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根芩連湯組成,方歌方解,醫案分析,功效與作用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葛根芩連湯組成】

葛根15g 甘草6g 黃芩9g 黃連9g

葛根

【葛根芩連湯方歌】

葛根黃芩黃連湯,甘草四般治二陽,解表清里兼和胃,喘汗下利保安康。

【葛根芩連湯方解】

本證多由傷寒表證未解,邪陷陽明所致,治療以解表清里為主。表證未解,里熱已熾,故見身熱口渴,胸悶煩熱,口干作渴;里熱上蒸于肺則作喘,外蒸于肌表則汗出;熱邪內迫,大腸傳導失司,故下利臭穢,肛門有灼熱感;舌紅苔黃,脈數皆為里熱偏盛之象。方中葛根辛甘而涼,入脾胃經,既能解表退熱,又能升陽脾胃清陽之氣而治下利,故為君藥。黃連、黃芩清熱燥濕、厚腸止利,故為臣藥;甘草甘緩和中,調和諸藥,為佐使藥。
配伍特點
外疏內清,表里同治。
運用
本方用于協熱下利證,臨床應用以身熱下利,胸脘煩熱,口干作渴,喘而汗出,舌紅苔黃,脈數或促為辨證要點。
加減化裁
腹痛者,加炒白芍以柔肝止痛;熱痢里急后重者,加木香、檳郎以行氣而除后重;兼嘔吐者,加半夏以降逆止嘔;夾食滯者,加山楂以消食。
禁忌
若虛寒下利者忌用。

【葛根芩連湯主治】

表里俱熱,或(濕)熱利。身熱,下利臭穢,肛門有灼熱感,胸脘煩熱,口干作渴,喘而汗出,苔黃脈數。

【葛根芩連湯醫案】

患兒3 歲,2006年8月15日初診。因晚飯過飽,整夜煩躁不寧而入廁兩次,晨起遂出現發熱、腹瀉。瀉出物呈蛋花水樣便,有熱臭氣,至日中時已達六七次。前醫給予思密達、黃連素、顛茄片未效。改用輸液,雖加用激素但發熱不退,腹瀉腹痛不止。遂于下午5時許求治于中醫??淘\:時腹自痛,哭鬧不休,肛門潮紅,體溫39.3°C,舌質紅苔黃膩,指紋紫,脈濡數。辨為外感濕邪、內傷飲食,濕熱蘊結、下迫腸道而發泄瀉。治以解表清熱止利,方選葛根芩連湯加味:葛根12g,黃連4g,黃芩6g,炙草6g,白頭翁6g,藿香4g,囑水煎兩次,一次頓服。藥服后僅半小時,熱退而痛止。第二天用連理湯兩劑調理(注:人參、干姜、白術、茯苓、黃連、甘草),利止而安,諸癥皆除。(摘自《中國中醫藥報》)

【醫案分析】

患兒“發熱、腹瀉,瀉出物呈蛋花水樣便,有熱臭氣......肛門潮紅,體溫39.3°C,舌質紅苔黃膩,指紋紫,脈濡數”,這是非常典型的濕熱泄利的特征(小兒指紋“紅紫辨寒熱”,也提示有熱證),完全可用清熱燥濕、升陽止瀉的葛根芩連湯治療。鑒于因傷食而起,晚上起床兩次可能又受了風寒,可加點消食化濕的神曲和解表祛濕的藿香、香薷、蒼術等。

作者用此方,加藿香以加強化濕解表,加白頭翁以加強清熱解毒止?。赡苁强紤]發燒非常頑固,故增加清熱解毒藥,其實芩、連是非常好的清熱解毒藥)。結果燒退得很快,熱去濕存,繼以健脾滲濕、平調陰陽的連理湯,又2劑利止病愈,充分體現了湯劑應變的靈活性和作者高超的用藥技巧。

——本文摘自《方劑學案例分析》

《鄧中甲方劑學講稿》中關于葛根芩連湯的論述

葛根芩連湯?《傷寒論》 一類方

前面兩個清胃降火的方,清胃散是一類方,玉女煎是二類方?!秱摗飞细鸶诉B湯本來是用在治療脅熱下利,也就是說外邪由太陽進陽明,由表入里的時候化熱,化熱進入陽明了。如果陽明本身那個胃常有積滯,就形成腑實了。而熱郁在氣分,陽明涉及胃腸,沒有這些明顯的積滯,一般邪迫津液下泄,可以形成一種脅熱下利這種類型。但是表邪還在。原來是治療表邪還在,熱邪入里化熱,造成脅熱下利。

主治

熱陷陽明,表邪未盡。(熱瀉,熱?。?/p>

身熱下利,胸脘煩熱,口干作渴,喘而汗出,舌紅苔黃,脈數。

表證還有一定的寒熱,內在又形成脅熱下利,比如大便熱痢,熱瀉,那肛門灼熱,臭穢,由于是里熱,所以里熱迫津液外泄可以出汗。里熱迫肺,可以氣喘。所以這個是表里同病。從《傷寒論》時針對病機,“表證還在,里熱已成”,以脅熱下利為主,是這樣的。

熱陷陽明,熱是外邪入里郁而化熱,表邪沒有盡,產生了熱瀉,熱痢。因為仲景時代下利,“利”和“痢”不分,這個方過去用,是在熱瀉,熱痢都可以。但兼有表證。表邪入里化熱,內陷陽明這樣產生的。它有整體發熱,下利。由內熱可以造成胸脘煩熱,特別口干作渴,喘而汗出,是反應出內熱形成以后,內熱傷津液,內熱迫肺,熱迫津液外泄。同時熱邪逼迫津液下泄。就形成邪迫津液,脅熱下利。往往伴隨有肛門灼熱這一熱像,下利有一種熱氣臭穢,這種特點,熱證。

功用

解表清里。

胃腸有熱要清里,外有表邪藥解表。盡管現在這個方運用,有沒有表證都用,大多在使用的時候,表證不明顯。

方解

葛根 解肌透邪,升脾胃清陽
黃芩 清熱燥濕
黃連 清熱燥濕,厚腸胃
佐使 甘草 養胃氣,調和藥性

從這個方君藥是葛根,用葛根量比較大,重用葛根。用它兩方面,一方面解肌透邪,它可以解肌透表,它偏涼性。對內呢,既能夠清內熱,解肌是透熱達外,有一點表邪,葛根還可以散邪,它有升脾胃清陽的作用。升陽有助于止瀉。葛根有一段時間,從唐以后到金元時代,人們把它當作一個治泄瀉一個很主藥的藥物。所以用它有升脾胃陽氣,止瀉的作用。這樣它表里兼顧,對解表清里,止瀉上都有作用。作為君藥,用量也重用,較大。

黃芩黃連兩個要做臣藥,那是清熱燥濕,說它厚腸止痢,清熱燥濕。厚腸胃,止瀉痢。經常說到黃連、黃芩的苦寒燥濕。濕邪,不是通過芳化,淡滲,那就是苦燥了。能夠增強脾胃除濕的作用。不管濕熱、寒濕,都是泄瀉痢疾的一個物質基礎了。所以黃連經常說它厚腸胃。從燥濕的角度考慮。黃連又成治痢之最,泄瀉、痢疾常用的首選藥物。叫它治痢之最,所以在這里和葛根相配止痢。

用甘草既能夠養胃氣,防止苦寒藥物傷胃,也能調和表里兩組藥,調和藥性。是佐使藥。

葛根芩連湯實際上是個基礎方,總的功用解表清里,臨床運用時,要隨著熱瀉、熱痢的具體情況,加減使用。這也是一個名方,后世在這個基礎上變化的方不少,因為仲景用芩連止泄瀉方還是很多。黃芩,或者黃連,或者同用。除葛根芩連湯外,包括像白頭翁湯,黃芩湯,這方面針對熱邪,針對濕熱的方很多,這是其中一張體現表里同治的一張方。我們現在用這個方,一般來說,兼不兼表證都用。大多數實際上已經不兼表證。所以尤在涇說葛根芩連湯,表脅已經沒有,表邪已去十之六七,就是剩一點表邪,有,也很少了。所以用它不一定根據有表證。

運用

辨證要點

身熱下利,苔黃脈數。
本方對熱瀉熱痢,無論有無表證,皆可應用。

發熱、下利,這就是基本的。不一定有表證了。葛根芩連湯對熱瀉、熱痢,無論有無表證,都可以運用。

葛根芩連湯的分類,各地出的不同的教材、參考書,也不一樣。80年代有些教材,葛根芩連湯放在清臟腑熱,有的放在清熱劑,像現在一樣;也有的放在解表劑里面。它作為一個表里同病,表寒內熱,這個表邪入里,正在化熱,這樣的過程的一種方。有有這樣分類的。但現在都是以治里熱為主。放在清熱劑多一些。在這之前,把它放在表里雙解,表里雙解說得過去,因為原書這個方,表證入里化熱,表邪未盡,表里同病。但針對現在臨床實劑使用情況,放在清熱劑里比較適合。70年代我們學校的自編教材,治法與方劑,葛根芩連湯一直放在清臟腑熱,清內熱,里熱。

隨證加減

  • 腹痛,加芍藥。
  • 痢疾里急后重,加木香、檳榔
  • 嘔吐,加半夏
  • 夾食滯,加山楂。

臨床運用,應該結合后世一些治療熱瀉、熱痢的一些發展。在仲景時代,治痢疾一類,或清熱燥濕,清熱解毒,治法上相對單一一點。到后來,治痢、熱瀉、熱痢這一類的手段,治法相對多一些,有個發展過程。所以結合后世的用藥特點,葛根芩連湯在臨床運用時,像腹痛,熱瀉,往往熱迫津液下泄里面,如果有一定積滯,可以造成腹痛,或者氣積阻滯,可以導致里急后重,特別在熱痢,可以里急后重。胃氣不和可以嘔吐。如果這個積滯以夾食滯為主,那我們還是要消食。這里是一些參考。也說明經方在后世運用當中,應該,而且人們也這樣做了,結合后世的用藥特點,對它進行補充。這個不應該把那個完全隔開,比如說熱瀉、熱痢,人們就把芍藥湯,白頭翁湯說到完全對立隔開。雖然臨床芍藥湯一類的,它有它很大的優點。但主證是熱痢,熱痢不一樣。因為這個方哩,可以講它是熱痢,黃芩黃連清熱。一般仍然說它是濕熱,脅熱下利。下利泄瀉,那個熱瀉,跟濕熱有關。

但是濕熱會阻滯氣機,芍藥湯也是濕熱痢,白頭翁湯是熱毒痢,有的叫疫毒痢。人們把它截然分開,一是白頭翁湯里,為什么沒有用調氣活血之品?那就是仲景時代,它就是治療那個特點,一定要問他為什么沒用劉河間調氣活血的方法?一定,有些醫加還要做出個答案來。那是因為仲景認為白頭翁湯涉及血分,不主要在氣分,血分實際上是氣分的深一層。你既然有腹痛,里急后重,便膿血,怎么不涉及到氣積阻治呢?濕熱能阻滯,熱毒也能阻滯,都能搏結氣血。所以像這類后世運用,里急后重要調氣,用木香、檳榔。腹痛用芍藥,這類汲取了后世的,和運用經方當中的一個結合。這個可以作為參考。

使用注意

虛寒下痢者,忌用。

相關文章:

葛根黃芩黃連湯方歌方解

葛根芩連湯加味治療急性胃腸炎

白頭翁湯,葛根芩連湯化裁治療濕熱痢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