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朱丸組成,方歌方解,醫案分析,功效與作用

  • A+
所屬分類:中藥良方

【磁朱丸組成】

磁石60g 朱砂30g 神曲120g

神曲

【磁朱丸方歌】

磁朱外配神曲,三藥煉丸用蜜,安神交通心腎,又治癲癇目疾。

【磁朱丸方解】

本方中,磁石為君藥,取其益陰潛陽,震攝心神之功;朱砂為臣藥,用其重鎮安神,清心定志之力;神曲為佐藥,健胃和中,以消重鎮之藥損傷胃氣;用蜂蜜為丸,亦有緩和藥性之意。治失神、耳目之疾之外,對癲癇亦有療效,清代醫家柯琴贊之為“治癲癇之圣劑”。
配伍特點
主以沉降之法,佐以健脾和中之品,且蜜制為丸,每服少量,藥力得緩,無礙胃氣。
運用
診斷要點:心悸失眠,頭暈眼花,耳聾耳鳴,癲癇,脈細數。
臨床常用于心腎陰虛,心陽偏亢。
使用注意
①孕婦忌用;②肝腎功能損害、胃潰瘍者禁用;③不宜與碘、溴化物并用。
附注
本方以磁石、朱砂為治,確有重鎮安神之功,但畢竟為重墜之品,不免有損傷胃氣之弊。方中雖用神曲、蜂蜜和之,終不可久服、過量服用。本方現代常用于對神經衰弱、高血壓、癲癇及眼科視網膜、視神經、玻璃體、晶狀體及房水循環障礙等病變的治療。

【磁朱丸主治】

(1)心腎不交證。視物昏花,耳聾耳鳴,心悸失眠。

(2)癲癇。

【磁朱丸醫案】

某男,24歲?;颊咭曃锬:?,甚至不見字跡,其他一如常人。檢查發現瞳孔較正常散大。與磁朱丸口服,每日2次,每次3g。另以女貞子、石決明各12g,杭菊花、桑葚、生地各9g,草決明、甘草各6g,水煎分2次服。服藥后尚未效,又覺尿赤。加知、柏各6g。服后瞳孔縮小,視線漸清。共經6診,磁朱丸先后服用共42g而愈。 (摘自《江西中醫藥》)

【醫案分析】

凡是對于患者自述的,除了某單個癥狀以外,“其他一如常人”,雖然確實能見到這樣的情況,但仍不可輕易相信。筆者也經常碰到這樣說的病人,但大多經刨根問底之后,總是能找到
一些有意義的蛛絲馬跡。前面我們提到過,在此不贅述了。

本案若確確實實只見視物模糊,則理所當然地應先從“肝開竅于目”考慮。若又確未找到明顯誘因,則虛證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姑且先從此試治之。試探性治療,對于無絕對把握之疾病,是常常不得已而為之的方法。肝虛無非是陰血不足,視物模糊為主癥,要再加明目的藥。明目的藥有很多,其中有不少還兼可補肝,如案中的磁石、女貞子、杭菊、桑葚。方中兩個“決明”也是明目常用藥,從藥名就能看出來,只是補益作用不是很明顯。方中還有生地養一身之陰,甘草調和藥性。朱砂不知作何用。全方的主調是養肝加明目。其他如枸杞、桑葉、沙苑子、青葙子等明目藥堆砌上去也未為不可。

從磁朱丸總用量看,患者前后只服七劑,卻已經過6診,一來看出作者是試探性治療,小心謹慎。而一劑一診的小心程度,又反應了患者應是在短期內視物模糊就迅速加重,故醫患雙方都異常的重視。一劑后,尿赤,應是病情的自然繼續發展,因為首診方藥性偏涼,不可能造成尿赤。

一劑尿赤后,反應了患者應還有內火(雖然不一定是造成該目疾的主因,因為并沒說患者眼中血絲增多,或有燒灼感),故加知母、黃柏。既然不明原因,管它虛火、實火,反正知、柏都能治,這是作者的高明之處。經過小心的、循最可能的方向去施治,終于7劑而明顯在好轉。這一案啟發我們,對于無證可辨的疾病,除了“痰、瘀、氣郁”致怪病的思路以外,利用中醫的基本理論,也不失為可選途徑,甚至是優先考慮的途徑。先考慮“正”,再考慮“奇”,不要天天想著有什么秘方、怪招去出奇制勝,畢竟常見病是占大多數的。

——本文摘自《方劑學案例分析》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