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地黃湯合甘麥大棗湯治療心肺陰傷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劉某,女,48歲。兩年前患重感冒高燒之后,經常頭昏頭痛,神志恍惚,失眠少寐,有時徹夜難眠,苦惱不堪,身軟乏力,不能飲食,欲行不能行,欲臥不能臥。經多家醫院多項檢查,無陽性結果。中西藥物治療一年余,療效不佳。近月來日夜焦慮不安,時而悲傷哭泣??淘\:患者口苦,小便黃,舌尖紅,苔薄黃而干,脈虛偏數。據上辨為熱病之后,余熱未盡、心肺陰傷、諸臟失養,《金匱》之謂“百合病”也。投以百合地黃湯合甘麥大棗湯出入。

百合30克,生地10克,知母9克,夜交藤30克,生牡蠣30克,淮小麥30克,生甘草6克,大棗5枚,滑石9克(包煎)。連服5劑,稍有小瘥,守方加減服至15劑,熱去津還,百脈調和而愈,至今未再復發。
張仲景在《金匱要略》中提出百合病之后,不少注家代有補充,但很少進一步闡發其運用。正如清·陳修園說:“此病最多,而人多不識耳?!睂τ诖俗C,患者??嘤诓【貌挥?,醫者??嘤诎Y狀捉摸不定、難于著手。實際上只要掌握了本病的特點,對其認識并不太難。筆者在臨床就是根據以下三點來進行辨證的:

①心神渙散癥:如神志恍惚、失眠少寐、默默不欲食、欲臥不能臥、欲行不能行等。

②自覺癥狀極多,復雜多變,捉摸不定,但詳細體檢無明顯器質性病變。

③仍有可憑之癥:如口苦、舌赤、尿黃、脈虛而偏數等。

總之,在經方的運用上,我個人認為要把握以下三條:

第一,要做到謹守病機、辨證準確。如本文百合病的診斷,必須掌握其三大臨床特點;桂枝厚樸杏子湯則要謹守其營衛不調,肺失宣肅的病機。正如近代經方實驗家曹穎甫先生所說:“惟能識證者,方能治病?!?/p>

第二,是要圓機活法、知常達變。如近世醫家所歸納出的白虎湯的“四大”主癥,此乃言其“?!?;筆者的白虎湯的臨床新用:治療陽明頭痛醫案,雖不具備齊全的“四大”癥,但從患者的發病時間、病變部位和脈象上聯系來看,仍具備陽明白虎湯的適應證,此乃從其“變”,故用之效果良好。

第三,要提倡辨證與辨病相結合、宏觀與微觀相結合。我國經方大師張仲景便是辨病與辨證相結合醫療模式的創建者。但由于歷史條件的限制,對許多疾病只能從“有諸內必形諸外”的邏輯推理上去判斷:宏觀上來辨別。時至今日,自然科學已高度發展,導致現代醫學診斷技術的飛速發展。因此當代中醫學無疑應該引進現代醫學的先進技術,發揮其能微觀地認識機體的結構、代謝和功能的優勢,更本質地闡明疾病的內在病理變化,為施治提供準確的依據。

因此筆者認為,在運用經方治病時,力爭辨證與辨病相結合,宏觀與微觀相結合,對于提高古方今病的治愈率,將起到積極的作用。

以上自愧管窺,期在引玉,謬誤之處,請提出寶貴意見,再版時糾正。

——本文摘自《 當代名家論經方用經方》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