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豉湯組成,癥狀表現,治療范圍及醫案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梔子湯組成]梔子3.2克,香豉8克。各分別剁細,以水200克煎梔子成150克,去渣入香豉,再煎成100克,去渣,分二服。

[癥狀表現]原文:有數條,為節錄如下:表解,身熱未清,心中懊憹,虛煩不得眠,劇則反覆顛倒,胸中窒,或有結痛,梔子豉湯主之。
補充:當有咽燥,口苦,嘈雜不能食,頭汗出,或譫語,或鼻衄,或身黃,舌質紅,上有粘黃苔,小便不利等。
[立方意義]病由胸中積熱充血,攻用寒苦之梔子,以瀉熱降火,行結氣而利小便;有香豉之苦寒,以除煩滿結痛,解熱毒而消懊憹,使郁熱不能存在于胸中,充血亦隨同而解散,主證既去,則所有一切兼證,皆隨之而泯滅矣。
[治療范圍]以身熱,心煩,懊憹不寧,按之心下濡者為主兼見譫語,煩躁不眠,胸中結痛,小便不利等。
[諸家經驗談]《小兒藥證直訣》:梔子飲子(即本方)治小兒蓄熱在中,身熱狂躁,昏迷不食者,大梔子仁七個,豆豉半兩。用水三盞,煎至二盞,看多少,服之。無時,或吐或不吐,立效
《名醫類案》:江應宿,治都事靳相立,患傷寒十余日,身熱無汗,怫郁不得臥,不躁不煩,不塞不痛,時發一聲如嘆息狀,醫者不知何證。迎余診視,日:懊憹怫郁證也,投以梔子豉湯,一劑減十之二三,再與大柴胡湯下其燥屎,悒郁除而安臥,調理數日而起。
編者按:所謂時發一聲嘆息狀,則窒之象也,不煩躁,作痛,其證尤未至劇。
《腹證奇覽》:邑民金五郎之妻,年二十五,血下數日,身體倦怠,心煩微熱,服藥無效,予以本方二帖,血下減半,再與前方數帖,痊愈。
又:某君岳母,躓而撲腰,而來下血,小腹微痛,服藥無效。予以為此病,由于轉仆驚惕所致,乃進本方,數帖而愈。
又:月洞老妃,年七十余,鼻衄過多,止衄諸方無效。予問其狀,頗有虛煩之象,因作本方與之。四五日后,來謝曰:服良方,忽已。又:柳氏長助,年八十許,一日鼻衄過多,悒冒恍惚,乃與本方而愈。
《類聚方廣義》:此方惟梔子、香豉二味,然施于其證時,其效如響,若不親試,安知其效。
《皇漢醫學要訣》:此方,卻以治黃疸為有力。
葉橘泉源氏:本方,治有熱而心煩之出血,有清涼鎮靜止血之佳效。
又:凡卡它性黃疸,以本方加茵陳,有非常顯著之妙效。
[諸家緒論]《圣濟總錄》:豉梔湯(即本方),治蝦蟆內(黃疽之一種)舌上起青脈,晝夜不睡者。
《肘后方》:本方治霍亂吐下后,心腹脹滿者。
丹波元簡:本方成氏而降,諸家率以為吐劑,......今驗之,豆豉極臭者,能使人吐,然以這吐劑者,竟似乖乎本條之旨焉。
按:懊憹解:《金鑒》:以心中欲吐不吐,煩擾不寧,為懊憹,劉完素謂系心煩熱躁,悶亂不寧。陶節庵:以心中惱亂不安而悶者為懊憹。高學山謂:懊憹者,悵悵如有所失之象,說雖不同,而皆可通,蓋連及心中,與悵悵如有失,系兼指神經受到熱邪擾亂,以致煩悶不安,甚至反復顛倒也,故名為懊憹,似是后世所謂嘈雜者,失之粗淺矣。
《傷寒大白》:此仲景治懊憹方也。以懊憹證,心下煩熱致病,故以梔子豉湯主治,然表邪不散,亦有煩熱懊憹者,家秘,故有三陽表藥加入之法,如羌活梔子豉湯(即本方加羌活),以宜發太陽;干葛梔子豉湯(即本方加葛),以宣發陽明;柴胡梔子豉湯合(即本方加柴胡),以宣發少陽。
又:如有太陽表邪,用羌活湯合本方;陽明里證,用葛根湯合本方;少陽見證,以小柴胡湯合本方。如因結胸,以致懊憹痛而不實,合小陷胸湯。
按:此說可啟發學者,推廣本方隨經加味與隨證合方之法,故附載之。
《廣筆記》:陽明病,無汗,小便不利,心中懊憹者,當發黃,急用梔子、麥冬、淡豆豉大劑,煎與之。如見身黃,多加茵陳為君主之。
[憑證使用]肝膽胃等急性炎證,與其他各種熱性病出血證,心煩不安或心胸痛,而有懊憹證者,亦適宜于瘧疾黃疸等有此證者。

——本文摘自《經方隨證應用法》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