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活瘀涼血,清熱滋陰法治療尿血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醫案一:楊xx,男,33歲,河南西華縣人。1984年1月15日就診?,F癥:于8天前曾發熱惡寒,體溫39.5℃。經某醫院治療兩天,體溫下降,繼而出現尿血,血與尿混合,但無血塊,無疼痛及余漓不盡感。伴頭暈心煩,睡眠不好,食納不香,自覺兩下肢發熱,右側腰部疼痛。又經某醫院檢查治療,曾用青霉素、安絡血等連續治療6天,無明顯效果而來我院求治。
檢查:顏面和下肢均無浮腫,右側腎區有輕度叩擊性疼痛。尿實驗室檢查:紅色,混濁,蛋白(+);鏡檢,紅細胞(+++),白細胞(+)。舌尖紅赤,舌苔中心較厚,稍帶黃色,脈沉細數。
辨證:心熱移于小腸,脈絡受傷,血溢妄行。
治則:活瘀涼血,清熱滋陰。
處方:當歸10g,生白芍12g,丹皮12g,三七10g,蒲公英30g,地龍30g,梔子10g,生地15g,知母12g,金銀花20g,豬苓15g,澤瀉12g。兩劑,水煎服。
1月19日復診:上藥服后效果良好。尿由深紅變為淡黃,叩擊右側腎區稍有疼感。復檢尿常規:均轉陰性,體溫降至正常。治療同上方,繼服兩劑,以鞏固療效,兩月后隨訪無復發。

醫案二:郭xx,男,56歲,農民。1984年8月10日初診?,F證:于三日前,不明原因發熱一天而愈。次日尿道口出血,淋漓不斷,小便時先尿出紅色血液,逐漸變為清尿,尿后繼而出現鮮血,仍淋漓不止。自始至終未有熱澀疼痛感覺。曾在當地衛生所治療無效,而來就診。
檢查:憂愁面容,精神不振,左側睪丸上端有如豆樣大小不規則的一個腫塊,捏之有輕微疼痛。尿道口時時溢出鮮紅色血液,心煩不寧。舌質紅,苔薄黃。右脈沉弦細數,左脈沉細數無力。體溫37.2℃,
辨證:五志化火,灼傷沖任絡脈。
治則:活瘀涼血,佐以清熱降火。
處方:當歸12g,白芍12g,丹皮12g,牛膝15g,地龍30g,三七10g,黃柏12g,金銀花30g。兩劑,水煎服。
3月11日復診:上藥日進三次,服第一煎,出血量減少;服第三煎后,出血消失,排尿前后均未見血跡,精神好,心煩消失,舌苔薄白,脈弦緩。治療同上方再用兩劑。、
8月16日三診:近來數天未見血跡,于昨日小便時,尿中帶有如小米樣血塊兩枚,其它未見異常。治療同上方,以鞏尚療效。
按:尿血亦稱溺血,多因下焦有熱,迫血妄行,致血不歸經,而形成尿血。尿血虛實之分,實證多屬暴起,尿色鮮紅,或伴有發熱惡寒,腰部疼痛,排尿時尿道有熱澀疼痛感覺;虛證多屬久病不愈,尿色淡紅,無熱澀疼痛和發熱感。以上兩例均系暴起。第一例先發熱惡寒,繼而尿血。第二例雖病前發燒,但尿中無血,而未尿時則血液浸浸從尿道溢出,血不與尿混合,但始終未有熱澀和疼痛等痛苦感覺。余謂:血與尿分出符合精竅(前列腺)出血之疾。所以治療以活瘀清熱為主。有熱澀疼者,宜清熱利澀,無熱澀痛者,宜清不宜利。故尿血證均以當歸、白芍行血中之滯;并活中有生血之妙。前例配梔子、金銀花、蒲公英、生地、丹皮、地龍以清熱涼血止血為主;配田三七活血祛瘀,以防涼血引起滯澀不通之弊,并能將離經而未離體之血消散排出體外,以免發生瘀血而引起種種后患;生地、知母、澤瀉堅陰清熱;地龍生于黃泉之內,上食泥土,下飲清泉之津,其性涼,味咸寒,并含有豐富的蛋白質,既能清熱,又能加強凝血機制,以修復局部已破裂的毛細血管和減輕或消除毛細血管充血的作用。第二例以活瘀涼血清熱降火為主??傊?,凡出血之證,必須活血化瘀,使瘀滯之邪得以疏泄。瘀通則氣血流暢,則尿血自愈。

——本文摘自《醫案叢刊 雜病論治》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