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逆湯合三才封髓丹加減治療音啞咽痛重癥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黨某某,女,45歲,教師。聲音嘶啞伴咽喉疼痛不適2月余,加重1周。2006年10月16日初診?;疾?月余,初起時,因工作壓力較大,以及緊張、疲勞等原因,又加之受寒感冒而患病,開始時發熱、咽痛,逐漸聲音嘶啞,曾輾轉到多家醫院和診所多方醫治,服用和注射(包括肌注和靜脈點滴)過多種抗生素和清熱解毒類的中成藥制劑,如青霉素針劑、頭孢菌素類針劑、雙黃連針劑、清開靈針劑、黃連上清丸、牛黃解毒片、板藍根沖劑等,還服用過清熱瀉火及滋陰的中藥湯劑二十多劑,亦使用過地塞米松針劑和強的松片劑等,不僅皆不見效,而且病情有加重的趨勢,越治咽喉越痛、音越啞,逐漸不能發出聲音。近1周來咽痛音啞加重,發音低微且不能持久,極為痛苦,已失去治療的信心,經人介紹求余治療一試。診見:痛苦病容,說話費力,發不出聲音,咽痛咽干不適,疲乏,舌質淡,舌體胖大,苔白潤,脈沉弱。

四診合參,辨證為少陰病,少陰寒凝,陽虛陰盛,虛火沖咽。治宜溫陽伏火,納氣歸腎,利咽開音。方擬四逆湯合三才封髓丹加減:炮附子(先煎1小時)、干姜、天冬、熟地、石菖蒲各15g,炙甘草、黃柏各18g,黨參、砂仁、桔梗各12g。3劑,日1劑,水煎分2次服。

二診:患者來診時已能發聲,訴服1劑藥后咽痛即減輕,2劑后可發出聲音,很高興,有了治愈的信心。仍有咽干但不欲飲之候。在原方的基礎加天花粉20g,木蝴蝶15g,繼服3劑。

三診:患者訴此次藥后有惡心欲吐感,但咽痛音啞已明顯改善。上方去天花粉加訶子12g。又服6劑,痊愈。

辨治體會:此案音啞咽痛屬中醫“喉喑”的范疇,患者因過勞傷陽,又外感風寒之邪直中少陰(咽喉屬于少陰)而咽痛不利且音啞,繼而又誤治于過用寒涼諸藥及腎上腺皮質激素,陽氣更傷,以致陰寒內盛,腎氣不藏,虛陽上僭,逆于咽喉,病情纏綿難愈且日益加重?!鹅`樞·經脈》曰“腎足少陰之脈......入肺中,循喉嚨”。因腎陽受損,陰氣上僭,逆于咽喉而致者,“屬陰證,并非陰虛火旺,實由于陽衰陰盛”(清代鄭欽安《醫法圓通》),治之應扶陽為主,而醫者辨證不明,以實火或陰虛火旺治之,誤用大量清熱解毒、滋陰瀉火類苦寒傷陽之品,重傷腎陽,以致腎陽愈傷而陰寒愈盛,虛火愈浮,病情愈重,纏綿難愈。因此,本案將四逆湯和三才封髓丹合方為治,是為正法。

四逆湯乃回陽之重要方劑,“仲景于此專主回陽以祛陰......凡世之一切陽虛陰盛為病者皆可服之”(清代鄭欽安《醫法圓通》)。三才封髓丹一方,為元代羅天益《衛生寶鑒》方,能治嗌干咽燥。清代醫家鄭欽安將其中“黃柏、砂仁、炙甘草”三味組成之方亦謂之“三才封髓丹”,曰:“黃柏味苦入心,稟天冬寒水之氣而入腎,色黃而入脾,脾也者,調和水火之樞也,獨此一味,三才之意已具......能治一切虛火上沖.....其制方之意,重在調和水火”(《醫理真傳》)。合用上方意在引火歸源,納氣歸腎,使真火伏藏而又兼補肺脾之氣。加桔梗以開肺利咽,加石菖蒲以通竅開音。

二診加天花粉本意在潤肺利咽,然因其氣味惡劣,服之惡心欲吐,故去之。加訶子12g以助收斂肺氣,下氣降火,利喉開音。

由此案可知,咽喉疼痛一定要辨清楚為何證,絕不能一味地濫用苦寒類的清熱解毒藥物,造成誤治。目前對于治療咽炎等上呼吸道感染病者,濫用寒涼之風較盛,有必要提請注意,感冒、咽痛并非皆是風熱或實火所致,陽虛陰寒之證者亦不少見,臨證一定要辨證論治,且不要以西醫抗菌消炎的思路來開中藥。

——本文摘自《經方活用心法:六經辨治醫案實錄》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