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風散的功效與作用,消風散的組方思路與靈活運用

  • A+
所屬分類:中藥良方

在眾多的消風散同名方中,明代的醫學大家陳實功所著的《外科正宗》里的消風散較為有名。本方由當歸、生地、防風、蟬蛻、知母、苦參、胡麻仁、荊芥、蒼術、牛蒡子、石膏、甘草、木通組成,功用是疏風養血、清熱除濕,主治風疹、濕疹。

以濕疹為例,該病的典型經過是皮膚局部出現丘疹、紅斑、水泡或膿皰,伴隨瘙癢;經過搔抓,出現抓痕、皮膚破潰,伴隨流血、滲液;繼而結痂,痂皮脫落,皮膚粗糙增厚、干燥、脫屑。全程伴隨瘙癢,且反復發作,纏綿難愈。從中醫病因學角度可以把其全過程的病因概括為風(癢)、熱(紅斑、膿皰)、血(紅斑、流血)、濕(水泡,滲液、纏綿難愈)、燥(皮膚粗糙增厚、干燥、脫屑)。這些病因或者聯合、或者單獨出現,交替反復,構成疾病的不同時期。

對此,中醫處方法可以給出對應的治法,即疏風祛風、清熱涼血、祛濕、潤燥。陳實功創立的消風散中,荊芥、防風、牛蒡子、蟬蛻,疏風止癢兼清表熱;配伍石膏、知母清熱瀉火,配伍生地清熱涼血;蒼術芳香化濕,苦參清熱燥濕止癢,木通清熱利濕;當歸、胡麻仁養血潤燥。

本方全面考慮到一般瘙癢類的皮膚病的自然進程和演變規律,針對各個環節設計了治法,選取行之有效的藥物,故而收效優良。本方的多種治法沒有相害之處,故可以一方同納,可以運用于濕疹的多個時期。即使是祛濕和潤燥這一對治法表面看來相反,但環節完全不同,潤燥是通過養血實現的,而養血是可以祛風止癢的。即使如此,臨床運用的時候加以變通仍是非常重要的。

本方一出,大受歡迎,風頭蓋過《和劑局方》、《普濟方》等方書中收錄的大量的消風散。從《和劑局方》的消風散后,眾多的消風散皆以其為藍本,將疏風止癢法加以發揮,并無創新之處。其制方的理論源泉直接來自于內經“風邪客于肌中”這一關于“癢”的成因的基本理論。但陳實功沒有囿于這種學說。陳實功是可以與華佗比肩的大醫學家,尤其長于外科,實踐和理論都屬一流。在創編此方時,他考慮了風疹、濕疹類疾病的成因的復雜性,組方更為全面、完備。

除上述分析外,本方還考慮到了其他相關因素。首先從病位和臟腑的關系來看,發生部位在皮膚,與五臟相關的就是肺,所以中醫的皮膚病多從肺治;內經又說,“諸痛癢瘡皆屬于心”,因而與心也有關,因為心主血,有“血虛生風”之說,有“養血熄風”、“血行風自滅”之說;心屬火,火能生風,因此清心熱也是主要的治法選項之一。其次從病因和方劑的立法用藥來看,風、熱、血、濕、燥,虛實皆有涉及,但其中風是主要的。因為在本類疾病中,最為突出、同時也是貫穿始終的癥狀是“癢”,恰恰《內經》認為“癢”屬于風,所以疏風熄風之法幾乎成為止癢的首選治法。本方考慮和運用了疏散祛風、養血熄風、祛風勝濕等多種祛風法,因此既可以運用于實證,又可運用于虛證。通過對本方制方原理的分析來看,足可見創制者之良苦用心,而皮膚科的中醫理論及其運用,也遠非有些人想像的那樣簡單。

  研發前景

現代研究反復證實本方有廣泛的抗炎和免疫調節作用。其機制十分復雜,包括降低白細胞數量和細胞因子水平,從而抑制Ⅳ型超敏反應及肥大細胞脫顆粒,達到抗變態反應的目的;并能通過多種途徑減少白三烯的產生,以緩解遲發相變態反應。

本方現代廣泛用于治療蕁麻疹、濕疹以及多種過敏相關的皮炎(如蟲咬皮炎、接觸性皮炎、藥物性皮炎、神經性皮炎)等屬風濕病患者。

從臨床運用來看,本方和防風通圣散(丸)的主治覆蓋面非常相似。防風通圣散的運用已經深入人心,銷售量很大。按照本方配伍生產的消風止癢顆粒是現代新劑型,其功效應與傳統散劑一致。本方無論是傳統劑型還是現代制劑,其生產、銷售都有極大的空間。

活用消風散,體悟中醫組方之妙

作者 田耿

老師們常說,我們學《傷寒》、學《金匱》,學方子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學習醫圣的組方思路。我們中醫組方有君臣佐使的概念,每當講到君臣佐使,很多人習慣用麻黃湯、桂枝湯舉例,但我喜歡舉消風散、龍膽瀉肝湯的例子,我們今天來聊聊消風散。

我們說的消風散一般是指《外科正宗》中的方子,現在按照書中的比例可以開作荊芥、防風、牛蒡子、蟬蛻、石膏、知母、苦參、蒼術、當歸、黑芝麻、生地黃各10克,木通、甘草各5克。

方中荊芥、防風、牛蒡子、蟬蛻疏風透邪為君;石膏、知母清熱瀉火,苦參清熱燥濕,蒼術香烈勝濕,木通清熱利濕,俱為臣藥;當歸、黑芝麻、生地黃養陰活血為佐;甘草解毒和中為使。君臣佐使清晰明了,且與現代《中藥學》教材對諸藥的認識與分類基本相同??偟膩碚f,本方疏風、清熱、除濕,兼以滋陰補血,主治風疹、濕疹等癥。

  活用一:趨利避害,止癢如神

我外公耿炳燃先生開消風散一般去掉木通,改用地膚子10克。眾所周知木通有關木通和川木通兩種,前者超量使用可導致腎功能衰竭。雖然我們使木通使得非常安全,但有些患者一知半解,心下惴惴,如此這般對疾病的治療非常不利,故稱之為“害”。地膚子與木通同為清熱利濕藥,且具有顯著的止癢效果,可稱之為“利”,非常適合治療瘙癢劇烈的風疹、濕疹之癥。

  活用二:有散有收,脫敏有方

荊芥、防風、牛蒡子、蟬蛻均為發散表邪之藥,我治療皮膚過敏時,常加烏梅10克,此乃效仿祝諶予先生的過敏煎,有收有散,收者固其本、散者祛其邪,且根據現代藥理學研究,烏梅、蟬蛻、防風均有明顯的抗過敏作用。

  活用三:內外兼治,搜風通絡

荊芥、防風、牛蒡子、蟬蛻均為疏散外風之品,然則患病日久、失治誤治所致的風邪入絡,應配伍搜風通絡之品,如全蝎。

內外兼治還可理解為大部分中藥即可內服,還能局部濕敷。

  活用四:標本兼治,固衛御風

關于佐藥,我小時候看《中藥學》,對生地黃的認知是清熱涼血,所以我想不通它是怎么“混”到消風散的補血的當歸和補陰的黑芝麻里的。我外公說你不要把它當成犀角地黃湯里的地黃,它是生四物湯里的地黃。四物湯是三個補血藥、一個活血藥,補血藥里有熟地黃。熟地黃微溫,對于血虛有熱的患者可以用生地黃代替,俗稱生四物湯。消風散的患者基本都是實證,你把它當成熟地黃的代替品不就想通了嗎。另外不管是生地黃還是熟地黃,本身就兼有補陰的作用,這下你看它和當歸、黑芝麻在一起就不違和了吧。

其實對于衛虛不固的患者,我常用黃芪代替生地。黃芪益氣固表,配伍當歸可資生血之源,如當歸補血湯,配伍防風可固衛御風,如玉屏風散。方中蒼術可看作是玉屏風散白術的代替品,二者同為菊科植物,南北朝以前一直是當作同一種藥使用。而且在《筆花醫鏡》中玉屏風散僅用黃芪、防風兩味。

  活用五:有的放矢,精準作用

我常說消風散里有個四妙丸,消風散里的除濕藥苦參、蒼術、木通,不正對應四妙丸里的黃柏、蒼術、薏苡仁。四妙丸中牛膝一味最妙,引藥下行,針對下焦濕熱的病機直達病所、精準作業。所以我對皮損處多在下肢的患者常加川牛膝,同理,上肢可加姜黃。即使沒有明顯的局部偏向,我也常加蘇木5克活血祛瘀。我外公說,常言“十方九歸”,他理解的是酒當歸,即取活血祛瘀之效。我用蘇木,因其略有和血祛風之效。

以上講的是發病部位,還可以精準到某一臟腑。如曾治一蕁麻疹患者,辨證為心火熾盛,我去掉知母,改用竹葉,寓導赤散于其中。

  活用六:靈活加減,變化無窮

若見寒證,酌去牛蒡子、石膏、知母、苦參,加附子10克、肉桂5克(后下)。病程日久、憂郁失眠,可加合歡皮。痰濁壅遏,可加半夏。

我外公常用的一個止癢方,在我看來就是消風散的簡化版,方為荊芥10克、防風10克、蟬蛻10克、浮萍10克、徐長卿10克、蠶沙10克、黃精30克、當歸10克。

風清揚說,獨孤九劍雖只九式,但有千種變化。天山童姥說,天下任何武功都可化入六路天山折梅手之中。掌握了消風散的組方思路,不只可以治皮膚病。

如過敏性紫癜,加烏梅,再加連翹。連翹既能消血熱,又能散血結,是治過敏性紫癜之要藥,現代藥理學研究顯示,該藥含有能夠增強毛細血管致密性的蘆丁成分。

治療發熱,可去掉當歸、黑芝麻以防閉門留寇,加金銀花、連翹清熱解毒。

眼科名家路際平先生將此方重組為防風6克、白芷6克、薄荷6克、蕤仁9克、梔子9克、決明子9克、黃柏9克、赤芍9克、土茯苓9克、胡黃連9克、蒼術6克、澤瀉9克、茵陳9克、當歸12克、川芎6克、甘草3克治療潰瘍性瞼緣炎。

 附:參考消風散組方思路的自擬方講解

各位同道下午好,下面由我來和大家分享過敏性紫癜的治療經驗。我以前治這個,濕重的用四妙丸,熱重的用犀角地黃湯,氣虛的用補中益氣湯,血虛的用歸脾湯,陰虛的用知柏地黃湯。還有一些比較少見的,比如陽虛的,用過桂枝加附子湯,寒熱錯雜的,用半夏瀉心湯。后來我父親跟我說,既然你這么擅長治這個病,能不能擬一個通治的基礎方。誒,我覺得可以。

這個病的病機是什么,有風、有濕、有熱,這些外感六淫長期盤踞在體內是不是會耗傷陰血啊,所以還有虛。那我們就祛風、除濕、清熱,外加滋陰補血,這是不是消風散的路子啊,所以我這個是消風散的底。

消風散里祛風有四個藥,荊芥、防風、牛蒡子、蟬蛻,這四個藥都是散的,我們選兩個,防風、蟬蛻,再給加上烏梅,有散有收,是不是有點過敏煎的意思。防風、蟬蛻、烏梅都是咱們中醫的抗過敏藥,王琦老師治過敏性疾病就常用防風、蟬蛻、靈芝、烏梅四味。

再往下看,消風散的臣藥是石膏、知母、苦參、蒼術、木通,其中石膏、知母清熱瀉火,苦參清熱燥濕,蒼術香烈勝濕,木通清熱利濕。我不大愛用石膏、知母,教材上寫著石膏“性大寒,易傷脾胃陽氣,脾胃虛寒者當慎用”;知母“性寒而滋膩,易傷脾胃而滑腸,脾胃虛弱及便溏者,縱有熱邪或陰虛,亦當慎用”。雖然孔伯華先生說石膏性涼而微寒,但它還涉及到一個先煎的問題,有點麻煩,所以咱們干脆給換成別的藥。誒,就是梔子了。張錫純先生說梔子“屈曲下行”,溫和地“清君相二火”,“功用極妙”,咱們就用它了。還有木通這個藥我不太敢用,關于這個藥的爭議那是由來已久,咱們穩妥點,用薏苡仁吧,梔子和薏苡仁都是國家衛計委認定的藥食同源之品。

再往下看,消風散的佐藥是生地、當歸、胡麻,我去掉生地,加黃芪。黃芪補氣固表、利尿托瘡,配當歸是當歸補血湯,配防風是玉屏風散。雖然咱們現在的玉屏風散還有個白術,但是清代江涵暾所著的《筆花醫鏡》里就這兩味藥。我們都知道張仲景做過長沙太守,江涵暾是二甲進士,做過會同知縣,在廣東那個地方,不能小看跨界的。不過話說回來,咱們雖然沒有白術,但是咱們有蒼術啊。那么不管是當歸補血湯還是玉屏風散,都重用黃芪,所以黃芪在我們這也是要被重用的。這里的當歸和上面的苦參還能配成當歸苦參丸。

再往下看,消風散的使藥是甘草,起緩和藥性、調和諸藥的作用,我們這里用牛膝。過敏性紫癜一般都發生在下肢,濕熱下注嘛,所以我們用牛膝引藥下行,真正起到使者的作用。如果我們不用苦參而是用黃柏的話,這里面是不是又能配成一個四妙丸。牛膝是活血藥,有的大夫治過敏性紫癜是涼血止血立法,我一般不用那些藥,你看我把生地都給去了。我的思路是活血調血,大禹治水,疏而不堵。我的外公耿炳燃先生治療紫癜常用梔子、牛膝對藥,涼血頂多用到梔子這個程度,而且配牛膝止中有活。最多再加個仙鶴草,還是取其治“脫力”的作用。

我再加一味合歡皮。皮膚病和情志,包括睡眠息息相關,李元文老師對于皮膚病、性病合并心理障礙者,常加遠志、菖蒲、合歡皮三味,并稱之為加味開心散。因為開心散方出自《備急千金要方》,原方沒有合歡皮。我所接觸到的紫癜患者大多比其它皮膚病患者更加焦慮,所以需用合歡皮解郁安神,就像歸脾湯里不是也有茯神、遠志、酸棗仁嗎,而且合歡皮還可助牛膝增強活血之效。

我一般用防風10克、蟬蛻6克、烏梅20克、炒梔子10克、苦參6克、蒼術10克、生薏苡仁15克、生黃芪20克、當歸10克、黑芝麻10克、懷牛膝10克、合歡皮10克。雖只十二味,但里面有當歸補血湯、玉屏風散、當歸苦參丸、梔子牛膝對藥,框架是消風散,還有過敏煎、四妙丸的影子,加味開心散或者說歸脾湯的思路也在其中,以此為基礎方加減,可治療絕大多數的過敏性紫癜。

  本文轉自 中醫書友會

相關文章:

消風散的組成,方歌方解,消風散的功效與作用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