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瀉心湯原文,組成,立方意義,功效與作用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半夏瀉心湯證,癥狀較急迫者,加甘草量?!秱摗?、《金匱》名

【組成】半夏11克,甘草7克,黃芩、干姜、大棗各5.5克,黃連1.8克(人參5克)。煎法、用法同前。

按:傷寒論方中無人參,注家有謂,系因人參增氣,故去之。原注:臣億等,謂半夏、生姜、甘草,瀉心三方,皆本于理中,其方必各有人參,今甘草瀉心湯無者,脫落之也,今閱《總病論》、《活人書》,本方皆有人參?!夺t壘元戎》:伊尹甘草瀉心湯(即本方)亦有人參,日本醫籍從之,本編亦從之。

【癥狀表現】傷寒論,傷寒中風,醫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數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鳴,心下痞鞭而滿,干嘔心煩,不得安,醫見心下逆,謂病不盡,復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熱結,但以胃中客氣上逆,故使硬也,甘草瀉心湯主之。

《金匱》:狐惑之為病,狀如傷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閉,臥起不安,蝕于喉為惑,蝕于陰為狐,而不欲飲食,惡聞食臭,其面目乍赤、乍黑、乍白,蝕于上部則聲嗄,甘草瀉心湯主之。

編者按:唐宗海補注:惑是蜮字之誤,詩注,蜮,短狐,含沙射人影,則痛,湯本氏謂,是述腸胃性神經證之證治也,章巨膺謂,是屬急性熱病?!陡山鸱健吩疲汉?,由溫毒使然也。尤在涇謂,即巢氏病源之?病?!督痂b》則謂狐惑,牙疳,下疳等瘡之古名,下疳即狐,牙疳即惑。又云,此病有蟲,故外用苦參湯、雄黃散(見本條文下)解毒殺蟲,尚屬有理,內用甘草瀉心湯必傳寫之誤也云云。就我個人觀之,此說殊不正確,當以千金及章氏所說為合,湯本氏所言,則系因溫熱而引起之神經癥狀也,亦屬熱性病之范疇中,我輩須領會之。

補充:有吐涎,短氣、心煩,及神經恍惚等證。

按:章氏《內科學撮要》,謂狐惑病如傷寒,是屬急性熱病,而以咽喉或前后二陰之腐爛為主.....此說極正確可信,我則謂乍赤、乍黑、乍白證狀,則系屬于神經性感動表現,本方亦得治之也。

【立方意義】本方證亦由誤下后,客熱內陷,而致心下痞滿,胃腸虛弱,干嘔下痢等證,茲于半夏瀉心湯中,加甘草以緩之(人參以補之);別則由姜夏降逆止嘔;黃芩消炎,除痞;尤其借重黃連解毒、瀉火、健胃,除煩而止嘔??;更有大棗,為之滋養和潤,則痞滿消,胃腸健,心煩嘔、痢均止矣。至于用治狐惑病,亦因具有清熱、燥濕、解毒、健胃,且有殺蟲之能也。

【治療范圍】以半夏瀉心湯證而有心煩不安。

【諸家經驗談】《生生堂治驗》:近江大津人某,來云,小女年方十六,有奇疾,每夜子首,待家人熟睡后,竅起跳舞,其舞也,俏妙閑雅,宛似藝妓,至寅尾,罷而就寢。余間窺之,每夜異曲,從曲之變,而奇也不可名狀。日中動作無異于常。亦不知其故,告之則愕然,竟怪而不信,不知是鬼所憑耶?抑狐所惑耶?聞先生善奇疾,幸來診之。先生應曰,此證蓋有之,所謂狐惑病也,診之果然,與甘草瀉心湯不數日,夜舞自止。

又:聞大津一婦人,有奇疾,初婦人不知貓在柜中,誤蓋之,二三日后,開之,貓饑甚,瞋目,嚇且走,婦人大驚,遂以成疾,號呼臥起,其狀如貓,清水某者,師友也,乃效先生方,與甘草瀉心湯治之。

求真氏:前者為夢游病,后者為憑依證,然皆以本方而取效,古方之微妙,有出于天授之觀,西醫家以為何如?

《麻疹一哈》:青山次郎大夫之妻,年可二十,傷寒愈后,十四五日發熱三四日,疹子欲出不出,心下痞鞭,煩躁,不得臥,下利日二三行,因作甘草瀉心湯使服之,明日大汗,疹子皆出,諸證自安,疹收,健食如常。。

按:病有熱盛于內,耗其津液而汗不出者,增其津液,清其內熱,則汗自出,有熱結于里,三焦壅閉,而汗不出者,攻其熱結,則表里疏通,汗亦自出。余曾治一姚生,患傷寒,身熱無汗,心下痞,按之痛,煩悶不食,大便二日未行,脈數,舌薄黃苔,為擬千金陷胸湯(大黃、黃連、甘草、瓜蔞)加連翹,其時醫者與其娣,見有大黃一味,疑之曰:身熱無汗,服大黃,恐致熱邪內陷,請改之。為告之曰:患者先因大便不通,服輕粉劑,已使邪熱內陷,從陷而反上浮,結于胸中,成小結胸證狀,其熱,非表邪之比,今以大黃黃連瀉心湯消其熱痞;甘草解毒緩急;瓜蔞潤燥開結;更以連翹,散熱解結,且能發汗,與柴胡同功,況黃連、大黃同用,必不致泄瀉,可無慮,試服一觀之,何如?相約次日往診,患者訴服藥后,身汗熱退,并出軟便少許,能吸稀粥矣,改服滋陰清胃之小方,二帖痊愈。

《橘窗書影》:福地佐兵衛妻,年二十五六,產后數月,下利不止,心下痞鞭,飲食不進,口糜爛,兩眼赤腫,脈虛數,羸瘦甚。乃與甘草瀉心湯服數十日,下痢止,諸證全愈?!斗胶谠E》亦云,用于產后口糜瀉,有奇效?!稘h方治療各論》云,加茯苓3克有效,《求真》云:是《張氏醫通》所謂口糜瀉也,余用甘草瀉心湯,屢奏奇效。蓋本于《金匱》狐惑條,與《傷寒論》下利條也,世醫用他方,多誤治者。

《溫知醫談》:甘草瀉心湯治走馬牙疳,特有奇驗,王慎軒氏云,小兒走馬牙疳,有效經方,即甘草瀉心湯。

唐宗海:予視狐惑證,胸腹痞滿者,投此立效,可知仲景方,無不貫通,真神方也。

山田業廣:曾治舊松浦侯之留守居新添仆役,四五日許,夜間卒昏冒,其狀如癲癇而吐沫,或以為癇,或以為蛔,諸治無效,一年余,乞余治,投甘草瀉心湯,一次不發。

【諸家緒論】《類聚方廣義》:慢驚風,有宜此方者。

《證治摘要》:此方證,以雷鳴為準,若無雷鳴,谷不和,下利者,四逆等之所主也。

又:不寐,龜井氏用甘草瀉心湯。

【憑證使用】神經系病,舞蹈病,胃腸病,口糜瀉,癲癇,小兒慢驚風,走馬牙疳等。

——本文摘自《經方隨證應用法》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