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老中醫朱仁康治療結節性癢疹醫案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朱仁康 (1908-2000),字行健,男,祖籍江蘇無錫,中國皮外科專家。早年從其兄長及江南外科名醫章治康先生學醫,后在蘇州、上海開業行醫。曾主編《國醫導報》。1952年到上海市青海路公費醫療門診部任外科醫生,1956年由衛生部選調至中醫研究院工作。于1956年5月應聘在西苑醫院,任中醫外科主任,亦稱瘡瘍外科。1963年合并入廣安門醫院外科研究所。擅長治療瘡瘍、銀屑病、痔瘺等。1980年創制克銀方,治療銀屑病,療效較高。1971年創用滋陰除濕法,提高了治療濕疹的療效。從事中醫工作70余年,精于瘡瘍、皮膚外科。擅長治療多發性癤腫、乳腺炎、脈管炎、濕疹、皮炎、銀屑病、丹毒、帶狀皰疹、扁平疣等病癥。在臨床實踐中,刻苦鉆研古代醫學文化,博采眾長,敢于創新,創制經驗方50余種。如濕疹為皮膚科多發病之一,經多年的觀察,總結經驗,對225例濕疹患者根據全身癥候,舌苔脈象、皮膚特點加以辨證論治,分為濕熱、血熱、風濕熱三類進行治療,并將其驗方輸入計算機制成無論診療系統,取得了滿意的療效。編著有《朱仁康臨床經驗集》、《中西醫學匯綜》、《實用外科中藥治療學》等。

  結節性癢疹治療醫案(二例)

[例一] 朱××,女,22歲,簡易病歷,初診日期:1973年9月7日。

主訴:四肢、胸背郵現散在之小結節,癢甚已一年。

現病史:于一年前,左小腿被蚊蟲咬后即開始發癢,抓破出血,漸成小硬結,繼而別處亦起小紅丘疹,逐漸變成小硬結節,日趨增多,劇癢難忍,夜寐不安,經治療效不佳。

檢查:四肢,軀干可見大批散在之綠豆及黃豆大小之小硬結,呈灰褐色,約百余個,以上肢伸側和胸背為多。

脈滑,舌紅,苔薄白。

中醫診斷:馬疥。

西醫診斷:結節性癢疹。

證屬:風濕結毒,凝聚皮里肉外。

治則:搜風除濕,清熱解毒。

方劑:烏蛇驅風湯。

藥用:烏蛇9克 羌活9克 白芷6克 荊芥9克 防風9克 馬尾連9克 黃芩9克 銀花9克 連翹9克 生甘草6克 五劑。

二診:(9月17日)癢已減輕,小硬結節未變,前方加入當歸9克、赤芍9克,五劑。同時外貼獨角蓮膏(附獨角蓮膏方,配方:(1)獨角蓮 皂角刺 白芷 防已 銀花 連翹 生南星 刺猬皮 山甲片 當歸 海桐皮 蘇木 海帶 大麻仁 豨薟草各45克 干蟾3個 (2) 乳香、沒藥各35克 血余45 克。制法:用麻油6000毫升入大鐵鍋內,加入(1)部分各藥,熬枯去渣,再用強火熬至滴水成珠,離火,投入章丹(冬天約2500克,夏天約3000克)用鐵棒急調,油漸變成黑色,最后將冷凝時加入(2)藥末,調和成膏。功用:提膿拔毒,消腫軟堅。主治:癤腫、毛囊炎(用小號膏藥);瘢痕疙瘩、神經性 皮炎(用大號厚膏)。用法:用厚紙攤成大、中、小三號,厚薄不同的膏藥,用時烘烊貼患處。)。

三診:(9月22日)發癢已顯著減輕,僅寢前稍癢,時間亦短,結節亦見平,囑繼續外用獨角蓮膏,并囑服前方加苦參9克,五劑。

四診:(1974年2月12日)中斷治療已五個月。稱去年治后大部硬結節已平,癢亦不顯,左小腿遺留幾個硬結,就放任未治療。近期又見瘙癢,呈濕疹化,仍服上方五劑,外用止癢洗方:

透骨草30克 苦參15克 紅花15克 雄黃15克 明礬15克 水煎洗,每日二、三次,每次15分鐘。

五診:(3月8日)小硬結已平,偶覺瘙癢,服前方七劑而愈。

[例二] 王××,女,19歲,簡易病歷,初診日期:1974年7月3日。

主訴:兩下肢出現散在豌豆大,硬結劇癢已三年。

現病史;三年來兩下肢出現多個小硬結節,逐漸增多,瘙癢甚劇。以前曾用玉紅膏未見效果,上藥后起水皰破皮,但結節未消,且有擴大之勢。

檢查:兩下肢可見多數為豌豆大小孤立之小硬結,稍高于皮面,呈暗褐色。

中醫診斷:馬疥。

西醫診斷:結節性癢疹。

證屬:風濕結毒,凝聚成瘡。

治則:搜風解毒,除濕止癢。

方劑:烏蛇驅風湯加味。

藥用:烏蛇9克 蟬衣6克 白芷6克 羌活9克 荊防風(各)9克 馬尾連9克 黃芩9克 銀花9克 連翹9克 桃仁9克 紅花9克 生甘草6克 六劑,水煎服。

二診:(1974年7月12日)藥后瘙癢明顯減輕,有時不癢,繼服前方12劑,癥情已輕,后因肝炎住院,前藥停服。

三診:(1975年2月17日)瘙癢又重,在前方中加以消腫軟堅之藥炒三棱9克、炒莪術9克,三劑。

瘙癢顯著減輕,后又接服二十劑。結節已平,瘙癢亦止。

結節性癢疹,為高出皮面的綠豆大至蠶豆大褐黑色硬結節,表面不平滑,孤立散在,奇癢難忍。發病多因蚊蟲叮咬及局部刺激有關,多發生于四肢,一般多從小腿前臂開始發生,逐漸增多,延及四肢軀干。本病頑固難治,有的消失后還可復起。中醫因其劇癢,屬于疥的一類,如《巢氏病源·疥候》:“馬疥者,皮肉隱嶙(不平),起作根墌,搔之不知痛?!瘪R疥即類似結節性癢疹。此癥由風濕熱內蘊,外受毒蟲咬螫,氣血凝滯,結聚成瘡,故必用搜風除濕,清熱解毒,以烏蛇驅風湯為主方,兩例均得顯著療效。

[按語] 應著重指出,朱老醫生在臨床上善于運用其經驗方“烏蛇驅風湯”,治療一些頑固性皮膚病。根據中醫異病同治的原則,凡是風濕熱之邪,蘊伏于肌腠之間,日久未經發泄,皮膚劇癢,歷久不愈,諸藥不應的一些頑固的皮病,例如上舉慢性蕁麻疹(例七),泛發性神經性皮炎(例三),皮膚瘙癢癥(例四),以及扁平苔蘚三例,結節性癢疹二例,朱老醫生均以此方增減施治,都取得較好的療效。

  ——摘錄《朱仁康皮膚科臨床經驗集》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