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安神丸組成,方歌方解,醫案分析,功效與作用

  • A+
所屬分類:中藥良方

朱砂安神丸組成】

朱砂(研沖)2g 甘草6g 黃連8g 當歸8g 生地黃8g

朱砂

【朱砂安神丸方歌】

朱砂安神東垣方,歸連甘草合地黃,怔忡不寐心煩亂,養陰清熱可康復。

【朱砂安神丸方解】

本方證乃因心火亢盛,灼傷陰血所致。心火亢盛則心神被擾,陰血不足則心神失養,故見失眠多夢、驚悸怔忡、心煩等癥;舌紅,脈細數是心火盛而陰血虛之征。治當瀉其亢盛之火,補其陰血之虛而安神。方中朱砂甘寒質重,專入心經,寒能清熱,重可鎮怯,既能重鎮安神,又可清心火,治標之中兼能治本,是為君藥。黃連苦寒,入心經,清心瀉火,以除煩熱為臣。君、臣相伍,重鎮以安神,清心以除煩,以收瀉火安神之功。佐以生地黃之甘苦寒,以滋陰清熱;當歸之辛甘溫潤,以補血,合生地黃滋補陰血以養心。使以炙甘草調藥和中,以防黃連之苦寒、朱砂之質重礙胃。
配伍特點
合而用之,標本兼治,清中有養,使心火得清,陰血得充,心神得養,則神志安定,是以“安神”名之。
運用
本方是治療心火亢盛,陰血不足而致神志不安的常用方。臨床應用以失眠,驚悸,舌紅,脈細數為辨證要點。
加減化裁
若胸中煩熱較甚,加山梔仁、蓮子心以增強清心除煩之力;兼驚恐,宜加生龍骨、生牡蠣以鎮驚安神;失眠多夢者,可加酸棗仁、柏子仁以養心安神。
禁忌
方中朱砂含硫化汞,不宜多服、久服,以防汞中毒;陰虛或脾弱者不宜服。

【朱砂安神丸主治】

心火偏亢,陰血不足,神志不安證。心神煩亂,失眠,多夢,怔忡,胸中氣亂而熱,欲吐,舌紅,脈細數。

【朱砂安神丸醫案】

男,14歲,學生.常于睡夢中驚起,啟門而出,跌撲于田野荒丘,仍然沉睡。診時見患兒神態如常,自覺心煩耳鳴,夜臥而出并不知覺,唯多夢易驚而已。舌紅苔黃,脈弦數。處方:生地60g,黃連18g,當歸30g,甘草15g,煅磁石30g,神曲18g,研末和蜜為丸,如黃豆大,外以朱砂9g為衣。早晚各服1次,每服20丸(約12g)。服完2料丸劑,其病竟瘳。 (摘自《中醫雜志》)

【醫案分析】

夢游,又“多夢易驚”,要么是“心藏神”異常,要么是“肝藏魂”異常?!靶臒睘樾?,“耳鳴”可能是肝之實或脾、腎之虛?!吧嗉t苔黃,脈弦數”,為實火證,若脈確為“弦”數,屬肝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一切火熱皆可擾心,更何況肝火常易犯心致“心肝火旺”證。本案應是此證,與肝實證可致耳鳴也是吻合的。治當清心、肝兩臟之火以安神,可以清肝火的龍膽瀉肝湯為基礎加減。

作者以清心火的朱砂安神丸為基礎加減。黃連可清心、肝之火,朱砂清心安神,磁石潛鎮安神。生地清熱養陰,與當歸共防心肝之火傷陰血。甘草、神曲防諸礦物藥礙胃。標本兼治,治又有防,配伍合理。兩料藥總藥量才360g,能愈此“怪”疾,著實不易。不知夜游癥有沒有病情非常單純、“無”證可辨的。

——本文摘自《方劑學案例分析》

《鄧中甲方劑學講稿》中關于朱砂安神丸的論述

朱砂安神丸?《內外傷辨惑論》?II

朱砂安神丸證的產生,很多和情志有關,五志化火,特別是一種情志不遂,造成氣機郁滯,氣郁化火,由肝火引以心火。有就是木能生火。母病及子,造成心火亢盛。心火亢盛引起心神不安,這是實證,偏實證失眠的一個主要原因。

心火亢盛 熱灼胸膈 → 心中懊惱
熱擾神明
陰血不足 心神心體失養
陰虛有火 舌紅,脈細數

心火亢盛可以引起陰血的不足,造成心神心體失養,這類病證,開始可能是實證,多數情況下是虛實夾雜,以實為主。所以它伴隨有熱擾心神,涉及到熱郁胸膈,所以心中懊惱,失眠、煩躁。伴隨有心悸,怔忡。這是心火亢盛的一個實證的一個主要表現。

陰血不足,可以加重這種心火,但是整個朱砂安神丸證,主體上是一種心火亢盛。由心火亢盛傷陰血,時證為主。

功用

鎮心安神,清熱養陰

治法體現三個方面,1.鎮心?2. 清熱?3. 養陰。所以有的說它鎮、清、養三法。

方解

朱砂 清心、鎮心
黃連 清心
當歸 養血
生地 養陰
佐使 炙甘草 保護胃氣,緩和毒性

歷來對君藥的討論不統一。李東垣自己說朱砂為君。但也有很多說黃連為君。所以最好是朱砂、黃連結合為君。體現鎮、清的結合。因為心神不安根本來講,是心火偏亢。所以持有朱砂作君藥的一個看法。就是說它本身清心、鎮心結合的。和黃連配合,清心力量更強。臣藥當歸、生地,養血養陰結合,考慮到心火偏亢,傷耗陰血。炙甘草保護胃氣,考慮朱砂,硫化汞,容易傷胃,有一定毒性。所以用甘草能緩和毒性。又能協助當歸、生地扶正。

朱砂安神丸作成丸劑的,服用時間不宜過長。中病即止。達到一定效果就停。因為汞劑,怕積蓄以后有毒。朱砂安神丸多次被國外提出來,朱砂不能入藥。但目前來說,這個方作為一種治法代表,還沒有把它停止。一般用量比較小,強調它服用時間不能長。

重鎮安神,包括像磁朱丸,生鐵落飲,都屬于重鎮為主的一類方劑。

配伍特點

瀉偏盛之火以治標(主)
補不足之陰以治本(次)
標本兼治,清中有養。體現了鎮清養三法。

運用

辨證要點

失眠、心悸、心煩,舌紅,脈細數。
心火亢盛(病程較短的)而陰傷不甚之失眠常用方。

隨證加減

  1. 夾痰:常見,加瓜蔞、竹茹、遠志、菖蒲。

夾痰有時反應熱像突出來不見得,但是凡是涉及到心神病變的,夾有痰濁以后,治療時間都比較長。兼痰的一般可以,理論上這個方加上清熱化痰藥。痰會蒙蔽心竅,遠志、菖蒲開竅。用這個方的思維方法,清養結合,以清為主。不用朱砂,有些人這樣用。痰濁,一個可以引起心神不安,也可以引起心竅閉阻,這里用遠志、菖蒲實際上是防止痰熱蒙蔽。

遠志、菖蒲能交通心腎。遠志、菖蒲如果再加郁金,開竅作用非常好。臨床上西醫都覺得中藥很重要,還有這個作用。比如西醫疾病的后期,他熱,可能有虛熱,因為像有些癌證到后期,又兼有一些外感因素,本來癌癥后期人正氣就很差,又兼外感以后呢有發熱,熱并不太高,但是痰濁很重,苔膩,時時昏迷,它并不是脫證。這種它要躁擾,要疼痛。我們在臺灣遇到的病例,西醫的處理,一痛就用嗎啡一類的鎮靜,一用上,昏迷,一用就昏迷?;杳粤?,西藥的方法就對證了,就等他醒了。后來我們說這個要開竅,原來辨證開的方里,就加遠志、菖蒲、郁金。那個很靈,吃了以后,很快就能醒過來。我們也沒想到,那個效果很快。一醒過來,隔兩天,又痛,一痛西醫要上鎮靜劑,一止痛又昏迷。

還有一個病人,因為好幾個病人到晚期都用過這個開竅方法。有個很典型的病人是連續四次昏迷,都是在配中藥里,他家屬都知道,原來開的藥,不用坐車到醫院去,電話里說,鄧老師,是不是又昏迷了,加菖蒲、遠志、郁金?我說你都知道了,用量就同上回用量。用了就能醒來。當時就覺得西醫遇到這個,包括一些小孩,動風、抽搐、驚厥、昏迷,大多用鎮靜劑,我們說需要開竅。所以治法上兩個不同的。

所以對心神病變,要雙向考慮,痰熱可以造成心竅閉阻,神昏。痰濁重,神昏還重。也可以造成痰熱,造成狂躁。痰火擾心就狂躁,那也是心神不安。如果單用遠志、菖蒲這類,豁痰、滌痰這些,也可以治療開竅。后面再講開竅劑運用。

  1. 易驚:加生龍骨,生牡蠣。(龍骨,牡蠣也安神)
  2. 心煩盛:加梔子、連翹、蓮子心。(清熱藥,用于心火旺,心經熱重)
  3. 失眠多夢甚者:加酸棗仁、柏子仁。(鎮驚安神和養心安神結合,一般來說陰血不足的因素多一些)

使用注意

  1. 一般不作煎劑,朱砂含硫化汞,劑量,每次小于1g ,不宜多服,久服。
  2. 脾虛或陰虛較重者不宜使用。(用朱砂傷胃)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