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湯組成,方歌方解,醫案分析,功效與作用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桃花湯組成】

赤石脂60g 干姜15g 粳米50g

赤石脂

【桃花湯方歌】

桃花湯中赤石脂,干姜粳米共用之,虛寒下痢便膿血,溫澀止痢服之宜。

【桃花湯方解】

本方主治虛寒血痢證,其病機核心為脾腎虛寒,寒濕阻滯,損傷腸絡,失于固攝,故擬溫中散寒、澀腸止痢為治法。方中赤石脂溫澀固脫以止痢,為君藥;干姜大辛大熱,溫中祛寒,合赤石脂溫中澀腸,止血止痢,為臣藥;粳米養胃和中,助赤石脂、干姜以厚腸胃,為佐藥。
配伍特點
諸藥合用,共奏溫中散寒、澀腸止痢之功。
運用
本方常用于脾陽虛衰,腸失固攝之證。臨床以久痢不愈,腹痛喜溫喜按,舌淡苔白,脈遲弱為辨證要點。
加減化裁
若陽虛陰寒較盛者,加附子、肉桂溫腎暖脾以散陰寒;腹痛甚者,加當歸、白芍養血柔肝以止痛;久瀉渭脫不禁者,加黨參、煨肉豆蔻以益氣澀腸固脫。
禁忌
熱痢便膿血,里急后重,肛門灼熱者,禁用本方。

【桃花湯主治】

少陰病,下利便膿血者。少陰病,二、三日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下利不止,便膿血者。

【桃花湯醫案】

女,52 歲,1999年5月2日就診?;颊?0天前因天氣炎熱貪食冷飲致腹痛腹瀉,排膿血大便,日10余次,伴里急后重。當地衛生院診為“急性重型細菌性痢疾”,慶大霉素等西藥未效,且諸癥漸增,求服中藥。癥見:腹痛,痢下紅色黏液便,晝夜近20次,赤多白少,肛門有墜迫感。身熱口干,頭暈乏力,不思飲食,小便少,形體消瘦,精神萎靡,面色無華,口唇干燥。舌紅苔薄白而干,四肢微溫,脈虛數。查體溫39°C,下腹部明顯壓痛,腸鳴音亢進。大便為紅色、質稀、有黏液?;颊?0余歲,脾腎陽虛,貪食冷飲而發病,此乃寒邪直犯少陰,當屬少陰下痢。由于陰寒較盛,逼迫虛陽浮越于外,故身熱;而口渴、肛門墜痛、虛坐努責等,乃瀉下無度,津傷氣虛之故。于是遵仲景“少陰病,下利,便膿血者,桃花湯主之”,投桃花湯加味,溫澀固下。方藥:赤石脂20g,干姜6g,五味子12g,罌粟殼、肉豆蔻各10g,粳米30g(包),先予一劑,日分三煎。另用紅參30g,煎汁頻服。訴服二煎后,大便次數已減,日間近10次,質已稍稠,腹痛及肛門墜痛亦大減??诳始熬褫^昨夜大有好轉。囑服完第三煎。知當晚后來又大便3~4次,便質軟,肛門墜迫已愈大半?,F口微渴,身熱退(體溫37.6 °C),舌紅,苔薄白,脈細。藥已對癥,效不更方,繼用上方去罌粟殼,加山藥15g,再進一劑,仍作三煎。5月6日診察:患者熱退神爽(體溫37.1 °C),今晨食米粥一兩。大便已成形,腹痛及肛門墜痛感告失,惟覺疲乏。改投理中湯加減,以鞏固療效,服藥4劑治愈,后隨訪未見復發。 (摘自《湖北中醫雜志》)

【醫案分析】

因“貪食冷飲”而致病,不能就說是寒證,因為寒郁還有化熱可能,任何時候都應該嚴格依據當下癥狀群來辨證,起因可以作為一個參考?!案雇?,痢下紅色黏液便,晝夜近20次,赤多白少,肛門有墜迫感”,從辨病角度看,說它是痢疾是毫無疑問的。痢有虛有實,患者急性起病,初次罹患,實證的可能性似乎最大,“身熱....舌紅.....脈數”,似屬濕熱痢。

但稍有疑點的是,苔絲毫不黃膩。另外,體溫雖高達39°C,卻并不自覺惡熱,捫之也不燙手,一點都不像濕熱的煩悶、身熱不揚、午后潮熱等。大瀉脫液(口干...小便少,形體消瘦.....口唇干燥)后,濕熱痢最多會造成脈細數,而不應是虛數無力之脈。這一系列的疑點都讓人不敢遽下結論,妄投方藥。會是真寒假熱嗎?那舌象多是淡胖的???真寒假熱還經常出現身熱煩躁不安或面紅如妝的???這些患者都沒有。

作者的判斷是:“患者50余歲,脾腎陽虛,貪食冷飲而發病,此乃寒邪直犯少陰,當屬少陰下痢”,看來作者已獲得了該患以前的體質資料——脾腎陽虛,這次寒體復又得寒,致陰寒太盛,陽傷外浮。在憑現癥得出的結論左右矛盾時,回頭重點考慮病人的體質和起因來進行推測,也是不得已的辦法。作者雖知有少陰虛寒下痢膿血一-說,但病情危重又難明,實無確切把握,故僅先予溫固的桃花湯加味方一劑以試之(真正的溫藥僅用了6g的干姜,恐怕是因為對寒熱定性無十分把握),且服至第一劑藥的二煎時即親往察問,這很值得我們學習。發現服藥對證,不管是癥狀還是病人的自我感覺(尤其是病人自我感覺更為重要),都在明顯好轉的情況下,又試一劑,即獲大效,泄瀉已止。信心遂較為堅定,改用平和的溫補脾陽之劑——理中湯,4劑而痊,令人嘆為觀止。原癥“頭暈乏力,不思飲食......形體消瘦,精神萎靡,面色無華”,脾虛表現確實也很明顯。不管為主為次,瀉總不能完全與脾脫離干系,何況重瀉。

本案治療前后的所有用藥,似乎都不是明確地往腎陽上靠(可是作者又明確地提到“少陰”),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難道單純的脾陽虛也能夠發生格陽的現象?腎陽不是一身之陽的根本嗎?從全案來看,它的“格陽”還真與典型的格陽證不甚相同,極易誤判,筆者在第二段話中也講述了自己的彷徨。這是很值得我們進一步思考的地方。當然,我們還有些好手段沒用上。如果是自己碰到這樣的病人,可以從他喝水的冷熱喜好(最好用的指征)、小便顏色、是否拒厚衣被等,能更準確的作出判斷。順便提一句,赤石脂在《本經》中有“......泄利,腸癖膿血.....下血,赤白”的描述。桃花湯與真人養臟湯均能治脾腎陽虛久瀉,而見膿血者卻獨宜桃花湯,原因可能就在于赤石脂的作用上。

——本文摘自《方劑學案例分析》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