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的中醫辨證論治:經方治療感冒醫案(四則)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經方治療感冒醫案一:

張某某,女,37歲,農民。產后發熱1周余。2008年2月20日初診。住院產后四天返家時受風寒,每天下午2點左右開始發熱,逐漸熱至39.8℃左右,又趕緊返院。每日上午微汗出,下午發熱前先發冷、寒戰,然后高熱,每熱起來時便身痛,頭昏,難受異常,曾用過多種抗生素靜滴,控制不住病情發作,每次高熱時只有靠地塞米松針和復方氨基比林注射液肌注退熱,西醫無奈,求助于中醫會診。當時診時是下午2點多,已經開始發熱,T38.5℃,頭昏,身痛,渾身疲乏,難受不適,自汗,口干,口苦,口渴,舌質淡,苔薄白、滑、微黃,脈弦細數。血常規檢查:白細胞計數(WBC)9x10?/L,N 0.84g/L,L 0.16g/L。

四診合參,辨證為太陽、少陽、陽明合病。治宜和解少陽,調和營衛,清解陽明。方擬柴胡桂枝湯加味:柴胡30g,黨參10g,黃芩、法半夏、炙甘草、桂枝、白芍各15g,仙鶴草、生石膏各30g,生姜20g,大棗7枚(掰開)。3劑,日1劑,水煎分2次服。

二診:當天3點多服藥后,體溫即逐漸下降,精神好轉,渾身不適感也迅速減輕。第二天下午體溫最高38℃。第三天下午體溫最高37.5℃??诳?、口干減輕,已不口渴,舌淡,脈弦細。上方去生石膏,繼服3劑,痊愈。

辨治體會:該案患者系產后血虛,又受風寒,其證正合《傷寒論》97條所云:“血弱氣盡腠理開,邪氣因入,與正氣相搏......正邪分爭,往來寒熱,休作有時......”屬于產后虛人驟受風寒而感冒,正虛邪侵,入里化熱,三陽合病,太陽中風未解,邪又入少陽兼陽明外證。故予以柴胡桂枝湯和解少陽,調和營衛,加生石膏清陽明之熱,《本經》謂生石膏“主中風寒熱......”《本草綱目》引《別錄》謂其:“除......頭痛身熱、三焦大熱,皮膚熱......解肌發汗......”加仙鶴草是因當代名醫干祖望曾謂仙鶴草是中藥的“激素”,扶正力宏而不留邪,且仙鶴草民間稱為“脫力草”,可補氣血虧虛,方證對應,療效彰顯。

經方治療感冒醫案二:

江某某,女,42歲,農民。發熱1月余。2008年5月7日初診。1個月前,患者受涼感冒,發熱(最高熱至38.6℃)伴頭重痛、渾身酸困疼痛、鼻塞、流涕、咽痛、咳嗽等癥狀,曾在附近診所輸液治療7天,靜滴時曾用了5天地塞米松針,并且口服了強的松,當時出汗不少,退熱3天,隨后又升,至今發熱一直不退,體溫時高時低,上午較低,約37.5℃左右,下午漸升高,可達38.3℃左右,體溫一升,便感全身乏力、酸困疼痛不適,特別是頸、背部酸痛較重,曾去多家醫院、診所治療,基本無效,遷延至今不愈,非常痛苦。診見:面白虛浮,頭重痛,頸、腰、背部酸困疼痛,頸部尤重,乏力,無汗,舌質淡,舌體胖大,舌苔白滑,脈沉弱。體溫37.9℃。

四診合參,辨證為太陽、少陰合病兼痰飲。方擬麻黃細辛附子湯合苓桂術甘湯加味:炮附子(先煎1小時)、茯苓、葛根各30g,麻黃、細辛、白術、炙甘草各15g,桂枝18g。4劑,日1劑,水煎分2次服。

二診:藥后體溫漸下降,諸癥明顯減輕,上午已不發熱,下午最高體溫37.2℃。頸部仍酸痛,但減輕。上方加桂枝量至30g,葛根45g,繼服4劑。痊愈。

辨治體會:該案乃外感治之不當,過用激素傷陽,寒邪又入少陰,表邪未解,里虛寒盛,少陰虛寒氣不化津,必有飲停經絡,證屬太少兩感兼挾寒飲?!秱摗?01條云:“少陰病,始得之,反發熱,脈沉者,麻黃細辛附子湯主之”,正與此案相合。故主以麻黃細辛附子湯溫經解表,散寒化飲,通達內外;合以苓桂術甘湯溫陽化氣、利水消飲;加葛根暗合葛根湯意,以加強辛溫解表,升津舒經之力,可治太陽病兼經輸不利之侯,葛根“主......身大熱......諸痹,起陰氣”(《本經》),功在解肌退熱,生津舒筋,是治頸、背部酸痛不適的良藥。二方相合,藥味不多,很快見效,患者逢人便說,中藥療效真是不可思議。

經方治療感冒醫案三:

楊某某,男,59歲,干部。時時頭痛鼻塞、自汗伴乏力3月余。2008年12月1日初診。

3個月前,患者因感冒發熱而輸液治療5天,皆用了地塞米松針,每日輸液后都大汗濕透內衣,此后,自感身體極虛,動輒出汗,不敢見一點兒涼風,著涼即感冒,立即頭痛、鼻塞流涕。一人深秋,便早早穿上棉衣,惟恐受涼。即使如此,近3個月以來,也幾乎每周都感冒,時時頭痛、鼻塞和自汗,困倦乏力,感冒藥不斷,以至于嚴重影響了日常生活和工作,很是痛苦。診見:頭痛鼻塞流涕,動輒自汗,乏力,畏寒怕風,頸部不舒,腰膝酸涼,口苦,不渴,晨起干嘔,納差,二便調,舌淡暗,舌體胖大、苔白滑膩,脈寸浮弱、尺沉細。

四診合參,辨證為太陽、少陽、少陰合病,兼痰飲。治宜和解樞機,調和營衛,溫陽化飲。方擬柴胡桂枝湯化裁:柴胡、法半夏各18g,黃芩、炙甘草、細辛各15g,葛根、仙鶴草、生姜各30g,炮附子(先煎1小時)、桂枝、白芍各20g,大棗7枚(掰開)。4劑,日1劑,水煎分2次服。

二診:頭痛、頸部不舒好轉、鼻塞流涕消失,仍動輒自汗,畏寒怕風,腰膝酸涼,舌脈基本同上,上方將炮附子(先煎1小時)、桂枝、白芍各加至30g,繼服5劑。三診:頭已不痛,干嘔、口苦消失,仍有畏寒怕風但明顯好轉,已可正常上班及外出鍛煉。自汗、腰膝酸涼、乏力、納差等癥有所好轉。舌淡暗,舌體胖大、苔白膩,脈浮弱。方擬桂枝加附子湯、玉屏風散合方化裁:炮附子(先煎1小時)、桂枝、白芍、干姜、黃芪各30g,炙甘草20g,白術、防風、黨參各15g。5劑,日1劑,水煎分2次服。

四診:諸癥明顯減輕,仍有畏寒、怕風、自汗癥狀,上方加炮附子至45g(先煎1.5小時)。又服5劑,諸癥消失。

辨治體會:該案患者原本是一般感冒,卻因誤用大量激素而傷陽,不僅表證未除,而邪又被引入半表半里和少陰,因樞機不利、陽氣虧損而痰飲內停。證屬太陽、少陽、少陰合病,而兼痰飲?!秱摗?7條云:“血弱氣盡,腠理開,邪氣因入”?;颊咭蛘`治而氣血虛弱,陽氣失于衛外之功,腠理疏松,外邪極易侵入機體,故而動輒感冒,頭痛、鼻塞、自汗、乏力,故以柴胡桂枝湯和解少陽,兼以解表,其中小柴胡湯宣展樞機,以治半表半里,使三焦疏利、上下通達、內外宣通、氣機和暢;桂枝湯調和營衛,解肌祛風,以治太陽之表。加附子暗合桂枝加附子湯意,可達溫經扶陽斂汗之效。加細辛是因細辛辛香走竄,既能外散風寒,又能內化寒飲,可入陰內助附子以扶陽搜邪,附子與細辛合用,不僅可溫陽解表,而且能溫化痰飲。加葛根暗合桂枝加葛根湯,不僅解肌祛風而且升津舒經,治風寒外束所致之頸項拘急不舒之癥。柴胡桂枝湯中以仙鶴草易人參,是師法余國俊老師治療虛人感冒用小柴胡湯的臨床經驗,因人參(黨參)壅補,故以仙鶴草代之。當代名中醫干祖望老先生說仙鶴草是中藥的“激素”,此藥扶正力宏而不留邪,絕無西藥激素的不良反應(余國俊《我與先師的臨證思辨——中醫師承實錄》)。

二診基本守原方,加重附子量,是因患者陽虛自汗較甚,以加強扶陽斂汗之力。

三診時,癥情好轉大半,尚有輕度自汗、腰膝酸涼、乏力、納差,為徹底掃除余癥,又為使患者恢復體質,預防感冒,故改以桂枝加附子湯、玉屏風散合方化裁,調和陰陽,益氣固表而收全功。

經方治療感冒醫案四:

劉某某,女,68歲,市民。頭蒙、頭痛伴乏力10余天。2009年3月26日初診。

10天前因感冒未間斷治療,仍每天頭蒙,額及眼眶處疼痛,發冷,困倦,輸液及口服多種中西藥無效,非常痛苦,求治。診見:頭蒙痛,畏冷,脊背陣陣冒涼氣,困倦,乏力,無汗,無口苦、口渴,二便調,舌淡暗、苔薄白,脈沉細。

四診合參,辨證為太陽、少陰合病。方擬麻黃附子細辛湯加味:炮附子9g,麻黃、細辛、白芷各6g。3劑,日1劑,水煎分2次服。

二診:訴服1劑藥后即感頭蒙痛明顯減輕,脊背冷感消失,3劑藥服完,諸癥悉除。

辨治體會:《傷寒論》第301條云:“少陰病,始得之,反發熱,脈沉者,麻黃細辛附子湯主之”。麻黃細辛附子湯重在溫經解表,是主治少陰病兼表證,亦即太少兩感證的良方,該方由麻黃、細辛、炮附子三味藥組成,在少陰陽虛外感中,重在應用附子溫經扶陽,以驅風寒之邪。該案患者陽虛感受風寒,治之不當,太陽未解,又入少陰,證屬太少兩感,里虛兼表,纏綿難愈。故方擬麻黃細辛附子湯鼓動陽氣,振奮機能,溫里散寒,以促表解。加白芷以助發表祛風,主治頭蒙痛,特別是眉棱骨處疼痛,《本經》謂其有“主寒熱、頭風侵目”之功。此方雖小,因認證較準,效如桴鼓。

筆者臨證用小量附子的醫案還有不少,此類病案對筆者的啟發是,在經方中,附子的應用,不論劑量大小,皆可起到溫陽通陽的作用,即有強心、改善血液循環及對全身組織器官功能有較好的興奮作用?!侗窘洝分^附子“主風寒咳逆邪氣,溫中,....破癥堅積聚,血瘕,寒濕踒躄,拘攣膝痛,不能行步”,其主治范圍甚廣,但并非一概須用大劑量,在經方中應用附子,關鍵在于方藥劑量之間的配比要與原方相應,要大皆大,要小皆小,而具體使用多大劑量,可因體質、因病證而靈活掌握,只要辨證準確,有時小劑量即可見效,小劑量不行時,可再據證逐漸加量。筆者臨證體會,陰寒大證,回陽救脫須較大劑量;而用于一般陰證溫補陽氣時,主證(癥)在上焦者,附子輕量即可見效;主證(癥)在中焦者,附子須中等劑量方可達到應有的效用;主證(癥)在下焦時,附子須較大劑量方可振奮少陰元陽而益火。此也正應了清代醫家吳鞠通在《溫病條辨》中的治療大法:“治上焦如羽,非輕不舉;治中焦如衡,非平不安;治下焦如權,非重不沉”。

——本文摘自《經方活用心法:六經辨治醫案實錄》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