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頭暈,高血壓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艾某,女,41歲,1960年1月6日初診。

素有健忘,精神不集中,俯首則眩,勞動則頭部自覺發熱、血壓隨即上升,右脅下時有掣痛,有時胃痛,大便有時稀溏,胃納尚可,睡眠不佳,脈沉細數,舌紅無苔。西醫診斷為高血壓,曾服涼藥甚多,癥未減輕。此屬肝郁血熱,宜平肝清熱。處方:

抱木茯苓三錢 酸棗仁三錢 石斛三錢 白芍三錢 香附(炒)二錢 梔子一錢五分 石決明(煅)五錢 夏枯草三錢 地骨皮三錢 丹皮一錢五分 荷葉三錢 竹茹二錢

服三劑。

復診:服藥后無大改變,偶有心慌,脈舌同前,前方去香附、地骨皮,加蒺藜二錢、菊花一錢五分、遠志(炒)一錢。

三診:睡眠轉佳,諸癥均減,尚微感頭暈欲吐,原方去梔子、丹皮,加廣陳皮一錢五分、炙甘草一錢兼理胃氣,再服三劑。

四診:除有時微感頭暈、睡眠不穩固外,余癥均減,擬以丸藥調理肝脾,兼滋心腎,以資鞏固。處方:

黃芪八錢 當歸三錢 吉林參四錢 白術三錢 茯神五錢 遠志肉(炒)三錢 酸棗仁六錢 炙甘草二錢 木香二錢 白芍五錢 血琥珀二錢 五味子二錢 干生地五錢 珍珠母五錢 龍眼肉五錢

共為細末,煉蜜為丸,每丸重二錢,每晚一丸,溫開水下,服后諸癥悉平。

按:健忘,眠差,脅痛,俯則頭眩,勞則血壓上升,皆系肝郁血熱所致。徒用涼藥而不平肝,則肝愈郁,而脾胃反受其損,所以時有胃痛便溏之象。蒲老先用平肝清熱,終用肝脾兩調,先后本末,各有兼顧。

——本文摘自《蒲輔周醫案》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