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風濕性心臟?。┑闹嗅t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舒某,48歲,女性,已婚,演員,于1963年2月12日初診。

1948年開始在工作勞累后不能平臥,1949年冬季勞累后有氣短、咳嗽欲吐,不能行動,經醫院檢查為風濕性心臟病、二尖瓣狹窄,經用毛地黃治療而癥狀逐漸消失,后每年冬天易犯感冒,而喘咳不能平臥,有時天熱亦發作。以后西醫檢查發現肝大,未作徹底治療。1953年起又喘咳而痰內有小血塊,經中、西醫治療,將近一年才好轉。1956年起又因心臟功能差而常服毛地黃漸好轉。1957~1959年間,未發過病而能演出。1960年起又常犯病,有時低熱、咳血。去年得過肺炎,后患慢性心力衰竭,常有下肢腫脹,現夜間失眠較重,往往徹夜不寐,并有心慌氣短,常服西藥利尿劑后小便才多,食欲尚佳,自覺胃空、噯氣吐酸。去年十月起胃部隆起,以午后及夜間較甚,按之不痛,舌有麻木感,口干不敢飲,不知咸味,而對甘、辛、苦、酸均能辨別,頭暈、疲乏、性情急躁,大便尚佳,月經尚準。本次月經量少而剛過,經期不舒,但不知所苦。面黃,脈寸尺沉細,兩關弦大而急,舌質深黯,苔黃膩乏津。由于心肺早有損傷,因之血瘀氣滯。目前肝胃火盛,治宜先調肝胃,方宗溫膽湯加味:

茯苓三錢 法半夏二錢 廣陳皮一錢 炙甘草五分 炒枳實八分 竹茹一錢 玉竹三錢 核桃肉二枚

三劑。

2月15日二診:服第一劑藥后胸部舒暢而入睡佳,第二劑后尚失眠,昨夜服第三劑后,睡眠很好,心慌見輕,多說話后有咳嗽,稍有白沫痰,食納欠佳,二便正常,口干喜熱飲,尚不知咸味,下肢有輕度浮腫,血壓100/70毫米汞柱,脈兩關弦急已稍緩,舌苔同前。原方加澤瀉一錢,服三劑。

2月18日三診:藥后口渴見輕,仍失眠易醒,尚感舌麻不能辨咸味,食納及二便正常,脈轉沉弦細數,舌質仍黯,黃苔見退。改用疏肝活血化瘀之劑,方宗血府逐瘀湯:

赤芍一錢五分 干生地三錢 當歸一錢五分 川芎一錢 桃仁(去皮)一錢五分 紅花一錢五分 柴胡一錢 炒枳殼一錢 桔梗一錢 川牛膝二錢

服三劑,隔天一劑。

2月25日四診:藥后已稍知咸味,睡眠轉佳,易咳嗽,鼻唇微干,近日腿腫明顯,小便黃,大便正常,脈較初診緩和,舌質轉略黯,舌苔見退。原方再進三劑,隔天服一劑。

1963年3月4日五診:藥后口漸知咸味,近日月經來潮,距上次23天,小腹微脹,量稍多,色紅,足仍浮腫,昨天稍有氣喘,咳嗽無痰,食欲及二便正常,睡眠尚差,脈右沉濡,左沉微弦,舌黯中心微有黃膩苔。根據脈象改用調和營衛、溫陽利水。處方:

桂枝(去皮)八分 白芍一錢 炙甘草八分 生姜二片 大棗二枚 川熟附子八分 白術一錢 茯苓三錢 煅龍骨三錢 煅牡蠣二餞

三劑,隔天服一劑。

3月11日六診:藥后腿腫消減較顯,但胃脘部微痛,四天前因感冒而曾惡寒發熱,現已不熱,咳嗽吐白痰,食欲稍差,口乏味,已能辨清咸味,饑則不寐,飽則寐佳,大便日二、三次,不稀,小便正常,肝區有時隱痛,脈左寸沉細關弦虛,右寸浮弦關弦滑,尺沉細,舌質黯,中心及后根有薄白膩苔。由外感引起肺胃失調,宜標本兼治。處方:

茯苓三錢 法半夏三錢 廣陳皮一錢五分 炙甘草五分 炒枳實一錢 烏藥一錢五分 砂仁一錢 木香五分 焦山楂二錢 生姜三片

四劑,隔天服一劑。

3月18日七診:藥后胃痛見減,尚噯氣,胃部稍隆起,按之軟而不痛,偶咳嗽,微有白沫痰,口舌及咽部發涼感,腿腫已基本消失,食納佳,口已知五味,睡眠轉佳,二便正常,脈緩有力,舌質轉紅,中心有薄白苔。仍宜調心氣,和胃氣,兼和絡消瘀。原方加厚樸一錢五分,紅花一錢,血竭一錢

四劑,隔天服一劑。

3月底八診:藥后胃部已不脹,局部不隆起,睡眠轉佳,偶有失眠,腿已不腫,食欲、二便正常,脈同前,舌正無苔。擬用丸劑緩調之,以善其后:

人參五錢 茯神、茯苓各五錢 白術五錢 廣陳皮三錢 法半夏五錢 炒枳實三錢 棗仁一兩 遠志(甘草水制)三錢 菖蒲三錢 柏子仁五錢 丹參五錢 川牛膝(酒制)五錢 杜仲(鹽水炒)五錢 炮狗脊五錢 澤瀉(鹽水炒)五錢 川斷五錢 炙甘草三錢 破故紙五錢 胡桃肉二兩

共為細末,煉蜜為丸,每丸二錢,早晚各服一丸,食前白開水送下,感冒時停服。以后一切癥狀消失而停藥。

按:此患者西醫診斷為風濕性心臟病、二尖瓣狹窄,有慢性心力衰竭,血循環障礙,而臨床上表現為舌質黯紫,心慌氣短、胃脘部隆起、不知咸味、失眠、浮腫、腹滿。開始以溫膽湯加味,肺胃得和而氣短心悸漸平穩。繼則用疏肝、化瘀、活血法,使血運暢順,脘隆平、口知咸、氣血調和,舌黯轉紅,諸癥漸消。再以桂枝、附子、龍牡、白術等溫陽鎮逆,使營衛調和,脾胃健運而水濕消,最后以益心神、和胃補血而癥狀逐漸消失,恢復健康。

——本文摘自《蒲輔周醫案》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