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治療胸膈不舒,不能飲食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不肖楚幼攻舉子業,初不解醫理,因家祖母于今上康熙辛亥歲仲夏月,忽攖重疾,時年七十有四。初緣食后怫郁而起,漸胸膈不舒,不能飲食,每日只啜飲湯半碗,粒米不能下咽,舌苔綠色。遍延名醫治之,咸謂火結在胸,舌苔色綠,較甚于黃,其熱為更深。所用藥皆黃芩、黃連、梔子、花粉之類,又有用人中黃者,愈服愈劇。七日未進粒米,飲湯到口,反加嘔吐,體漸軟倦,人事昏沉,舉家惶懼無措。

家君遠客漢江,舍弟公左急欲束裝上漢,換家君歸省,親族私議,慮不及待家君歸。不肖無策,因將先高祖春巖公所遺諸醫書,傾篋翻閱,窮一晝夜之力,稍解藥性,粗知臟腑生克之理。因思此證由食后怫郁而起,即所謂食填太陰,壓住肝氣,肝性上升,致食不得下者也。又思老人脾胃本弱,前藥悉用苦寒敗胃之劑,重傷脾土,究竟不曾制倒肝木。土益虛,肝木益肆其虛,所以服藥后,不惟不能使進飲食,而且更加嘔吐也。舌苔色綠者,綠為膽之色,肝與膽相連,肝氣逆則挾膽氣而俱逆??傊?,為木乘土位無疑,理宜扶脾制肝為主,縱有食滯,七日不進粒米,亦無復行消導之理。況養正則滯自消,如兵戈之后,只以撫恤殘黎為要,一切督責之法,俱不宜行。

再四審顧,遂用白術為君,以輔脾之正氣。慮肝火上炎,則以白芍之酸寒者斂而抑之。計肝性勁急,則以肉桂之辛得金氣者柔而伐之。且桂味甘溫,既足制肝,又能扶助脾土,兼救從前寒涼之過,一舉而三善備焉。再佐以香附、陳皮、藿香,使之順氣快膈。略用柴胡以疏少陽之氣,加姜棗以和中止嘔。煎服一劑,自午至暮,即共進粥二碗,不復嘔吐。次日一日共進粥五碗,舌苔盡退,人事清而精神爽,頓有起色。再除柴胡,每劑少加參數分,調理數劑而痊。

維時見有起機,遂阻舍弟勿復冒暑遠涉,以增老人憂。舍弟待秋應試,遂得入泮。家祖母迄今癸亥年,八十有六,猶健飯,皆藉當日一匕挽回之力也。為子孫者,不可不知醫,豈虛語哉!不肖之究心醫理,蓋自此始。

本文摘自《吳氏醫案錄全集》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