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麥大棗湯組成,方歌方解,醫案分析,功效與作用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甘麥大棗湯組成】

甘草9g 小麥30g 大棗10枚

甘草

【甘麥大棗湯方歌】

《金匱》甘麥大棗湯,婦人臟躁喜悲傷,精神恍惚常欲哭,養心安神效力彰。

【甘麥大棗湯方解】

臟躁一證是指五臟功能失調所致。本方所治證系因憂思過度,心陰受損,肝氣失和所致。心陰不足,心失所養,則精神恍惚,睡眠不安,心中煩亂;肝氣失和,疏泄失常,則悲傷欲哭,不能自主,或言行妄為。治宜養心安神,和中緩急。方中小麥為君藥,養心陰,益心氣,安心神,除煩熱。甘草補益心氣,和中緩急(肝),為臣藥。大棗甘平質潤,益氣和中,潤燥緩急,為佐使藥。
配伍特點
三藥合用,甘潤平補,養心調肝,使心氣充,陰液足,肝氣和,則臟躁諸癥自可解除。
運用
本方為治臟躁的常用方。臨床以精神恍惚,悲傷欲哭為辨證要點。
加減化裁
若見陣發性身熱,臉赤,汗出,可加麥冬以養心止汗;心煩不眠,可加百合、酸棗仁以養肝寧心;呵欠頻作屬于心腎兩虛者,可加山萸肉、黨參以補養心腎。
禁忌
痰火內盛之癲狂證不宜使用。

【甘麥大棗湯主治】

臟躁。精神恍惚,常悲傷欲哭,不能自主,心中煩亂,睡眠不安,甚則言行失常,呵欠頻作,舌淡紅苔少,脈細微數。

【甘麥大棗湯醫案】

徐某,33歲,農民。心煩意亂,整日關門閉戶,面壁而臥,似睡非睡,聞響動則煩,飲食懶進,不理家務,已3月有余。其夫謂其病前后判若兩人,少忤其意輕則獨坐獨臥、暗自抽泣,重則摔盤擲碗、無名火起。自稱意外懷孕5個月后引產,術后心中惕惕不安,如被人追捕,劍突下如揣兔,突突而動,按之亦不可歇。坐臥不寧,夜不能寐,晝則神思恍惚,懶于勞動。3個月來數易其醫,皆謂神經衰弱,中西藥物并進,間有小效,終則無效。后于精神病院診斷為神經官能癥,服藥10多日亦無效,病反有加劇之勢。觀其病歷,所用中藥為當歸、熟地、白芍、棗仁、麥冬、龍骨、牡蠣等養血安神之屬。細觀其面,雖神情悲傷淡漠,但絕無血虛之病色。舌質淡紅,苔薄白,脈細弦。因思患者妊娠5月,實屬不易,雖被說服引產,其實心中不甘,情志抑郁,肝郁化火傷陰,灼傷內臟陰液,發為臟躁。于是投以甘麥大棗湯加味:甘草、大棗各15克,小麥50克,生地、熟地、白芍、蘇梗各10克。3劑后,見其喜形于色,云服藥后美睡一大覺,醒后頓覺心中豁然開朗,四肢酸懶消失。效不更方,續進5劑痊愈。? (摘自《浙江中醫雜志》)

【醫案分析】

患者引產術后“心中惕惕不安,如被人追捕,劍突下如揣兔,突突而動,按之亦不可歇,坐臥不寧,夜不能寐,晝則神思恍惚,懶于勞動”,正是心氣大虛之象,其他不能自主的精神癥狀也應是虛后心神失養之象?!吧噘|淡紅,苔薄白,脈細弦”也并不排除虛證的可能。病人“絕無血虛之病色”,養血的治本法自然乏效。作者以小麥、甘草、大棗益心氣為主??紤]脈細可能兼有陰虛(陰虛為何不舌紅?因被氣虛的舌淡所抵沖),又加生地、熟地、白芍養陰。又懷疑其引產后“心中不甘,情志抑郁”,稍加蘇梗順氣。

患者服3劑大效,又5劑痊愈,方證相應,效果神速。就算用善補心陰的麥冬、百合、酸棗仁代替生、熟地等,也不見得會更快??梢姳孀C準確是治療的最關鍵,也是臨床最難進步之處。辨證一旦準確,用藥即便沒精雕細琢,只要大方向正確,就會有較好的療效。辨證錯了,無論如何考慮方藥,都已差之千里了。所以筆者反復強調提高辨證能力是學好方劑的前提。方劑教學的任務,重點應在選擇、調配治法的考慮上,而不是花大量時間重復以前的中診、中藥學知識。但從實際教學看,不重復一下又不行,因為前面很多同學沒學扎實,聽方劑就頗有云里霧里之感,所以同學們學中醫不能寄希望畢其功于一課,前面幾門基礎課也是臨床治療的重要基礎,一定要回頭去好好復習好。

——本文摘自《方劑學案例分析》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