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棗仁湯組成,方歌方解,醫案分析,功效與作用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酸棗仁湯組成】

酸棗仁(碎)25g 茯苓6g 知母8g 川芎6g 甘草3g

酸棗仁

【酸棗仁湯方歌】

酸棗仁湯治失眠,川穹知草茯苓煎,養血除煩清虛熱,安然入睡夢香甜。

【酸棗仁湯方解】

本方證皆由肝血不足,陰虛內熱而致。肝藏血,血舍魂;心藏神,血養心。肝血不足,則魂不守舍;心失所養,加之陰虛生內熱,虛熱內擾,故虛煩失眠、心悸不安。血虛無以榮潤于上,每多伴見頭目眩暈、咽干口燥。舌紅,脈弦細乃血虛肝旺之征。治宜養血以安神,清熱以除煩。方中重用酸棗仁為君,以其甘酸質潤,入心、肝之經,養血補肝,寧心安神。茯苓寧心安神;知母苦寒質潤,滋陰潤燥,清熱除煩,共為臣藥。與君藥相伍,以助安神除煩之功。佐以川芎之辛散,調肝血而疏肝氣,與大量之酸棗仁相伍,辛散與酸收并用,補血與行血結合,具有養血調肝之妙。甘草和中緩急,調和諸藥為使。
配伍特點
諸藥相伍,標本兼治,養中兼清,補中有行,共奏養血安神、清熱除煩之效。
運用
本方是治心肝血虛而致虛煩失眠之常用方。臨床應用以虛煩失眠,咽干口燥,舌紅,脈弦細為辨證要點。
加減化裁
血虛甚而頭目眩暈重者,加當歸;白芍、枸杞子增強養血補肝之功;虛火重而咽干口燥甚者,加麥冬、生地黃以養陰清熱;若寐而易驚,加龍齒、珍珠母鎮驚安神;兼見盜汗,加五味子、牡蠣安神斂汗。

【酸棗仁湯主治】

虛煩不眠證。失眠心悸,虛煩不安,頭目眩暈,咽干口燥,舌紅,脈弦細。

【酸棗仁湯醫案】

某男,27歲,1967年秋初診。其母代訴:十幾年來,患者不斷在夜晚入睡之后,突然起床,不論冬夏都穿好衣服鞋襪,不言不語,也不開燈,便下床活動。有時出門挑滿水缸,有時擦擦桌椅。別人叫他,他也不答。10~20 分鐘后,他又脫衣而睡。次日問他,他說未曾起床。曾診為夢游癥?;颊咦栽V,除感經常頭暈,有時心煩外,別無不適。但察其神色似有萎靡,表情略呈淡漠,寡語少言,目光無神,從無癲癇發作及癔病史,歷經治療效果不著。舌邊、舌尖紅而少苔,脈細弦而稍數。辨證屬肝陰不足,腎氣上逆,火擾心神,傷陰生痰,以致魂不隨神而動。治當養血安神,清熱祛痰。方以酸棗仁湯加減:炒棗仁30g、柏子仁15g、合歡皮12g、夜交藤12g、川芎10g、知母12g、茯神12g、生龍骨12g、生牡蠣12g、朱砂末1.5g,分兩次沖水煎服。5劑后,癥脈似無改變,又5劑,囑其家人細為觀察。此10劑后,自述頭暈、心煩大減。其母說,夜仍起床活動,但不外出。仍以原方稍變用量,續給5劑。服藥后,據稱已不每夜起床活動,但過兩至三夜仍犯一次。不過時間似短、活動亦少。囑將上方連服半月,再來復診。又診稱:經細觀察,近一周來,再未犯病,精神較前亦佳,有時還主動找人說話。遂囑可間日服藥1劑,繼服10余劑,以鞏固療效。翌年夏季,其母告知患者已10個月有余末再復犯。 (摘自《臨證錄》)

【醫案分析】

本案夢游,仍從心、肝考慮。據其“經常頭暈,有時心煩....舌邊、舌尖紅而少苔,脈細弦而稍數”,肝陰虛的可能性最大,致肝不藏魂??绅B肝陰退虛火,加安神與開竅并舉(從“別人叫他,他也不答”的特點,筆者覺得應該開竅醒神),用酸棗仁湯加減。

作者以本方,用柏子仁、合歡皮、夜交藤、生龍牡、朱砂加強安神作用,朱砂尚可清心火(舌尖紅)。10 劑后,頭暈、心煩大減。15劑后,夜游次數亦減??吹贸?,頭暈、心煩與夜游主癥是直接關聯的,本怪病總算還不至于無證可辨的尷尬境地。后來乘勝追擊(本案以補為主,故可大膽追擊),又10劑竟完愈,不能不嘆其神技。

——本文摘自《方劑學案例分析》

《鄧中甲方劑學講稿》中關于酸棗仁湯的論述

酸棗仁湯

主證分析

肝血不足,虛熱內擾。證型和天王補心丹不同。它是心腎陰虛火旺,是肝血不足。

  • 失眠,頭目眩暈─血不養心,肝血不足。
  • 心煩,咽干口燥─虛熱內擾。
  • 盜汗─虛熱迫津外泄。
  • 脈細弦─血虛肝旺。

造成肝的陰血不足,可以有虛熱,一般臨床,酸棗仁湯證,虛熱不重,都提到一些虛熱,但不重。肝血不足,不能涵養心神,不能涵養心體,所以心悸、失眠,往往伴隨頭目眩暈。頭目眩暈是由于肝血不足。肝血不能上榮頭面。我們說過心血虛,側重可以引起心悸,面白無華,脈細,心血虛直接涉及到心主血這個表現。肝血虛,涉及到頭暈目眩,視物昏花,月經方面病變。血虛,心肝血虛兩方面?,F在肝血不足,不能涵養心神,心血還是由肝所藏之血而來。所以它是肝血不足,造成血不養心,心神不安這樣一個過程。有一定虛熱反應的,就是有一點咽干口燥,可以有心煩。虛熱迫津外泄可以盜汗,相比陰虛引起虛熱迫津外泄,補心丹證還更多見,它有明顯的陰虛??梢杂谐睙?、盜汗。酸棗仁湯相比,這方面不如補心丹證突出。脈細,或脈弦,都反映了血虛。肝血不足的表現。從主治證候的分析,肝血不足側重是血不養心,這種失眠的內熱有,比較輕微。雖然潮熱、盜汗、遺精,這類表現,補心丹證重,而酸棗仁湯主要反應以一般血虛見證比較突出。

治法

養血安神,清熱除煩。

清熱力量較小,不像天王補心丹,涼血、養陰、清熱的大隊藥物,全方較涼;而酸棗仁湯清熱力量較為緩和,這里邊主要就是有一點知母清心除煩。以養血安神為主的。

方解

酸棗仁(炒) 養肝血,酸收,收斂安神
茯苓
知母 清心除煩
川芎 活血調血
佐使 甘草 調和藥性,保護脾胃

酸棗仁多用炒的,因為生的說它還治膽熱好眠,但這個也有爭論,有的說生的也可以,但傳統習慣上用炒酸棗仁。它養肝血,歸心肝經;又有酸收特點??梢允諗堪采?。是個常用滋養安神藥。療效確鑿的。

茯苓,這方里可以用茯神,因為這個方《金匱要略》的,當時都叫茯苓,沒有分茯神。實際上茯苓、茯苓皮、茯神、茯神末,四個部位不同了。

用知母清心,清熱除煩,熱邪并不重。川芎辛溫,偏溫。這個方應該說是寒溫并用的,寒性不突出,川芎活血,養血基礎上有活血作用,帶有調血特點。所以有的人說這個方,棗仁、川芎結合,還有很好的調肝作用。既養血又活血。都入肝經。甘草調和藥性,保護脾胃。知母苦寒,容易傷脾胃。

配伍特點

標本兼顧,養中兼清,補中有行。

標本兼顧,本,是由于肝血不足,標,它可以陰血不足,可以有一點虛熱,較輕。從養血安神來治本。養中兼清,養肝血為主,補中有行,指的川芎。從配伍特點來看,全方是比較平和的。虛熱若重了,說明不是個肝血不足,說明是陰血不足,陰虛產生虛熱,那要考慮再結合兼證,考慮天王補心丹了。

這兩個方臨床運用很重要是這個方面區別。病位不同。一個心肝同病,一個心腎同病。所以心肝同病強調它肝血不能上榮頭目,頭暈目眩,視物昏花,這一方面肝血不足的表現。心腎反應心腎陰虛以后,陰虛火旺,才有潮熱、盜汗、遺精這些。甚至于口舌生瘡,大便干結,虛火旺。所以火熱較重,酸棗仁湯不合適。這是這兩個湯運用的一個比較。

酸棗仁 天王補心丹
心肝同病 心腎同病
肝血不能上榮頭目,頭暈目眩,視物昏花棗仁 陰虛火旺,潮熱、盜汗、遺精,甚至于口舌生瘡,大便干結,虛火旺

運用

辨證要點

虛煩失眠,頭目眩暈,咽干口燥,舌紅,脈細弦。是肝血不足,虛熱不甚,熱像不突出,之失眠常用方。我們使用的時候也不多,不是主要考慮它的虛熱特點。因為這個方清熱力量不強,是寒溫并用的。

隨證加減

  • 虛熱甚:加生地、麥冬。(清熱,剛才說這方清熱力很小)
  • 盜汗:加五味子,牡蠣。(盜汗說明虛熱迫津外泄,結合收澀,五味子,牡蠣都益陰生津,止汗收斂)
  • 寐而易驚:加龍齒、珍珠母。(心神不安除了有失眠,如用于容易驚醒,要結合一點鎮心安神中比較副作用小的,龍齒、珍珠母比朱砂、磁石溫和)
  • 血虛甚:加當歸、龍眼肉、白芍、枸杞子(結合類似歸脾湯類的,養心安神養血)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