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痹(心絞痛)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蘇某,女,36歲,于1964年4月29日初診。

發病已六年。1958年因心前區陣發性劇烈絞痛住莫斯科醫院檢查,診為心絞痛,經治療未效。1959年回國后漸覺腰部絞痛繼起,向下放射,小便檢查有紅細胞,腎盂造影未發現結石。1962年初即住某醫院,漸致不能起床,1963年初右脅下絞痛,化驗檢查谷丙轉氨酶400單位,并經各種檢查確診為:①心絞痛;②慢性膽道炎、膽絞痛;③慢性腎盂腎炎,腎絞痛。其癥:心前區陣發性絞痛,發作頻繁,每日五~七次,胸痛徹背,牽引肩背及上腹掣痛,胸感發憋氣短,指甲發青,略有咳嗽,疼劇時有大汗出(據述前不久汗出浸濕之內衣擰出半盆汗液約2000毫升),右脅下絞痛及腎絞痛亦經常伴隨而作,或單行發作性疼痛,有時惡心,口苦,大便偏干燥,睡眠亦差,形體尚胖,面色蒼白,腹不滿,臥床不能下地活動已年余,經用各種方法治療均未見效,病情反日漸加劇而于1964年4月29日請蒲老會診。脈象寸尺沉弱,右關動數,左關弦細,舌質略淡,后根苔薄穢膩,月經尚不大差。據病程已久,肝胃失調,心脾不和,陽氣不宣,宗氣阻滯,以致胸痹絞痛走竄,屬胸痹。先宜通陽宣閉,降逆和中。處方:

瓜蔞(打)六錢 薤白三錢 枳實(炒)一錢 法半夏二錢 柴胡一錢 降香一錢

三劑,每劑煎二次共取160毫升,分兩次溫服。

1964年5月11日二診:藥后心絞痛次數減少,大發作僅兩次,一般發于飯后,疼痛程度減輕,服藥當天很少發,停藥則發作尚頻,膽絞痛發作一-次,飲食稍增,大便每日一次,脈象寸尺沉細,右關弦緩,左關弦細,舌正紅苔穢膩略減。續宜理心氣,和膽胃。處方:

茯苓三錢 法半夏二錢 廣陳皮一錢 枳實八分 竹茹一錢 九菖蒲一錢 遠志一錢 白芥子(炒)一錢五分 高良姜一錢 川楝子(炮焦)二枚 麥芽二錢

三劑,隔日一劑。

1964年5月19日三診:服藥后心絞痛很少發作,吃油膩物或喝牛奶后尚易誘發,右脅下疼痛陣發如前,伴有惡心,上肢及下肢經常起紫斑,大便已不干,精神更見好轉,脈象左脈漸緩和,右沉細澀,舌正紅、膩苔再減。續宜原方佐以行滯和絡之品。處方:

茯苓三錢 法半夏二錢 廣陳皮一錢 枳實(妙)八分 九菖蒲一錢 遠志(炒)一錢 白芥子(炒)一錢五分 川楝子(炮焦)二錢 川芎八分 桃仁一錢 血竭五分 血琥珀五分 焦山楂一錢五分 麥芽二錢

三劑。

四診:紫斑消退,心絞痛未犯,仍宗原方再服三劑。

1964年6月22日五診:精神更見好轉,能下床活動,如散步等。前天進行肝穿刺,病理變化屬遷延性肝炎,現覺胃不舒,泛酸嘈雜,口酸,嘔吐一次,大小便正常,出汗較少。脈象兩寸尺沉細,右關沉弱,左關弦細澀,舌質正常無苔。由肝胃不調,心氣未和;治宜調肝胃,降逆氣佐以養血。處方:

黨參一錢五分 茯神二錢 小麥(炒)三錢 當歸二錢 白芍二錢 熟地二錢 狗脊(炮)一錢 法半夏一錢五分 代赭石三錢 干姜四分 黃連五分 琥珀五分 沉香三分

第一煎煎一小時,取150毫升,分三次服。

1964年9月3日來我院門診:出院已一個多月,住北戴河休養,心絞痛僅犯過三次,每次疼痛時間較短,疼痛程度亦輕,但仍徹背和向右手臂放射,伴有憋悶感,走路氣短頭暈,不發時已能稍微活動和散步。右脅下絞痛比較穩定未發,有時腹脹及胃脘疼痛,心情依然很悲觀,時時欲哭,睡眠不好,脈象沉細微弦澀,舌質正中心微有穢苔。臟腑失調,五氣不和已久,但病情逐漸好轉,宜續調肝膽、滋心脾。處方:

甘草一錢五分 杭白芍三錢 小麥(炒)四錢 大棗(擘)四枚 茯苓三錢 棗仁三錢 香櫞皮一錢 高良姜一錢 焦山楂二錢 麥芽二錢 血琥珀(沖服)五分

七劑,隔日一劑。

1964年10月23日再診:.上方隨證加減三次,癥情趨向穩定,心絞痛很少發,飲食亦好轉,惟少腹有時發涼,脈沉細,舌正無苔。續宜強心氣,養肝脾以資鞏固。處方:

黃芪二錢 黨參一錢 白術一錢 茯苓二錢 炙甘草一錢 當歸一錢五分 白芍一錢 熟地二錢 五味子八分 遠志(炒)一錢 陳皮七分 肉桂(后下)二分

七劑。

慢火濃煎二次,共取300毫升加蜜一匙,分兩天四次服,最后改用丸劑,朝服養榮丸一丸,晚服左歸丸一丸。至11月底癥情更為好轉,食欲增加,精神大振,睡眠亦佳,體力增強,活動已不氣短,諸痛皆平穩,脈緩有力,舌正無苔。欲回新疆工作,遂囑續服養榮丸每日一丸,以善其后云。

按:本例西醫學確診有:①心絞痛,②慢性膽道炎、膽絞痛,③遷延性肝炎,④慢性腎盂腎炎、腎絞痛。并長期住院臥床,病情極為復雜。蒲老根據中醫審證求因:不外是六淫之邪,由表入里,未能及時透邪外出,以致附著臟腑,或內傷七情以致機體功能紊亂,或兩者相合為病。今患者病程已六年,脈寸尺沉弱,體質已虛,而見癥皆實,如胸痛徹背、背痛徹心、胸感憋悶、指甲發青、惡心、大便干、右關動數、左關弦細,知其氣機閉塞,胸中陽氣不宣,急則治標,遂以栝蔞薤白半夏湯加柴胡、枳實、降香通陽宣閉,調和肝胃。服后疼痛次數及程度皆大減,但停藥則發作仍頻且甚,右關由動數轉弦緩。此胸中陽漸通,氣機初啟,而心氣不足,膽胃未和,故易十味溫膽湯加減,益心氣、和膽胃,再加高良姜溫陽散寒、川楝子降逆清膽、麥芽和胃疏肝,又因上下肢有紫斑加川芎、桃仁、血竭行瘀和絡。至五診精神好轉,已能下床活動,但其胃尚不舒,泛酸嘈雜或嘔吐,改用法半夏、干姜、黃連、代赭石、沉香調肝胃、降逆氣,用黨參、茯苓、小麥、當歸、白芍、熟地益心氣、養肝血,于是患者病情進一步穩定而出院休養。然而仍見心情悲觀,時時欲哭,睡眠欠佳,故用芍藥甘草湯合甘麥大棗加味,滋補心肝,健脾和胃。終則改服人參養榮丸,后加服左歸丸,心、腎、肝、脾并調,補其不足以資鞏固。從而精神、睡眠皆佳,飲食、二便正常,而回新疆工作。

——本文摘自《蒲輔周醫案》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