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湯的組成配方,臨床應用醫案,桂枝湯的功效與作用及禁忌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桂枝湯的組成配方】桂枝9g(3兩,去皮)、芍藥9g(3兩)、甘草6g(2兩,炙)、生姜9g(3兩,切)、大棗12枚(12枚、擘)。

  【桂枝湯的用法】

水煎2次,分服。服后少傾,喝熱稀粥一碗,幷溫覆取汗,以助藥力。但以周身微微出汗為宜,不可如水淋一樣,服完1劑,若病不除,可再服1劑。若汗始終不出,可服2~3劑,并縮短給藥時間。服藥期間忌生冷、粘滑、肉類、面食、五辛、酒酪、臭惡等具有刺激性和不易消化的食物。

  【桂枝湯的使用標準】

1.外感:頭痛、發熱、汗出、惡風、脈緩。

2.內傷雜?。悍步洷孀C而病機為營衛不和者均可用之。

  【桂枝湯的禁忌癥】

1.惡寒發熱,無汗脈緊者不可用。

2.汗雖多,但發熱不惡寒、煩渴、舌苔黃膩,脈滑數洪大者,不可用。

3.酒后,脈洪數有力者,不可用。

  【桂枝湯醫案】

桂枝湯為仲景群方之冠,乃解肌發汗、調和營衛之第一方。誠如尤怡《金匱心典》中引徐(彬)氏之說;“桂枝湯,外證得之,為解肌和營衛,內證得之,為化氣和陰陽?!迸R證中運用此方治療外感者,若符合使用標準1者,無不應手而效;而用以治內傷雜病者也不乏報道,但因其諸癥煩雜,尚無規律可循,而用此方之共同點其病機均為營衛不和,殊幾無奈,爰引四個醫案,以拋磚引玉,倘醫林同道,或嗣而續之,倡而明之,又余之深幸也夫。

1.林xx,青年漁民,體素健壯,夏天汗出未干,潛入海中捕魚,回家時汗出甚多,自此不論冬夏晝夜,經常自汗出,曾以衛陽不固論治,用玉屏風散及龍牡、麻黃根等;后來亦用桂枝湯加黃芪,均稍愈而復發。經過年余,體益疲乏,皮膚被汗浸呈灰白色,汗孔增大,出汗時肉眼可見,自覺肢末麻痹,頭暈,惟飲食如常,不能參加勞動,脈浮緩,重按無力,汗出雖多,但口不渴,尿量減少,流汗時間午、晚多而早上少,清晨起床前,略止片刻。此病起于汗出之際,毛孔疏松,驟然入水,水濕入浸肌腠,玄府驟閉,汗污不及宜泄,阻于營衛之間,開闔失和。其病雖久,臟氣未傷,故脈仍浮緩,應微發其汗以和營衛。處方:桂枝梢3錢、杭白芍3錢、炙甘草1錢、大棗7枚、生姜3錢,水一碗煎六分,清晨醒后服下,囑少傾再吃熱粥一碗,以助藥力,靜臥數小時避風。第三天復診,全身溫暖,四肢舒暢,汗已止,仍照原方加黃芪5錢,服法如前,但不啜熱粥,連服2劑,竟獲全功。其后體漸健壯,7年未復發。(《福建中醫藥》1964年第5期第35頁)

2.族侄柏堂,21歲時,酒后寐中受風,遍身肌膚麻痹,搔之不知疼癢,飲食如常。時淮陰吳鞠通適寓伊家,投以桂枝湯,桂枝5錢、白芍4錢、甘草3錢、生姜3片、大棗2枚,水3杯,煎2杯,先服1杯,得汗止后服,不汗再服。

并囑弗夜膳,臨睡腹覺饑,服藥一杯,須臾啜熱稀粥一碗,復被取汗。柏堂如其法,只一服,便由頭面至足,遍身漐漐得微汗,汗到處,一手搔之,輒知疼癢,次日病若失(《醫學衷中參西錄》第181頁)

3.吳君明,傷寒六日,譫語狂笑,頭痛有汗,大便不通,小便自利。眾議承氣湯下之。士材診其脈浮而大,因思仲景曰:“傷寒不大便六七日,頭痛有熱,小便清者,知不在里,仍在表也?!狈浇裰俣?,宜與桂枝湯。眾皆咋舌,以譫語狂笑為陽盛,桂枝入口必斃矣。李曰:“汗多神昏,故發譫妄,雖無大便,腹無所苦,和其營衛,必自愈耳。遂違眾用之,及夜而笑語皆止,明日大便自通。故病多端,不可膠執,向使狐疑而用下藥,其可活乎?《傷寒名案新注》。

4.某男、20歲。初患眼病,紅腫疼痛。經西醫治療,紅腫消退,但逐漸弱視失明,而外觀雙目圓睜,毫無異感,身無不適,經久不愈。初診時,據述原住院一年多,中西藥無效,痛遂日增。查所服方藥,均以“目為火戶”作依據,多系清熱瀉火之類。分析其病初之時,目雖紅腫疼痛,尚能視物如常,腫痛消失,反而不明,愈治而視力愈弱,此必苦寒陰柔過劑,損傷中氣,以致營衛紊亂,精血不能上榮于目,故目盲不能視物,此醫藥不當,非目病所致。擬調和營衛之法,處以桂枝湯全方:桂枝9g、白芍9g、生姜9g、大棗18枚、甘草9g,囑服6劑。復診時云:上方服3劑后,目有光感,模糊能視物。6 劑服完后,視物比較清楚,仍守上方,囑再服6劑。半月后再診,詢及目力,已能看書報。計上方共服12劑,一年后隨訪,據云未復發(《提高中醫療效的方法》第147頁)。

  【按語】

1.使用經方,重點在于抓住主證,有是證則用是方。此方的使用標準1便是根據《傷寒論》第13條:“太陽病,頭痛,發熱,汗出,惡風,桂枝湯主之?!焙偷?條:“太陽病,發熱,汗出,惡風,脈緩者,名為中風,”參合而成。對于13條柯韻伯曾說:“此條是桂枝本證,辨證為主,合此證即用此湯,不必問其傷寒中風雜病也,今人鑿分風寒,不知辨證,故仲景佳方置之疑窟,四證中頭痛是太陽本證,頭痛,發熱惡風與麻黃證同,本方重在汗出,汗不出者,便非桂枝證?!绷攘葦嫡Z,可謂切中要害?!秱摗分杏嘘P桂枝湯的條文約28條之多,余以為其余諸條均是對13條運用的補充和說明,如12條的“嗇嗇惡寒,淅淅惡風,翕翕發熱”便是對13條發熱及惡風程度的說明;53條“病常自汗出...”54條“病人藏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以及234條的“陽明病,脈遲,汗出多,微惡寒...”和57條的“傷寒發汗,已解,半日許復煩,脈浮數者...?!笔菍ζ?3條治療范圍的補充;其它如24條“太陽病,初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5條“服桂枝湯,大汗出,脈洪大者...?!笔菍τ霉鹬蟛∏樽兓恼f明,為了正確運用桂枝湯又列出了16、17、19、29條等禁忌癥,針對以上論述猶嫌不夠,又示后人關于桂枝湯變法的治療,如56條“傷寒,不大便六七日,頭痛有熱者,與承氣湯;其小便清者,知不在里,仍在表也,...”綜上所述可以看出,臨證中只要正確的掌握使用標準,且能夠知常達變,便不會出現“桂枝下咽,陽盛則斃”之象,而能使某些沉疴頓起,使患者有振起之望。

2.臨證中若符合使用標準1而兼見口苦心煩等里熱證者,可在桂枝湯中加黃芩6g(二兩)即陽旦湯(《外臺秘要》引《古今錄驗》)。若宿有喘病,又感風寒而見桂枝湯證者;或風寒表證誤用下劑后,表證未解而微喘者,可在其原方中加厚樸6g(2兩,炙,去皮)杏仁6g(50枚、去皮尖),即桂枝加厚樸杏子湯(《傷寒論》)。

3.本方服法尤須注意,否則服后無效,或病轉深陷,故王清任《醫林改錯》深詆桂枝湯無用,非無用也,不啜粥故也。是以愚用此方時,加黃芪升補大氣,以代粥補益之力,防風宜通營衛,以代粥發表之力,服后啜粥固佳,即不啜粥,亦可奏效。而又恐黃芪溫補之性,服后易至生熱,故又加知母,以預為之防也。此即加味桂枝代粥湯,方藥如下:桂枝3錢、生杭芍3錢、甘草錢半、生姜3錢、大棗3枚掰開、生黃芪3錢、知母3錢、防風2錢(《醫學衷中參西錄》第180頁)

4.桂枝湯方后注有:若不汗,更服依前法。...乃服2 ~3劑。臨證中若想迅速取效時可在其原方中加黃芪以補其胸中大氣,加薄荷以助其速于出汗,不至若方后所云,恒服藥多次始汗也。又宜加天花粉助芍藥以退熱(但用芍藥退熱之力恒不足),即以防黃芪服后能助熱也(黃芪天花粉等分并用,其涼熱之力相敵,若兼用之助芍藥清熱,分量又宜多用)。若退干嘔過甚者,又宜加清半夏以治其嘔,此即速效桂枝湯(方名自擬)。又有屢用屢效之便方,較桂枝湯殊為省事,方用生懷山藥細末兩半或1兩,涼水調和煮成稀粥一碗,加白糖令適口,以之送服西藥阿斯匹林1g,得汗即愈,此卻桂枝簡易方(方名自擬)(《醫學衷中參西錄》第397頁)

5.桂枝湯眾多方書均將其列為解表劑,此言之差矣,若深鉆《傷寒論》乃匆其為調和營衛之主方,當列入和劑的范疇,因此在煎藥之時不必囿于“凡解表劑,宜武火急煎,因其氣味多辛而芳香,久煮則辛散無力”之訓,而應文火慢煮,且桂枝湯的方后也注明:“以水七升,微火取三升...,”知武火不宜也,而桂芍質地多堅,非銀花、連翹可比,因此在處方用藥時應加注意,方不為誤。

——本文摘自《經方使用標準》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