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補氣法的臨床應用:益氣升陽治療虛熱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氣的病變有虛實兩個方面:一般可概括為氣虛、氣陷、氣滯、氣逆四類。前二者屬于虛證范疇,后二者則屬于實證范圍。本文擬就氣虛、氣陷證加以探討,重點就補氣法臨床運用經驗心得作一初步介紹。

氣虛病證,多由勞傷過度、久病耗傷、或飲食失調等因素所致。一般常見的氣虛證有肺氣虛、心氣虛、腎氣虛,腎不納氣等。由于氣虛病機是元氣不足,臟腑功能衰退,元氣不足則宗氣必虛。宗氣出喉嚨而司呼吸,貫心脈而行氣血。宗氣虛損,故而少氣懶言聲低而怯。同時宗氣不足則衛氣虛,衛表不固,腠理疏松,汗孔開合失司,因而自汗氣乏。氣為血帥,血為氣守。氣虛則化源不足,血行無力而虛少,故見舌質淡,脈象細軟無力等。

氣虛除了其共同脈證外,尚須根據各臟腑功能特點,進一步分析其虛屬于何臟何腑。如肺氣虛的特點,是“主氣”的功能衰退;心氣虛的特點是“主血脈”、“藏神”功能衰退;脾胃氣虛的特點是腐熟水谷和運化精微的功能衰退以及中氣下陷;腎氣虛的特點,是“腎藏精”、“生髓”、“主骨”和“氣化”、“封藏”等功能的衰退。

氣陷,是氣虛病變的一種,是以氣的升舉無力為主要特征,主要表現為脾氣虛陷。氣陷證多由氣虛而來,多因中氣不足,失其統攝、維系升舉之職,其臨床表現既可有氣虛的共同脈證,如頭目昏眩,少氣倦怠等外,主要還有胸悶、呼吸困難,或腹部脹墜感、脫肛、子宮脫垂,大小便滑泄失禁等。

“虛則補之”。對于氣虛之證當采用補氣之法自不待言。但氣之所屬不同,兼雜證候各異,因而補氣之法,又有多種形式。如益氣甘溫除熱法,益氣補心脾法,益氣攝血法,益氣活血法,益氣利水法,益氣補腎法,益氣升陷法等等。補氣之方,古方甚眾,皆可隨證選用。巧在隨證加減。補氣之藥,余多用黃芪、人參、黨參之類,尤喜用黃芪。黃芪為補氣之要藥,張元素謂其用有五:補諸虛不足一也;益元氣二也;壯脾胃三也;去肌熱四也;排膿止痛,活血生血,內托陰疽,為瘡家圣藥五也。自《金匱要略》以來用黃芪為主的復方不可勝數,且隨著配伍之不同,其作用亦因之而異。筆者臨床運用其復方治療各種以氣虛為主的疑難重癥常隨手奏效。余將近年來治療一部分疾病的經驗筆之于下。

益氣升陽治療虛熱(甘溫除熱法)

東垣謂:飲食勞倦傷及脾胃,元氣不足,火乘土位,火與元氣不兩立,一勝則一負,氣虛則火旺,火勝則乘其脾土,脾虛元氣下陷則陰火上升,會發生“氣高而喘,身熱而煩,短氣懶言”。又云:“脾胃一傷,五亂互作,其始遍身壯熱,頭痛目眩,肢體沉重,四肢不收,怠惰嗜臥,為熱所傷,元氣不能運用,故四肢如此?!贝思蠢顤|垣首創的陰火論?!盎鹋c元氣不兩立”,此火不是溫養脾胃生長之氣的“少火”?!吧倩稹卑l源于命門,又名“腎陽”或曰“元陽”,這種火與元氣是互相資生的。至于東垣所說的“陰火”,即是“生氣”的“少火”變為“食氣”的“壯火”,既助心火上盛,又損脾胃元氣。陰火越升,元氣越陷,谷氣下流,這是產生脾胃病的主要原因。東垣認為這種“食氣”的“壯火”,是“元氣之賊”。因此在診斷治療上非常注意這種矛盾的偏激,原則上應用甘溫之劑以升其陽,補其中,稍佐苦寒以瀉火,以解決火與元氣之間的矛盾,這是頗有創見的。如補中益氣湯,升陽益胃湯,補脾胃瀉陰火升陽湯,皆屬此類,臨床用之,確有良效。

臟腑肢體皆稟氣于脾胃,故稱“脾胃為后天之本”。饑飽勞役傷其脾胃,則眾體元氣無以稟附,故陽氣下陷,陰火上乘,即《內經》所謂“陽氣者煩勞則張”。此類發熱多見于過勞后增重,一經休息則熱減,但多低熱纏綿,經久不退,經西醫各種檢查無異常,因而不能確診。

劉某,女,42歲,干部。1977年1月13日初診,低熱不退2年。2年前感冒發熱,高熱退后體溫一直未復正常,經常波動在37.5℃ ~37.8℃之間,過勞則增重,休息稍好。經哈市各醫院檢查未能確診,又去京滬某醫院檢查亦未確診,曾用抗生素及中藥滋陰清熱之劑治療皆無效。來診時體溫37.6℃,自覺倦怠乏力,午后發熱;伴短氣懶言,口苦納減,右季肋及后背疼痛;舌淡紅,苔薄,脈浮濡。此屬內傷脾胃。陽氣下陷,陰火上乘之證。宜甘溫除熱法,以升陽益胃湯治之。黃芪20克、白術10克、黨參20克、黃連7.5克、半夏10克、陳皮15克、茯苓15克、澤瀉10克、防風7.5克、羌獨活各7.5克、柴胡10克、白芍15克、生姜7.5克、紅棗3枚。水煎服。

1月24日二診:服上方10劑,病情明顯好轉,服藥2劑后全身微汗,體溫降至36.8℃,繼續服藥全身逐漸有力,短氣好轉,背痛減輕,全身仍不斷微汗出;脈象較前有力。此脾胃元氣漸復佳兆,繼以前方守服。

2月8日三診:服上方9劑,體溫一直穩定在36.5℃左右,自覺全身有力,飲食增加,諸癥消除;舌潤,脈緩。后又服上方數劑,體溫未再升高乃愈。

按:此案即升陽益胃湯原方,用黃芪、黨參、白術補氣益脾胃,諸風藥升陽,茯苓、澤瀉利濕,佐黃連以清熱。補中有散,發中有收,為治氣虛發熱之妙方,筆者屢用之以奏效。

——本文摘自《張琪臨證治驗實錄》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