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補心丹組成,方歌方解,醫案分析,功效與作用

  • A+
所屬分類:中藥良方

【天王補心丹組成】

酸棗仁(碎)9g 柏子仁9g 當歸身9g 天門冬9g 麥門冬9g 生地黃 12g 人參(另)5g 丹參5g 玄參5g 白茯苓5g 五味子5g 遠志5g 桔梗5g 天王補心丹

【天王補心丹方歌】

補心丹用柏棗仁,二冬生地當歸身,三參桔梗朱砂味,遠志茯苓共養神。

【天王補心丹方解】

本方證多由憂愁思慮太過,暗耗陰血,使心腎兩虧,陰虛血少,虛火內擾所致。陰虛血少,心失所養,故心悸失眠、神疲健忘;陰虛生內熱,虛火內擾,則手足心熱、虛煩、遺精、口舌生瘡;舌紅少苔,脈細數是陰虛內熱之征。治當滋陰清熱,養血安神。方中重用甘寒之生地黃,入心能養血,入腎能滋陰,故能滋陰養血,壯水以制虛火,為君藥。天冬、麥冬滋陰清熱,酸棗仁、柏子仁養心安神,當歸補血潤燥,共助生地滋陰補血,并養心安神,俱為臣藥。玄參滋陰降火;茯苓、遠志養心安神;人參補氣以生血,并能安神益智;五味子之酸以斂心氣,安心神;丹參清心活血,合補血藥使補而不滯,則心血易生;朱砂鎮心安神,以治其標,以上共為佐藥。桔梗為舟楫,載藥上行以使藥力緩留于上部心經,為使藥。
配伍特點
本方配伍,滋陰補血以治本,養心安神以治標,標本兼治,心腎兩顧,但以補心治本為主,共奏滋陰養血、補心安神之功。
運用
本方為治療心腎陰血虧虛所致神志不安的常用方。臨床應用以心悸失眠,手足心熱,舌紅少苔,脈細數為辨證要點。
加減化裁
失眠重者,可酌加龍骨、磁石以重鎮安神;心悸怔忡甚者,可酌加龍眼肉、夜交藤以增強養心安神之功;遺精者,可酌加金櫻子、煅牡蠣以固腎澀精。
禁忌
本方滋陰之品較多,對脾胃虛弱、納食欠佳、大便不實者,不宜長期服用。

【天王補心丹主治】

陰虛血少,神志不安。心悸失眠,虛煩神疲,夢遺健忘,手足心熱,口舌生瘡,舌紅少苔,脈細而數。

【天王補心丹醫案】

陳某,男,18歲,學生。1年前自覺兩額及巔、枕部竄痛,經服安定、卡馬西平、鎮腦寧、正天丸等中西藥,似效非效,令患者心情非常焦躁。腦電圖、頭顱CT均未見異常,頭痛日漸加重,被迫停學?;颊邞n郁貌,精神萎靡,懶言,不時蹩額皺眉。自述兩額痛而頭皮發緊,間或竄至巔項及耳后,每當讀書用腦時頭痛加劇。詢之發病于臨考之時,心情緊張,升學心切,夜讀勞心,少寐多夢,心煩頭痛。舌紅,少苔,脈細數。飲食尚可,二便正常。證屬肝失舒展,心脾兩虛,血不榮腦。遂用天王補心丹以補心益腦,滋陰養血。處方:生地黃30g,五味子10g,當歸身15g,麥冬15g,天冬15g,柏子仁15g,酸棗仁15g,太子參30g,玄參10g,丹參10g,白茯苓10g,遠志10g,桔梗6g。水煎1日3次服。二診:服藥5劑,睡眠已安,頭痛見減。再投原方5劑,并加服天王補心丹丸劑(河南宛西制藥廠,濃縮劑),每次服8粒,1日3次。三診:頭痛已止,諸癥悉除。續投天王補心丹3瓶,連服1月,以鞏固療效。后聞病愈已返校復讀。 (摘自《中醫雜志》)

【醫案分析】

“兩額及巔、枕部竄痛......兩額痛而頭皮發緊,間或竄至巔項及耳后”,只要不是關節游走痛,竄痛就是氣滯的鐵證,“憂郁貌,精神萎靡,懶言”更是肝氣郁結常見的。又“少寐多夢,心煩”,殃及了心。肝病及心,見于心肝血虛、心肝火旺。本案顯然是肝郁化火犯心,心肝火旺的可能性最大?!吧嗉t少苔,脈細數”,典型陰虛之象,可能是火旺日久耗陰所致。治當疏肝、養陰柔肝為主,兼鎮肝、清肝、安心神??梢陨F落飲合酸棗仁湯加減。

作者用天王補心丹作湯劑養陰血、安心神為主。另加太子參30g益氣,可能是懷疑“精神萎靡,懶言”是氣虛。其實,筆者見過突發肝郁重證者出現極度的神疲乏力,若是舌不淡無齒痕、脈非軟者不能考慮是氣虛,當然本案加太子參也無妨礙。最重要的是,從始至終都用的養陰安神,并無疏肝這個主要應該有的治法。這么一個虛實夾雜、已一年多的病,療效也并不算慢,卻只養陰、安神就徹底好了,這是為什么?從中醫理論講,肝陰肝血能涵制肝陽肝氣,肝陽氣妄動者必須加養陰血柔肝之品才能鞏固住療效,尤其肝郁者絕對不可只疏肝不柔肝,否則病情會循環式的惡化(即這次似乎好了,下次復發時病情更重)。養陰制陽本是較間接的思路,相信本案若非陰虛明顯,效果可能要更慢一些。如果配合直接疏肝會怎么樣呢?能不能取得比該案作者更快的效果呢?有待臨床的進一步多多驗證。不過,直接加用疏肝法,療效是能夠保證的。

——本文摘自《方劑學案例分析》

《鄧中甲方劑學講稿》中關于天王補心丹的論述

天王補心丹?《校注婦人良方》

天王補心丹、酸棗仁湯都是臨床常用方。天王補心丹這個證候產生,往往是由心腎的陰虛。有的提陰虛,有的提陰血的不足,它側重是在陰傷。所以天王補心丹傳說當中,有來源不同,有的說這個方是一個和尚念經,(應該是道士),課誦勞心,說明是很用功,造成陰血內耗,所以發生原因往往傷心腎的陰血。陰血內耗以后產生虛熱,所以造成既有心腎陽虛,又有虛熱內擾,發生心煩、失眠。心體失養可以心悸怔忡,根據心經有熱的程度不同,嚴重的可以口舌生瘡,大便干結。

補心丹證,歷來認為跟情志引起內熱,傷陰,陰虛又產生火旺,這個火可以比較重的。但有的寫的,光是有一點點虛熱,而是以陰血不足為主。不同教材寫的程度不同。臨床上這種傷陰之后的程度,虛火的程度可以有差別。那看你調整藥物。

也有的傳說當中,說天王補心丹,有說和尚,有說道士,念書多了,念經念得很勤勞,作個夢,天王托夢給他,很憐憫他,告訴他這個方。吃了就好了。所以他還是一種傳說不同地方來的這個,共同點,課誦勞心,暗耗陰血,陰血不足,不能滋養,產生虛熱,這是這證候產生的原因,和臨床表現。舌紅少苔,脈細數,也是比較典型的陰虛有熱的特點。

功用

清熱,養血安神。

方解

生地 增液湯(養陰清熱)
天冬 滋補腎陰
麥冬 增液湯(養陰清熱)
玄參 增液湯(養陰清熱)
佐1 酸棗仁 養血安神
柏子仁
當歸
丹參
佐2 人參 補五臟,安神定志
茯苓 養心安神
遠志 收斂心神
五味子 收斂心神
朱砂 鎮心安神
使 桔梗 載藥上行

這個方是個附方。藥味較多。方義分析當中,有幾個重點。這方君、臣藥合起來,生地、麥冬、玄參,就是相當于增液湯,養陰清熱的基礎方。結合天冬,側重于滋補腎陰。體現針對陰血暗耗是為主的。所以補心腎之陰血。佐藥1,涉及到心神不安,失眠多夢,包括可以心悸,都是陰血不足以后,不能涵養心神,或心體失養。酸棗仁柏子仁養心安神,滋養安神主要藥物。棗仁本身也能養肝血。柏子仁養心安神,還能補脾。當歸丹參使全方養陰補血相結合。而且這方比較涼。其中當歸偏溫,當歸丹參能夠活血,使涼而不郁。人參茯苓,這里茯苓可以茯神,是養心安神常用藥。這方用朱砂為衣,外面裹一點朱砂,也就是整個滋養安神為主。結合一點鎮心安神?,F在很多這個方,不用朱砂,還是滋養為主。

桔梗在方義分析中一個重點,因為用來作使藥。載藥上行,使藥力緩留于上部。因為它叫天王補心丹,病位以心為主。這是一個使藥運用的一個例子。以舟輯之劑,引經報使。

整張方是屬于養陰力量較大的,偏于補??梢孕钠⒛I兼顧,又氣血兼顧。如果脾胃比較差,這方容易礙脾胃,所以服用也不適合久。

配伍特點

滋陰補血治其本,養心安神治其標,標本兼顧,治本為主。

運用

辨證要點

心腎陰虛失眠,手足心熱,舌紅少苔,脈細數。

是治心腎陰虛失眠的常用方。

隨證加減

  • 失眠重者,酌加龍骨,磁石(結合重鎮安神)。
  • 心悸怔忡重者,酌加龍眼肉,夜交藤(偏于心腎陰虛型,包括心律不齊,或自覺心悸,怔忡一般涉及到他覺癥狀,增加養血、安神、定悸);
  • 遺精者(因為腎陰不足有虛火,可能擾動精室),加煅牡蠣,金櫻子

基本病機心腎陰虛,陰虛火旺,既然心神不安,從水火既濟角度,心神就可能不能控制腎精,可以造成水火不能既濟,心腎不能相交,加上虛熱擾動精室,所以產生失眠多夢,遺精這一類。這可能性比較大的。所以加牡蠣,金櫻子,這些收澀。

使用注意

脾虛,納差,便溏慎用。不適合這么大隊的陰柔之品,容易礙脾胃。這個方也不是常服,久服的。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