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瘙癢的病因病機及中醫辨證論治,皮膚瘙癢的治療醫案及驗方

  • A+
所屬分類:中醫醫案

皮膚瘙癢的病因病機及中醫辨證論治

癢是皮膚病的一個主要癥狀,因此治癢就成了治療皮膚病的重大問題之一?!吨嗅t外科學》認為癢的發病原因有四:一者風,二者濕,三者熱,四者蟲。并指出它的辨證方法是:“風勝:走竄無定,遍身作癢,抓破血溢,隨破隨收,不致化腐,多為干性?!薄皾駝伲航母Z,黃水淋漓,最易沿表皮蝕爛,越腐越癢,多為濕性,或有傳染?!薄盁釀伲浩つw癮疹,紅灼熱作癢,或只發于暴露部位,或遍布全身,甚則糜爛,滋水淋漓,結痂成片,常不傳染?!薄跋x淫:浸淫漫延,黃水頻流,狀如蟲行皮中,其癢尤烈,最易傳染?!薄把摚浩つw變厚,干燥脫屑,作癢,很少糜爛流水?!?/p>

至論治法,稱風寒證者宜疏風散寒,風熱證者宜疏風清熱,濕熱或暑熱證者宜清熱利濕,熱毒或血熱證者宜涼血解毒,氣滯血瘀證者宜涼血化瘀,蟲積證者宜殺蟲驅蟲。

余臨床試用此法雖然常獲佳效,然而常因辨證粗疏而難于下藥。為此才不得不結合《靈樞·順氣一日分為四時》語而深究之,療效果然有所提高。

皮膚瘙癢的治療醫案

例如:患者趙某,男,20歲。皮膚各處皺折部位,如指側、指縫、腕關節屈側,肘關節屈側,腋窩前緣、少腹、外陰、臀溝、大腿內側等處,出現針尖大小的丘疹及水皰4個多月。醫診疥瘡。先予硫磺洗劑等中、西藥外用,久治無效。

審之:除上述諸證以外,并見全身遍布抓痕、結痂、黑色斑點,手指縫間有少許膿皰,夜間奇癢難忍,白晝大減,舌苔白,脈弦細。綜合脈證,思之:夜間屬陰,白天屬陽,其證晝輕夜重者,血虛燥熱也。治宜養血活血,清熱解毒。

處方:丹參15克,當歸10克,川芎10克,生地10克,白芍10克,銀花10克,連翹10克,薄荷3克。服藥2劑后,癢疹大減。繼服6劑,諸證俱失。

某醫云:疥瘡者,蟲淫之疾也,何用硫黃治蟲而不效?而改用不治蟲之劑反效呢?答曰:經云: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此疾之蟲淫為病者,因正氣之不足耳。正氣不足者何?血虛燥熱也。故治以養血活血而愈。

又如患者駱某,女,10歲。從一周歲開始即經常在身上亂抓,睡眠不安,幾乎每夜都需父母在身上搔抓半小時才能安然入睡,睡眠過程中仍見其手到處亂抓,有時因奇癢難忍而突然痛哭不止,不再入睡。稍長之后,見其經常訴說全身奇癢難忍,晝夜難于入睡。幾乎每夜入睡之前均需抓得血跡斑斑。為此曾經到處求醫診治,但一直效果不明顯。

細察其所用藥物,除西藥外,中藥大都均為祛風除濕清熱之劑。細察其證,除上述者外,并見舌苔薄白,脈沉弦細。綜合脈證,思之:血屬陰,肝藏血,血虛燥熱生風,則夜間癢甚,以手搔抓而證減者泄其風也。治擬養血活血,涼血散風。

處方:丹參15克,銀花10克,連翹10克,當歸10克,川芎10克,白芍10克,生地15克,薄荷3克。服藥6劑,其癢大減,且有時不抓亦可入睡。繼服上藥24劑,身癢消失,愈。

某醫云:前代醫家反復告誡說:癢為風,故癢當從風治。然前醫屢用祛風之劑不但不效,反見加重者何也?老師今僅用薄荷一味散風,且其量僅僅3克,祛風之力明顯不足,而其療效反著者何也?

答曰:風者,有內、外之別。外風者,當疏散風邪,如桂枝、麻黃、消風等湯方者可也。內風者,尤當治內風之因,若血中燥熱而生風者,當養血活血涼血,此即所謂養血祛風,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意。反之,血中燥熱者,不去養血、活血、涼血,但去散風以傷血,必使燥甚而風生,諸證加劇。該醫再問:疥瘡、皮炎夜間奇癢者可用養血涼血活血法治愈,它病如此者亦可用此方乎?答曰:可以。

例如:患者耿某,女,全身皮疹瘙癢十幾年。某院診為慢性濕疹。先用西藥治療數年不效,后又請某中醫以中藥祛風除濕清熱治療3年仍不效。不得已,又用中、西藥聯合治療半年,其證更劇。

邀余治療。細審其證:全身滿布皮疹,小者如針尖,大者如高粱,奇癢難忍,夜間尤甚,有時非抓至出血不能減輕癥狀,舌苔白,脈沉細。綜合脈證,診為濕邪久久不解,入于血絡,久損陰血所致。治以養血活血涼血。

處方:丹參15克,當歸10克,川芎10克,生地10克,白芍10克,銀花10克,連翹10克,薄荷3克。服藥4劑,其癢即減。繼服10劑,諸證消失,愈。

該醫又問:皮炎之用養血活血,涼血解毒尚且可以理解,今濕疹之用清熱除濕散風不效,而用養血活血涼血反效者,吾不得而解也?答曰:《素問·至真要大論》說:“氣有高下,病有遠近,證有中外,治有輕重,適其至所為故也?!苯癖静∫延蓺夥秩胗谘?,且夫見有血中燥熱,故治氣分之濕熱不效,治血分反愈也。

又問:辨證之法何如?答曰:《靈樞·順氣一日分為四時》言不入臟者宜從一日分為四時辨之,入于五臟者宜從臟氣之所不勝時者甚辨之。云:“夫百病者,多以旦慧,晝安,夕加,夜甚,何也?岐伯曰:四時之氣使然。黃帝曰:愿聞四時之氣。岐伯曰: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是氣之常也,人亦應之。以一日分為四時,朝則為春,日中為夏,日入為秋,夜半為冬。朝則人氣始生,病氣衰,故旦慧;日中人氣長,長則勝邪,故安;夕則人氣始衰,邪氣始生,故加;夜半人氣入臟,邪氣獨居于身,故甚也?!?/p>

導讀:經方,(其一說法)指漢代以前經典醫藥著作中記載的方劑,以張仲景的方劑為代表。經方是“醫方之祖”,后世中醫學家稱《傷寒雜病論》為“活人之書”、“方書之祖”,贊譽張仲景為“醫圣”。古今中外的中醫學家常以經方作為母方,依辨證論治的原則而化裁出一系列的方劑。經方的特點可概括為“普、簡、廉、效”。

經方麻黃連赤小豆湯在治療皮膚瘙癢的應用

[原文點睛]
傷寒,瘀熱在里,身必黃,麻黃連翹赤小豆湯主之。(262)

麻黃二兩(去節)、連翹(根)二兩、杏仁四十個、赤小豆一升、大棗十二枚(掰)、生梓白皮一升(切)。

上八味,以潦水一斗,先煮麻黃再沸,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三升,去滓,分溫三服,半日服盡。

[方證]

身黃、身癢、心煩、小便不利,舌紅苔浮膩者。

[現代應用]

1.以皮膚瘙癢、水皰、糜爛、滲出等為特征的皮膚科疾病。如蕁麻疹、急性濕疹、紅皮病、脂溢性皮炎、尋常性痤瘡、水痘、玫瑰糠疹、病毒性皰疹、過敏性皮炎、汗腺閉塞證、皮膚瘙癢癥、狐臭等。

2.以發熱、水腫為表現的泌尿系疾病。如急慢性腎小球腎炎、腎盂腎炎、尿毒癥、非淋球菌性尿道炎、淋病、膀胱炎等。

3.濕熱黃疸、小便不利者,見于急性傳染性黃疸型肝炎、重型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膜水、術后黃疸、胰頭癌、妊娠期黃疸等。

[經驗參考]

本方原為治療黃疸之方.但后世醫家將其發揮于其他的濕熱蘊結性疾病。如王九峰治療一浮腫病人。曾與五苓散等加味治療,效果不顯?,F腿部腫甚。處方:麻黃.赤小豆,椒目,茯苓,防己,豬苓,澤瀉,大腹皮,冬瓜仁,車前草(《清代名醫醫案精華》);《類聚方廣義》載本方1臺疔疥癬內陷,一身瘙癢,發熱喘咳,腫滿者。生梓白皮不易采得,今權以干梓”十或桑白皮代之。湯本氏曾以本方.兼剛們州敞,治濕疹內攻性腎炎有效;《臨床應用漢方處方解說》載山脅東洋赤小豆湯,乃仲景麻黃連翹赤小豆湯合《濟生》赤小豆湯而成,治療瘡毒內陷水腫療效更優。麻黃,連翹,赤小豆.商陸,反鼻,大黃,桂枝,生姜。主治“諸瘡內攻而腫.以及毒內攻,氣急促者”;《日本漢方醫學精華》載本方在治療蕁麻疹時,以伴見浮腫、少尿,發生皮膚病性腎炎者,效果最優;岳美中先生用本方治療多例慢性腎炎,一患者8年前患皮膚濕疹,繼而又患腎炎。就診時尿蛋白(十+十十),紅細胞25~30個,有管型。以普通腎炎之法為治,歷久無效。投麻黃連翹亦小豆湯以祛濕毒。服四劑,未有汗,加大麻黃用量,服十劑后,濕疹漸減,小便見清,易見汗,改用人參敗毒散善后(《岳美中醫案集》)??梢姱彾緝认菪运[是本方的應用重點。此類疾病先有皮膚的化膿性感染,如膿皰瘡等,后出現發熱、水腫等腎炎癥狀,且后者常常伴隨前者而反復發作。清除原發病灶則是根治腎炎的關鍵,本方確為的對之方。

《古今醫統》載本方治療傷寒郁熱在里,身目發黃,中濕身痛。由于膽紅素的刺激,病人可以出現皮膚瘙癢.應用本方可以有效地得到解除。

如胡希恕先生治一尹姓男子。近兩月右上腹疼痛,經中西藥治療,效果不顯,自昨日起發熱惡寒、身日發黃、身癢、口粘不思飲,小便黃少,苔白膩,脈浮弦。證屬外邪里濕,郁而化熱,治以解表化濕,與麻黃連翹赤小豆湯。服三劑.熱退,癢巳,但黃疽不退,且逐漸加重,后確診有胰頭癌,不及兩月病逝(《經方傳真》);

對于非黃疽性皮膚瘙癢,本方一樣有效。如劉渡舟先生治李某,患濕疹。頭身泛起,紅如花瓣,苦瘙癢不得釋手,皮破水漬,抓痕累累。伴惡寒。舌苔白略膩,脈浮,風寒客于營衛之間,郁而蘊濕,外發為疹。治當發汗祛風,兼以滲濕。處方:麻黃,連翹,杏仁,桑白皮,赤小豆,炙甘草,木通,大棗,苦叁。藥后溫覆,汗出較多,二劑后,濕疹皆消(《經方臨證指南》)。

麻黃連翹赤小豆湯是表寒外閉,濕熱內邯證的治劑,對于黃疸、水腫、豆疹等使用機會都很多。從整體來講,本方是個大復方。既有表寒又有內濕,而且燥濕相間、瘀毒膠結、寒熱互雜。常用于急性黃疸性肝炎早期兼表證者,或黃疸不甚重者,常常收效在2~3劑之間。本方對瘡毒內攻、浮腫喘滿等癥確有捷效,如無喘滿浮腫等癥,麻黃則要慎用,只用連翹、赤小豆等化裁即可,從方名來看,麻黃、連翹、赤小豆當是方中的主藥,此為血分濕熱成疸的代表方。

日本人山脅東洋所擬的赤小豆湯就是參衷化裁而成.而臨味更偏于濕、熱、毒。赤小豆為水血互阻致病的要藥,觀當歸赤小豆散和瓜蒂散自明。然現代卻很少應用,十分可惜。

[注論精選]

胡希?。阂月辄S湯去桂枝加姜棗發表,而且安胃,復以生梓白皮、連翹,赤小豆清熱并亦驅濕,故治表實無汗、瘀熱在里而發黃者(《經方傳真》。

王晉三:麻黃連翹赤小豆湯,表里分解法也,……杏仁、赤小豆泄肉理濕熱,生姜、梓白皮泄肌表濕熱,乃以甘草、大棗奠定太陰之氣,麻黃使濕熱從汗而出太陽,連翹根導濕熱從小便而出太陽,潦水助藥力從陰出陽(《絳雪園古方選注》)。

尤在涇:此亦熱瘀而未實之證,瘀熱在里者,汗不得出,而熱瘀在里也,故與麻黃、杏仁、生姜之辛溫,以發越其表;赤小豆、連翹、梓白皮之苦寒,以清熱于里;大棗、甘草甘溫悅脾,以為散濕驅邪之用;用潦水者,取其味薄,不助水氣也。合而言之,茵陳蒿湯是下熱之劑,梔子柏皮湯是清熱之劑,麻黃連翹赤小豆湯是散熱之劑(《傷寒貫珠集》)。

本方中梓白皮多用生桑白皮代之。另外,麻黃發汗耗津液,臨床上一定要注意患者的津液水平,動態的觀測病情動態的治療,不能固守一方。

10個治療皮膚瘙癢的中醫驗方

1、止癢湯

【歌訣】祛風止癢用牡蠣,珠母益母歸生地,防風荊芥夜交藤,甘草蟬衣粉丹皮。

【組成】牡蠣30克,珍珠母30克,生地24克,當歸24克,益母草24克,夜交藤24克,丹皮15克,防風12克,荊芥9克,蟬衣7克,甘草9克。

【用法】先將上藥用水浸泡30分鐘,牡蠣,珍珠母另煎1小時,再合余藥,共煎煮30分鐘,每劑煎2次,將2次煎出的藥液混合。每日1劑,早、中、晚各溫服1次。

【功效】平肝熄風,涼血止癢。

【方解】瘙癢是皮膚病中最常見的癥狀。究其病因不外乎風勝、濕勝、熱勝、蟲淫、血虛等幾個方面,臨床最常見的是肝腎陰虛、血虛生風,也有血熱或夾濕者。該證皮膚劇癢,但多無原發皮損,經反復搔抓后,則可引起抓痕、血痂、濕疹化、苔癬樣變等繼發皮損。本方系自擬方,經數十年臨床驗證,療效良好。方中牡蠣、珍珠母平肝熄風;生地、當歸滋補肝腎,暢通血脈;丹皮、益母草涼血化瘀;夜交藤寧心安神;防風、荊芥、蟬衣祛風止癢;甘草緩和,解毒矯味。全方合成,適用于肝腎陰虛、血瘀、血虛生風之“風瘙癢”。其審證要點為:多為老年,病程較久,瘙癢與情緒有關,苔薄舌紅,脈細數或弦數。

【主治】風瘙癢。

【加減】若熱重者,加黃柏;夾濕者,加澤瀉。

【附記】尚需注意,服藥期間勿飲酒,忌食辛辣食物,避免各種刺激,以免影響療效。

2、益氣涼血湯

【來源】張夢儂《臨癥會要》

【歌訣】益氣涼血用黃芪,歸地桑葉黑豆皮,山梔蟬蛻蒼耳子,橘葉杭菊白蘚皮。

【組成】生黃芪10克,當歸6克,生地10克,桑葉10克,蒼耳子10克,黑豆皮10克,梔子皮10克,蟬蛻10克,白蘚皮10克,杭菊花10克,橘葉10克。

【用法】水煎服。每日1劑,日服2次??蛇B服數劑。

【功效】益氣涼血,清熱祛風。

【方解】方中用黃芪補氣,生用重在走表而外達肌膚;橘葉行氣,消腫散毒;生地、當歸涼血散血以去血分之熱;桑葉、蒼耳子、黑豆皮、梔子、蟬蛻、白蘚皮、菊花等有疏風清熱之功。藥用皮而不用實,取其輕能上升,偏于宣散,用于皮膚之疾,效果更佳。

【主治】瘙癢癥,甚至數年不愈者。

3、六味止癢湯

【來源】《治驗百病良方》

【歌訣】六味止癢用苦參,黃柏花椒地膚投,再加甘草蛇床子,一方兩用效堪奇。

【組成】蛇床子30克,地膚子30克,苦參30克,黃柏15克,花椒5克,甘草10克。

【用法】水煎3次。每次加水300毫升,煎取200毫升。頭煎、三煎藥液,傾入盆內,加溫水適量洗澡,第2次煎液,分3次內服。

【功效】清熱利濕,祛風止癢。

【方解】方用苦參、黃柏清熱利濕;蛇床子、地膚子、花椒祛風止癢;甘草解毒,并調和諸藥。諸藥合用,共奏清熱利濕,祛風止癢之功。

【主治】全身皮膚瘙癢癥。

【加減】偏濕熱者,加生苡仁30克。

【附記】用本方治療全身皮膚瘙癢癥近百例,一般用藥2劑可愈。最重者只服4劑,無1例無效。

4、止癢散

【來源】《治驗百病良方》

【歌訣】止癢散中露蜂房,丹參地膚熟地黃,苦參蟬衣烏梢蛇,研末為用日三服。

【組成】熟地黃、露蜂房、丹參、地膚子、苦參各100克,蟬衣、烏梢蛇各50克。

【用法】上藥共研極細末,過120目篩后裝瓶密閉備用。用時,每取藥末4克,日服3次。1周為1療程。直至痊愈止。

【功效】滋陰活血,祛風止癢。

【方解】方用熟地黃、丹參滋陰活血;苦參清熱利濕;地膚子、蟬衣、烏梢蛇、露蜂房祛風止癢,且露蜂房還有解毒之功。合而用之,共奏滋陰活血,祛風止癢之功。

【主治】皮膚瘙癢癥。

【附記】用本方治療皮膚瘙癢癥145例,其中治愈者140例(用藥1療程治愈者89例,2療程治愈者51例),好轉3例,有效2例,總有效率達100%。治療過程中,未見不良反應。

5、石膏浮萍湯

【來源】《中醫雜志》(12)1965年(丁榮川方)

【歌訣】石膏浮萍生地黃,丹皮黃芩與連翹,蒼耳山梔生甘草,赤芍蟬衣白蘚皮。

【組成】生石膏30克,浮萍6克,生地12克,丹皮9克,黃芩6克,白蘚皮10克,連翹10克,蒼耳子10克,山梔10克,蟬衣5克,赤芍10克,甘草3克。

【用法】水煎服。每日1劑,日服2次。

【功效】清熱解毒,散風止癢,涼血除濕。

【方解】方用生石膏、連翹、黃芩、山梔清熱解毒;生地、赤芍、丹皮涼血清熱;浮萍祛風濕;蒼耳子、白蘚皮、蟬衣散風止癢。諸藥合用,共奏清熱解毒,涼血除濕,散風止癢之功。

【主治】疥瘡、皮膚瘙癢癥、泛發性神經性皮炎、膿皰瘡多因風濕挾熱所致。

【附記】本方對上述皮膚病,經臨床反復驗證,投之每能奏效。

6、潤燥祛風湯

【來源】徐福松《許履和外科醫案醫話集》

【歌訣】潤燥祛風大胡麻,當歸生地制首烏,荊芥防風烏蛇肉,苦參蘚皮板藍根。

【組成】大胡麻9克,當歸9克,制首烏12克,生地12克,板藍根15克,白蘚皮9克,荊芥4.5克,防風4.5克,苦參9克,烏蛇肉9克。

【用法】水煎服。每日1劑,日服2次。10劑為1療程。

【功效】潤燥祛風。

【方解】“風瘙癢”,相當于現代醫學的“全身瘙癢癥”?!吨T病源候論》云:“風瘙癢者,是體虛受風,風入腠理,與血氣相搏,而俱往來在于皮膚之間,邪氣微,不能沖擊為痛,故但瘙癢也?!边@對于全身皮膚瘙癢癥的病因病理,說得比較清楚。瘙癢是一個癥狀,并不是一個特異的疾病,因為許多皮膚病都可引起瘙癢,所以“瘙癢病”,僅指皮膚有癢感,而無原發病變者而言。治宜潤燥祛風。故方用當歸、制首烏、生地、大胡麻養血滋陰潤燥;板藍根清熱解毒;苦參清熱利濕;荊芥、防風、白蘚皮,烏梢蛇祛風之癢。合而用之,共奏清熱養血,滋陰潤燥,祛風止癢之功。

【主治】風瘙癢(皮膚瘙癢癥)。

【附記】臨床屢用,多能應手取效。

7、大青葉湯

【來源】《治驗百病良方》

【歌訣】大青葉湯金銀花,黃芩黨參板藍根,紫草防己延胡索,白芷甘草白蘚皮。

【組成】大青葉12克,黃芩12克,金銀花12克,黨參12克,板藍根15克,紫草6克,延胡索6克,防己6克,甘草6克,白蘚皮9克,白芷9克。

【用法】水煎服。每日1劑,日服2次。

【功效】清熱解毒,益氣涼血,祛風止癢。

【方解】方用大青葉、金銀花、板藍根、黃芩清熱解毒;黨參益氣健脾;紫草涼血清熱;防己祛風濕;白芷、白蘚皮祛風止癢;甘草解毒,并調和諸藥。諸藥合用,共奏清熱解毒,益氣涼血,祛風止癢之功。

【主治】帶狀皰疹。

【附記】用本方治療帶狀皰疹70例,經1~19天治療,均獲痊愈。服藥期間均未發現明顯副作用。

8、板藍根湯

【來源】《程氏醫學筆記》

【歌訣板藍根湯用虎杖,丹皮蟬蛻草赤芍,清熱涼血祛風濕,帶狀皰疹一掃痊。

【組成】虎杖15克,板藍根20克,丹皮13克,赤芍13克,蟬蛻10克,甘草5克。

【用法】水煎服。每日1劑,日服2次。

【功效】清熱涼血,祛風止癢。

【方解】方用板藍根清熱解毒;丹皮、赤芍涼血活血;虎杖祛風除濕;蟬蛻祛風止癢;甘草解毒,并調諸藥。合而用之,共奏清熱涼血,祛風止癢之功。

【主治】帶狀皰疹。

【加減】若發熱者,加葛根、黃芩;若繼發細菌感染者,加金銀花、連翹。

【附記】用本方治療帶狀皰疹13例,經3~9天治療,均獲痊愈。其中12例在5天內治愈。

9、石冰散

【來源】《程氏醫學筆記》

【歌訣】石冰散中川黃連,青黛蛤粉紅升丹,共為細末油調敷,帶狀皰疹外用靈。

【組成】煅石膏70克,蛤粉40克,川黃連30克,紅升丹25克,冰片60克,青黛50克。

【用法】上藥共研極細末,裝入瓶內密封備用。用時,根據皮損面積大小,取適量藥粉,用香油適量調成糊狀,涂于患處,外用滅菌敷料,再用膠布覆蓋固定,隔日更換1次。

【功效】清熱解毒,助陽斂瘡。

【方解】方用青黛、黃連、冰片清熱解毒;蛤粉助陽補腎;煅石膏、紅升丹消炎斂瘡生肌。合而用之,共奏清熱解毒,助陽斂瘡之功。

【主治】帶狀皰疹。

【附記】用本方治療帶狀皰疹120例,經用藥2~5次后,均獲痊愈。

10、解毒膏

【來源】《程氏醫學筆記》

【歌訣】解毒膏中用黃連,青黛冰片朱砂襄,共為細末油調敷,帶狀皰疹效果好。

【組成川黃連60克,青黛60克,冰片60克,朱砂15克,香油150毫升。

【用法】先將前4味藥共研極細末,加入香油內調成糊膏狀,貯瓶備用。用時,先以消毒棉簽沾雙氧水反復搽洗帶狀皰疹區的皮膚,并將水皰排破,使皰液流盡,再用消毒棉簽沾藥膏均勻地涂于患部,每日涂藥3~4次。不用包扎。

【功效】清熱解毒安神。

【方解】方用川黃連、青黛、冰片清熱解毒;朱砂重鎮安神,共奏清熱解毒安神之功。

【主治】帶狀皰疹。

【附記】用本方治療帶狀皰疹46例,經用藥2~4天后,均獲痊愈。又用雄黃、明礬各等份,共研細末,用冷開水調勻,用毛筆蘸涂患處,可立即止痛。用治帶狀皰疹,幾日內可治愈。 “山萸肉90克 凈麻黃45克 水煎服,一日一劑 2劑”治療眼目秘方:當歸3克,羌活6克,牛旁3克,赤芍3克,防風6克,麥冬6克,車前3克,細辛2克,黃岑3克,蒼術6克,沙參6克,茯苓6克,甘草3克,川芎3克煎水服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