甚,額上汗出,食入即吐,大便四日未行。呻吟不止,輾轉不安,不能入睡,手足發涼,舌紅苔黃,脈沉細數。證屬寒熱錯雜之胃痛。治宜寒熱并用,緩急止痛。

處方:烏梅20克,細辛3克,附子3克,黃連9克,黃柏6克,桂枝9克,干姜6克,川椒3克,白芍30克,炙甘草15克。服三劑。藥后痛止,知饑欲食,食之稍晚則痛苦難忍,伴低燒、出汗。此乃痛久體虛,脾胃損傷,營衛失和之癥,以柴胡加龍骨牡蠣湯。

處方:柴胡12克,半夏6克,黨參9克,黃芩10克,桂枝10克,白芍15克,龍骨15克,牡蠣15克,炙甘草10克,生姜三片,大棗五枚,六劑。

服上方后,低燒,饑餓均已消失,飲食正常。后用溫膽湯合甘麥大棗湯調之,胃痛痊愈,迄今未發。

四、腹痛

劉某,男,22歲。腹部涼痛,夜晚尤甚,痛甚時注射杜冷丁方能暫緩。小便黃赤,大便三日未行,舌淡苔白膩,脈沉弦緊。

足厥陰肝經上過陰器抵小腹夾胃絡膽,此患者每晚小腹涼痛,乃寒滯肝脈所為;寒邪郁久化熱,則小便黃,大便閉。治宜寒溫并用,緩急止痛,擬用烏梅丸。

處方:烏梅15克,細辛3克,桂枝9克,附子5克,干姜6克,川椒3克,黃連9克,黃柏9克,白芍30克,甘草12克。

服藥兩劑,疼痛明顯緩解,又服三劑,諸癥悉除。

按:小腹為厥陰肝經所過之處,厥陰與少陽相表里,稟風木而寄相火,下連寒水,為乙癸同源,上接心火,成子母相應。病久則邪入厥陰,火不下達,不能溫暖腎水以滋肝木而為下寒,形成寒熱錯雜之腹痛,故用烏梅湯合芍藥甘草湯寒溫并用,緩急止痛而收良效。

——本文摘自《 當代名家論經方用經方》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