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加桂湯的組成配方,功效與作用,桂枝加桂湯醫案精選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桂枝加桂湯組成配方】桂枝15g(5兩,去皮)、芍藥9g(3兩)、生姜9g(3兩,切)、甘草6g(2兩,炙)、大棗12枚(12枚。擘)。

  【桂枝加桂湯用法】水煎二次,分服。

  【桂枝加桂湯使用標準】

1.陽虛體質,或有誤用溫灸,或有發汗過多的病因。

2.氣從少腹或胃脘上沖胸咽,發作欲死,復還止。

具備以上兩條者即可使用本方。

  【桂枝加桂湯醫案】

1.宋XX、男、32歲、工人。右胸脅疼痛3天。自述3天前因工作不慎而致閃腰岔氣,起初病情較輕,未加注意,后逐漸加重,且感右下腹有股氣體向上沖撞,遂覺右胸脅疼痛,日4、5行,痛苦異常。聽其所述,似有奔豚之證,故宗桂枝加桂湯原方,查其舌質紅又加黃芩9g以輔佐,投藥3劑做診斷性治療,服藥后1劑知,3劑諸恙皆失。

2.高XX,男、45歲、技師?;疾☆H奇,發作時自覺有一股氣體從少腹環腰,然后沿督脈上達m巔頂,下行環口唇,隨即感口唇發麻顫動,頃刻又有一股氣體從少腹起上沖胸咽,伴心慌氣短,有瀕臨死亡之感?;颊叽藭r只能被迫靜坐,才稍感緩解,但瞬時又作。每當發作期間,即感腹脹、腹氣不通,若得矢氣即感減輕。追問病史,乃知10年前患有癲癇,近年來其癲癇未發,但上癥每因天氣變化和寒冷而誘發,成間斷性發作,痛苦異常而無以言狀。先后求治于北京、上海、河南、蘭州等,西醫疑有“癲癇小發作”,多次復查腦電圖均正常,曾請某神經內科專家幫助診斷,最后也不了了之。中藥、西藥、單方、驗方無不嘗試,可謂用藥傾車,但獲效罔聞。舌質紅、苔薄黃、脈弦。辨證,乃奔豚氣無疑,觀其舌苔、脈象似如熱證奔豚,故宗奔豚湯,處方如下:

甘草9g、川芎8g、當歸9g、半夏15g、黃芩8g、生葛根15g、白芍9g、生姜12g、李根皮20g。

3劑,水煎,日服2次。

二診:服第1劑,則感諸癥稍有減輕,但服二、三劑后則諸癥同前,余百思不得其解,遂又詳細追問病史,自述:此病在夏季天氣炎熱之時很少發作,而且天氣越熱則越感舒服,到秋天及冬天后即感加重,表現為發作周期縮短,持續的時間延長。聞聽此言,頓開茅塞,乃知其陽虛體質是本,奔豚之證是標,故用金匱腎氣丸培補腎陽,合桂枝加桂湯降逆散寒,且猶嫌二者之力不夠,又取黑錫丹中諸藥如胡蘆巴、沉香等,方藥如下:

熟地15g、山藥15g、山萸肉12g、澤瀉15g、茯苓15g、丹皮9g、肉桂12g、炮附子15g、桂枝15g、白芍9g、生姜9g、大棗12枚、甘草6g、胡蘆巴15g、沉香6g。

3劑,水煎服,1日2次。

三診:服藥后二時許,病人感周身無力,略有頭暈,其家屬甚為恐驚,遂來找我,看后曰:乃藥效之故,應繼續服用。及夜2點,病人自覺腸鳴,矢氣頻作,直至天明,且諸癥全無,欣喜異常,三劑后,其素來畏寒之證減輕,又進3劑,均無不適,二月后因感寒受涼,上癥又發,遂服上方3劑,現兩年未發。

3.婁XX、女、54歲,患病經年,是病之初,在其臀部發現一雞蛋大小的腫物,勸其手術治療,因病人畏懼手術而未能醫治,后遇一走方郎中,投藥百余劑,腫物消失,但它癥又現,自覺有股氣體從周身流走不定,當氣體從少腹上沖胸咽時,每有發作欲死之感,伴口苦咽干目眩,心煩喜嘔,默默不欲飲食,往米寒熱,腹脹甚,大便干兩日一行。腹診:胃脘部痞硬,左下腹有壓痛和抵抗感,舌質紅、苔薄黃,脈沉弦。辨證:①奔豚證;②少陽陽明合病,③瘀血證。宜桂枝加桂湯合大柴胡湯、桂枝茯苓丸及枳術湯等,處方如下:

桂枝15g、白芍9g、生姜9g、大棗12枚、甘草6g(炙)、柴胡15g、大黃9g、枳實12g、白術6g、半夏12g、黃苓9g、茯苓15g、赤芍12g、桃仁12g、丹皮9g。

3劑,水煎服,1日2次。

二診:服藥3劑,諸癥銳誠,又進3劑,病情若失。

4.魏XX、男、50歲,工人。胃脘痛10年余加重1周。鋇餐提示:慢性淺表性胃炎。西藥曾服胃舒平、胃得寧等,中藥不詳?,F癥:口苦且粘,咽干目眩,心煩喜嘔,默默不欲飲食,頸項強,胸脅滿微結,心窩部有堵塞感,且自覺有股氣體從胃脘向四處走竄,多數表現從胃脘沿小腹下行,然后環腰沿督脈上行,若氣體停留在腰部的某個部位,該處即出現一個雞蛋大小的腫物,壓之不痛,推之不移,此時即感腰痛且脹,痛甚時不能直腰,平素畏寒,舌稍紅,胖大有齒痕,脈沉弦。治宜柴胡桂枝干姜湯合桂枝加桂湯,方藥如下:

柴胡15g、桂枝15g、干姜12g、花粉12g、黃芩12g、甘草9g、牡蠣15g、白芍9g、生姜9g、大棗12枚。

3劑,水煎服,1日2次。

二診:服藥3劑,諸癥減,藥已中病,效不更方,再進3劑,病告痊愈。

  【按語】

1.關于加桂問題,后世醫家爭論頗多,有主張加桂枝的,有主張加肉桂的,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如余嘉言曾以加肉桂治愈兩例奔豚氣(見《金匱新義》)。曹穎甫也曾以加半夏、肉桂治愈一例氣從少腹上沖心而吐清水者(見《經方實驗錄》)。而岳美中、劉渡舟的治驗則均加桂枝,筆者的4個醫案也皆以加重桂枝而治驗。因此筆者認為應以加桂枝為是,而且仲景書中也有明文可稽?!秱摗吩疲骸疤柌?,下之后,其氣上沖者,可與桂枝湯,方用前法,若不上沖者,不得與之?!薄督饏T要略》防已黃芪湯后亦云:“氣上沖者加桂枝三分?!边@是顯而易見的。況且桂枝、甘草同用治動悸,除本方外還可以從仲景方中舉些例證,如治“發汗后,其人臍下悸者,欲作奔豚”的苓桂棗甘湯,治“心下逆滿,氣上沖胸,起則頭眩,脈況緊,發汗則動經,身為振振搖者”的苓桂術甘湯,治“發汗過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的桂枝甘草湯,治“傷寒厥而下悸”的茯苓甘草湯以及治“傷寒脈結代心動悸”的炙甘草湯,這些都少不了桂枝甘草兩味,并且還得有相當重的劑量,不難看出這兩味藥配合使用對治療動悸是有專長的,誠如徐大椿所說:“重加桂枝,不特御寒,且制腎氣,又味重則能達下,凡奔豚證,此方可增減用之?!笨芍^慧眼。

2.關于奔豚證的發病部位,《傷寒論》云“氣從少腹上沖心”,但筆者認為其不盡然如此,就如同脈結代心動悸不獨主炙甘草湯一樣,本病的發病部位也可以從雙腿的內踝開始(見《傷寒挈要》第121頁),還可以胃脘開始(見本篇的醫案4),所以鑒別其是否是奔豚證,不在于其發病部位,而應注意其臨床表現,如上沖胸咽、發作欲死復還止(根據筆者臨床所見,認為“其發作欲死,復還止”是指當有一股氣體上沖胸咽時,患者即感心悸,短氣急迫不能耐而有瀕臨死亡之感,發作后形如常人。)還應注意其體質因素,即陽虛體質的方可。

3.丹波元堅說:“奔豚一證,多因寒水上沖,故治法不出降逆散寒?!狈焱揭舱f:“......生平所遇,亦全是寒證,其中尚有經診斷為腸梗阻者??梢娺@類病證多數是由下寒所起,而熱癥須用奔豚湯者,尚未見過?!备鶕P者的經驗認為上述之言可信,不知同道以為何?

——本文摘自《經方使用標準》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