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逆湯、桂枝湯、腎著湯合方化裁治療泌尿系感染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王某某,女,71歲,市民。尿頻、尿急1月余,加重1周。2008年2月5日初診。

1個月前,因受涼感冒發熱,曾去某診所治療,給予地塞米松肌注,熱退后,遺留尿頻、尿急的癥狀,無法憋尿。1周前,天氣突變寒冷,尿頻、尿急加重,每天都數次尿褲子,夜間來不及下床,就尿床上了,曾去某醫院診為泌尿系感染,服藥無效,非常痛苦。既往有高血壓病史18年,糖尿病史15年,冠心病史10年。診見:神清,面色蒼白虛浮,腰部有酸涼感,時時畏冷,自汗,納可,眠差,大便正常,舌淡暗,舌體胖大,苔白滑膩,脈沉細。

四診合參,辨證為太陽、少陰合病。治宜溫陽祛寒,化氣行水。方擬四逆湯、桂枝湯、腎著湯合方化裁:炮附子(先煎30分鐘)、炙甘草、白術各15g,肉桂粉6g(沖服),茯苓、干姜各30g,桂枝、白芍、補骨脂、益智仁各18g。3劑,日1劑,水煎分2次服。

二診:訴服1劑藥后,尿頻次數減少,腰部仍有酸涼感,原有的動輒心慌氣短癥狀也明顯減輕。舌質淡,苔白,脈沉細。將炮附子加至30g(先煎1小時),肉桂粉(沖服)加至10g,加芡實30g。繼服6劑,癥狀消失。

辨治思維:本案患者年高久病,陽氣素虛,外感寒邪,直中少陰,又加之誤用激素更傷陽氣,以致于太陽中風之表虛未解,邪又入于少陰之里,營衛不和,腎氣不固,氣化不行,膀胱失約,水濕下注而致諸癥?;静C乃下焦寒濕,營衛不和。遣方用藥的重點是扶陽固攝、祛寒化濕與解肌祛邪、調和營衛同治。故主以四逆湯既溫扶少陰之陽,又祛寒化飲;以桂枝湯既調和營衛,又通陽化氣;以腎著湯既溫通驅寒,又健脾除濕。三方合用,相得益彰。加肉桂在于加強溫里祛寒,入下焦而補腎陽,以助膀胱氣化之功,金代醫家張元素《珍珠囊》謂其能“補下焦不足,治沉寒痼冷之病”。補骨脂辛苦大溫,以氣為用,專入腎經,《本草綱目》引《藥性本草》謂其能“逐諸冷......止小便、腹中冷”,加之則溫腎陽、化陰寒、固下元之力增。益智可治“遺精虛漏,小便余瀝......夜多小便”(唐代陳藏器撰《本草拾遺》),加之以暖腎固精、縮小便。二診加重炮附子的劑量,是因一診扶陽力弱,意在加強扶陽之力以助氣化,加芡實意在益腎精、固下元而主小便頻數。

——本文摘自《經方活用心法:六經辨治醫案實錄》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