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治癲狂(精神分裂癥)的療效觀察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癲狂為常見神志病,中醫學關于本病論述甚豐?!鹅`樞·癲狂》:“癲疾始生,先不樂,頭重痛,視舉目,赤甚作極,已而煩心,侯之于顏?!薄翱袷忌?,先自悲也,喜忘苦怒善恐者?!薄峨y經·五十九難》:“癲狂之病,何以別之?然狂疾之始發,少臥而不饑,自高賢也,自辨智也,自貴倨也,妄笑,好歌樂,妄行不休是也。癲疾始發,意不樂,直視僵仆,其脈三部陰陽俱盛是也?!焙喲灾喊d者,語言錯亂為癲也;狂者,怒罵飛走為狂也。本病治法方藥首當推崇漢代張仲景《傷寒論》、《金匱要略》所載大法,多為后代所宗。其以方藥簡單、臨床療效卓著為特色,余臨證甚喜用之。茲略述點滴體會。

一、辨證分型及病因病機

(一)分型

1.癲:臨床表現:言語錯亂,精神恍惚,如醉如癡,不知穢潔,僵仆直視,終日沉臥不語,自悲自責,惶惶不可終日,或猶如驚弓之鳥,或如大難臨頭之狀。

2.狂:臨床表現:興奮多言,少臥妄行,自尊自貴,怒目直視,罵詈不避親疏,登高而歌,棄衣而走,踰垣上屋不知畏忌,持物如御敵,時欲殺人,時時悲哭;或多食暴飲,不知饑飽,常對人講說一些怪誕不稽之事。

3.癲狂兼見:臨床表現:神志恍惚,精神不定,言語失常;終日默默無言,對外界反應遲鈍;或興奮多言有欣快感時沉臥終日不語不食;或時臥時起,欲行不行,形似恐懼焦虛;或持物如御敵;或疑衣服有毒,食物有毒等。

(二)病因病機

本病之病因與陰陽、氣血失常,痰火擾神迷竅有關。如《靈樞·口問》:“大驚卒恐,則氣血分離,陰陽破敗,經絡厥絕,脈道不通,陰陽相逆,衛氣稽留,經脈虛空,血氣不次,乃失其常?!薄峨y經·二十難》:“重陽者狂,重陰者癲?!薄夺t宗金鑒》也指出,癲狂起于痰、火、氣、驚四因。綜合古今醫家之見,本病多由驚憂、勞神、思慮悲傷過度等情志變化,致使氣血逆亂,五志過極,化火動痰,痰蒙心竅,火擾神明,心神無主,遂發癲狂。癲狂之別,一般地講,癲多由謀慮失志,思慮積擾,而致氣郁痰迷,神志失主;狂多由大驚大恐,或屈無所伸,怒無所泄,陽氣遏抑不得疏越,火郁痰涌,上擾神明。二者雖有小異,但“癲狂之原本相同”(《雜病源流犀燭》),是知陰陽氣血失常是其本,痰火閉竅擾神是其標。

二、治法、方藥

治癲狂大法咸以行痰為先,其治步驟,大凡治癲:“先逐其痰,次復其神,養其陰”;治狂:“先奪其食,次下其痰,降其火”(《類證治裁》)。綜上所述,癲狂之治,首當開竅化痰,繼則安神,清熱(降火)、養陰諸法遞用。余則偏嗜經方,今就臨證所用,述之于后:

(一)化痰開竅法

癲與狂治法雖不同,然總以治痰為先,選淡鮮竹瀝水化痰開竅,以其味甘性寒而滑,具養血補陰、消風降火之功,清化熱痰,兼去風痰,每用30毫升沖服,日2次。他如清心滾痰丸、竹瀝達痰丸、礞石滾痰丸、白金丸等臨證每多酌情選用。

(二)養心安神、和肝健脾法

多用于癲及癲狂兼見型。常用方:甘麥大棗湯、百合地黃湯、梔子豉湯等。常用藥:炙甘草、浮小麥、肥大棗、百合、生地、梔子、豆豉、菖蒲、郁金、煅龍齒等。

(三)清心安神、滋陰清熱法

多用于癲狂兼見及癲型,常用方:百合地黃湯、百合知母湯、黃連阿膠湯、梔子豉湯等。常用藥:百合、生地、知母、滑石、川連、黃芩、白芍、菖蒲、郁金、雞子黃、煅龍齒、柴石英等。

(四)鎮驚安神、清熱降火法

多用于狂型。常用方:生鐵落飲、柴胡龍骨牡蠣湯、梔子豉湯、承氣湯類、百合知母湯等。常用藥:百合、知母、黃連、黃芩、白礬、菖蒲、郁金、元明粉、生大黃、磁石、淡鮮竹瀝水、煅龍牡。

(五)理血安神、滋陰通腑法

多用于癲狂兼見及癲型。常用方:酸棗仁湯、黃連阿膠湯、增液承氣湯、百合知母湯、甘麥大棗湯等。常用藥:炙甘草、浮小麥、肥大棗、川連、玄參、天冬、麥冬、生地、郁金、白礬、瓜蔞、元明粉、肉蓯蓉、火麻仁、炒棗仁等。

(六)養心安神、解郁除煩法

常用于癲狂兼見型。常用方:甘麥大棗湯、百合雞子黃湯、黃連阿膠湯、梔子豉湯。常用藥:炙甘草、浮小麥、百合、川連、白芍、阿膠、梔子、豆豉、雞子黃、烏藥、遠志、菖蒲。

三、18例精神分裂癥的療效觀察

近幾年來采用經方為主,治療18例西醫診斷為精神分裂癥,通過臨床觀察療效如下:

(一)臨床資料

1.病例選擇:18例均由神經科確診“精神分裂癥"患者。

2.一般資料:18例中,男性9例,女性9例;18例中年齡在15~50歲之間,其中15~30歲共計12例,占67%。病程最長者為18年,最短者為2個月。

3.西醫分型:憂郁型4例,青春型3例,妄想型9例,單純型2例,狂躁型無。

4.發病特點:患者發病前性格多屬孤僻,氣量狹窄,倔犟好勝,寡言固執,任性者;發病誘因多與精神刺激有關,如失戀、待業時久、考學落榜、工作或家庭糾紛等,尚有30%以上患者有家庭遺傳史。

(二)治療方法與治療效果

1.治療方法:采用經方為主辨證論治,主要以上述之六法十方為主,尤以百合地黃湯、甘麥大棗湯、梔子豉湯、黃連阿膠湯、菖蒲郁金湯幾方用的為多。

2.治療效果:據治療觀察半年至一年之統計,以上患者:癥狀完全緩解,精神活動基本恢復正常,并能參加日常工作、學習和勞動者6例,精神癥狀(包括特征性癥狀)大部或部分緩解,復發次數減少工作能力大部或部分恢復者12例(一般用藥一療程,每療程兩個月左右)。

(三)典型病例

例一:憂郁型精神分裂癥

蘭某,女,50歲?!熬穹至寻Y”(憂郁型)十六年,累治不愈?,F癥:精神抑郁,沉默不語,言語無序,惡人聲,喜靜臥,多愁善感,疑心重重,終日惶惶不安,總覺得有大難即將臨頭,大便干結數日一行,不思飲食。脈沉細,舌苔白膩,舌質暗淡。

證:思慮勞神過度,傷及心脾,兼之家事糾紛,氣郁痰結,蒙蔽神明,發為癲痰。治當養心安神,解郁除煩,化痰通腑。

處方:炙甘草9克,浮小麥30克,肥大棗7枚,百合12克,生地15克,梔子6克,豆豉12克,郁金12克,菖蒲9克,琥珀3克(沖),當歸12克,肉蓯蓉30克。

服31劑后,已愿活動,心情舒暢而無緊張感,觀其脈弦細,舌質淡中有裂紋,繼進養心安神,滋陰清熱,解郁除煩之法。方擬:炙甘草9克,浮小麥30克,大棗7枚,遠志9克,梔子6克,豆豉12克,菖蒲9克,郁金12克,川連3克,黃芩9克,白芍12克,阿膠9克。

本方服至25劑,神志如常人,可堅持正常工作,痊愈后追訪察一年,未發病,療效鞏固。

例二:妄想型精神分裂癥

程某,女,15歲。素性孤僻,因生活瑣事,心情抑郁,遂郁郁寡歡,幻聽,幻視,疑心叢生,如疑他人在食物中放毒害她。雙目呆視,獨坐不語,時時悲哭,煩躁不安,夜多噩夢,大便干結,白帶量多。脈弦小滑,舌質淡紅苔白。

辨證:肝郁不舒,氣郁痰結,阻蔽神明,致十二官失職,故視聽皆有虛妄,癥屬癲狂兼見。法擬養心安神,化痰開竅。

處方:炙甘草9克,浮小麥30克,肥大棗7枚,百合12克,知母9克,生地15克,菖蒲9克,郁金12克,白礬6克,煅龍牡24克,珍珠母24克,淡鮮竹瀝水30克。

另:清心滾痰丸20粒,每次1粒,每日2次。

藥進6劑,幻聽消失,服至42劑,諸癥若失。情緒正常,言談舉止如常人,停藥觀察三個月工作正常,業已近期治愈,繼以丸藥調理,并囑其家屬注意精神調養,以鞏固療效。

四、體會

1.癲狂一病可涉及近代醫學多種精神病,如精神分裂癥、反應性精神病、偏執性精神病等,本文列述資料僅總結精神分裂癥的一種。

2.癲狂為一病二證,有同有異,不能截然分開,正如《雜病源流犀燭》云:“癲為久病,狂為暴??;癲病多喜,狂病多怒;癲有時人之不覺,是癲之輕癥,狂有時人不及防,是狂之驟者”。而“癲病痰火一時忽動,陰陽相爭,亦若狂之狀;狂病痰火經久,煎熬神魂迷瞀,亦兼癲之狀”。故二癥相互轉化,并見之時并不鮮見,本病所列癲狂兼見一型亦為臨證多見。

3.余主用經方治療癲狂規律,大體來說,化痰為首選之法(包括化痰開竅、攻逐頑痰等);安神為基本治法(養血安神、清心安神、鎮驚安神);和肝悅脾養陰為常用之法;而解郁(疏肝解郁、宣郁除煩)、通腑(潤下、峻下)等法則量情選用。本人臨證常喜多方多法合用。諸方中尤中意于:甘麥大棗湯、百合地黃湯、黃連阿膠湯、梔子豉湯等。癲狂與心、肝、脾三臟病變有關,甘麥大棗湯則是一張心肝脾兼治之方;百合地黃湯系治百合病代表方。尤在涇云:......百合色白入肺,而清氣分之熱;地黃色黑入腎,而除血中之熱;氣血即治,百脈俱清......”今以百合地黃湯調治氣血,使氣血陰陽復其常度??芍^恰中癲狂之病機,梔子豉湯、黃連阿膠湯俱針對心煩不寐而設,前者偏清熱宣郁除煩,后者偏滋陰清熱、清心安神,臨床亦多采用。以上諸方在治癲狂各型上基本混用,并配選化痰開竅之品。然藥味取舍,孰主孰次,孰輕孰重,則臨證量情而施。如謂經驗,不過寓此小小布陣變通之中,精神分裂一癥治法亦仿此,不復贅。

4.本病乃情志失常之疾,當針對發病之由,采用藥物治療與精神調養相配合方法,注意解除患者精神負擔,使其增強治療信心,所以指導患者精神調養是保證治療的重要因素,臨證絕不可忽略之。

——本文摘自《 當代名家論經方用經方》

相關文章:

癲狂癥的病因病機,癲狂?。ň穹至寻Y)的中醫辨證治療醫案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