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中風的中醫治療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鄧某,男,72歲,干部,1961年5月15日初診。

十一年前曾突然昏倒,當時經某醫院診斷為高血壓性心臟病,并請中醫重用朝鮮參及真武湯等中藥而逐漸好轉。自1958年起,常服補心丹。今年有一次開會,突然又暈倒,全身顫抖,曾住某醫院二十余天,治療漸好轉。近來又覺頭暈目眩,有時四肢顫抖,甚則身動搖,不敢步行,耳鳴,口涎自流,咯痰不咳嗽,目視物模糊,口苦不渴,時有心慌,食欲不振,無饑餓感,睡眠不實,惡夢多,大便不暢,小便少。其人體豐面赤,脈兩寸關微,至數不明,有散亂之象,兩尺沉遲,舌質黯紅,苔白膩,由操勞過度,肝腎真陰虛,真陽浮越,肝風將動之象。治從肝腎,此屬虛證,不可作實火治,宜益陰潛陽。處方:

生龍牡(打)各六錢 煅石決明八錢 靈磁石四錢 生玳瑁(打)三錢 生龜甲(打)六錢 紅人參三錢 川熟附子三錢 酸棗仁四錢 遠志肉一錢

連服三劑,每劑兩煎,慢火煎二小時,取300毫升,分五次溫服。

5月19日二診:服藥后頭昏及痰涎均減少,小便較增多,有時微渴,大便正常,脈如前,原方去磁石加山萸肉二錢,再進四劑。

5月26日三診:連服四劑后大見好轉,暈?;鞠?,身已無動搖,食欲好轉,二便調和,惟行動氣力尚差,六脈沉緩有力,舌正苔減,乃陽回之象,原方再進三劑。后以原方去玳瑁加杜仲四錢,破故紙(北京叫木蝴蝶,下同)三錢,以五倍量濃煎,去渣入蜂蜜為膏,每日早晚各服三錢,白開水沖服,以資穩固。

按:患者舊有高血壓心臟病,曾服參附等藥治愈,但過勞則有暈倒,全身震顫,甚則動搖,耳鳴目眩心慌等,皆五志過勞,肝腎陰虛,陽越于上,實為陰不潛陽下虛之故,故以育陰潛鎮之品為主,佐以附子回陽(引火歸原)、人參益氣,俾陰固陽回而眩暈漸消,震顫平息而愈。此病雖見耳鳴、眩暈、口苦、面赤,不可誤作實火治之,因脈微而遲,舌黯苔白,口苦不渴,乃真虛假實之征,臨床時不能為假象所蒙蔽。

——本文摘自《蒲輔周醫案》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