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精的病因是什么?遺精的中醫辨證論治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有夢而遺者為夢遺,無夢甚至清醒時精液自出者為滑精,二者統稱之為遺精。遺精頻作,并由此引起頭暈乏力,精神萎靡,腰膝酸軟,心悸失眠等癥狀時,才能稱為遺精病,即病理性遺精。本病多見于現代醫學的神經衰弱,前列腺炎,精囊炎,精阜炎等疾病。并可以本病的辨證治療為參考。

導致遺精的病因病機,多由勞神過度,君火偏亢,相火妄動,干擾精室;或房室不節,久病不愈,下元虛憊、精關不固;或由恣食醇酒厚味,濕熱內蘊,流注下焦,擾動精室,從而導致遺精??梢?,心火獨亢,相火妄動,腎虛不藏,濕熱下注,是形成本病的主要病理機制。

遺精的治療,主要是滋陰降火,交通心腎,清化濕熱與補腎澀精。本病雖然與腎至關緊要,但與心、肝、牌三臟有密切關系。大抵病初多以清泄相火為主合滋陰同用,不宜過早固澀,病程遷延,確屬腎虛精關不固者,方可以益腎固精為主。對濕熱下注者,則重在清化濕熱。如,例二之遺精屬.
陰虛火旺,故選用知柏地黃湯加減而收效。例一號遺精日久有虛象,但以濕熱內蘊為主,法當以清化濕熱為先,不可先用固澀以免助濕生熱,反增具病勢。本案采用程氏萆蓐分清飲加減,使濕熱得清,精室安寧,遺精自愈。此外治療本病尚須注意精神調養,消除雜念,清心寡欲,鍛煉身體才能提高療效,不能單純依賴藥物治療。

遺精的中醫治療醫案一

韓XX,26歲,許昌市某廠干部,未婚。
初診于1984年9月20日。
遺精一年余,每日可達10次,甚至見色即滑,頭暈失眠,曾延多醫診治,中西藥雜投。病歷所載,不外乎谷維素及金鎖固精丸等澀精補腎之品。病情有增無減,苦腦至極,轉診於余。
證見:遺精頻作,頭暈目眩,口苦咽干,心煩失眠,小溲黃赤,略有澀痛,尿液混濁,舌質紅、苔黃膩、脈呈滑象
辨證:濕熱下注、擾動精室,陰虛陽亢、心腎不交。
診斷:遺精。
治法:清利濕熱,交通心腎。
處方:豬苓10g,赤茯苓10g,茵陳10g,澤瀉10g,蒼術6g,黃柏12g,川萆薢10g,生薏苡仁15g,生牡蠣15g,赤小豆15g,夜交藤15g,菖蒲10g,通草6g,甘草梢6g。
二診(9月25日);上藥服5劑后,遺精次數減少一半,舌苔轉為薄黃,小便澀痛及混濁亦減輕?;颊咝判拇笤?,已能入眠。唯頭暈目眩咽干如前。證屬濕熱漸退,陰精未復,宜滋養肝腎之陰。但只可清補,以防滋膩戀邪,前功盡棄。
方藥如下:赤茯苓10g,川萆薢10g,生牡蠣15g,菖蒲10g,生薏苡仁15g,知母10g,鹽炒黃柏10g,黑玄參10g,白蒺藜10g,女貞子15g,旱蓮草15g。
三診(10月6)日:上方連進10劑后,遺精已止,余癥也隨之而除。囑服六味地黃丸三盒,并注意調養精神,多參加體育活動,戒煙酒,忌肥甘辛燥食物以鞏固療效。經隨訪,遺精迄今未復發。
按:遺精有虛實之分。本案屬下焦濕熱,擾動精室所致。前醫投以補腎固澀之品,徒增濕熱之邪,無異閉門留寇,故使病程遷延,久治不愈。此時雖有陰精虧損之癥亦不可純補更忌溫澀,當先清利濕熱,待邪去大半,方可以清補。因辨證立法恰中病情,又分階段以動態的觀點運用攻補之法,因而收到較好的療效。

遺精的中醫治療醫案二

何XX,男,19歲。1984年3月2日初診。主證:近幾個月多在夢中遺精,不能自主,伴頭暈目眩,心中煩熱,體倦乏力,口淡無味,小便黃赤,舌紅、少津,脈弦數。
辨證:陰虛火旺,擾亂精室,神搖精泄。
治則:滋陰降火,佐以澀精固腎。
方藥:六味地黃丸加減。
熟地15g,山萸肉10g,山藥10g,茯苓10g,丹皮10g,澤瀉10g,知母10g,黃柏10g,牡蠣10g,龍骨10g,甘草10g,白果仁3g。五劑。
復診(3月10)日:諸癥有所減輕。上方加杞果10g,五劑。
再診(3月15日):遺精次數減少,以上方去知母,黃柏、龍牡、白果,加木通10g,再進五劑。
3月22號:病已去之八九,矚其不再服藥,用韭菜子炒200g,每次40g,每天一次。病痊愈。

結語:遺精的治療,主要是滋陰降火,交通心腎,清化濕熱與補腎澀精。本病雖然與腎至關緊要,但與心、肝、脾三臟有密切關系。大抵病初多以清泄相火為主合滋陰同用,不宜過早固澀,病程遷延,確屬腎虛精關不固者,方可以益腎固精為主。對濕熱下注者,則重在清化濕熱。如,例二之遺精屬陰虛火旺,故選用知柏地黃湯加減而收效。例一遺精日久有虛象,但以濕熱內蘊為主,法當以清化濕熱為先,不可先用固澀以免助濕生熱,反增其病勢。本案采用程氏萆薢分清飲加減,使濕熱得清,精室安寧,遺精自愈。此外治療本病尚須注意精神調養,消除雜念,清心寡欲,鍛煉身體才能提高療效,不能單純依賴藥物治療。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