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頭翁湯組成,方歌方解,醫案分析,功效與作用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白頭翁湯組成】

白頭翁15g 黃柏12g 黃連6g 秦皮12g

白頭翁

【白頭翁湯方歌】

白頭翁湯治熱痢,黃連黃柏與秦皮,清腸解毒并涼血,大便膿血最相宜。

【白頭翁湯方解】

本方所治之證,是因熱毒深陷血分,下迫大腸所致。熱毒熏灼腸胃氣血,化為膿血,而見下痢膿血,赤多白少;熱毒阻滯氣機則腹痛里急后重;渴欲飲水,舌紅苔黃,脈弦數皆為熱邪內盛之象。治宜清熱解毒,涼血止痢之法,俾熱毒解,則痢止而后重自除。故方用苦寒而入血分的白頭翁為君,清熱解毒,涼血止痢。黃連苦寒,瀉火解毒,燥濕厚腸,為治痢要藥;黃柏清下焦濕熱,兩藥共助君藥清熱解毒,尤能燥濕治痢,共為臣藥。秦皮苦澀而寒,清熱解毒而兼以收澀止痢,為佐使藥。四藥合用,其奏清熱解毒,涼血止痢之功。但素體脾胃虛弱者當慎用。

本方與芍藥湯同為治痢之方,但本方主治熱毒血痢,乃熱毒深陷血分,治以清熱解毒,涼血止痢,使熱毒解,痢止而后重自除;芍藥湯治下痢赤白,屬濕熱痢,而兼氣血失調證,故治以清熱燥濕與調和氣血并進,且取“通因通用”之法,使“行血則便膿自愈,調氣則后重自除”。兩方主要區別在于:白頭翁湯是清熱解毒兼涼血燥濕止痢,芍藥湯是清熱燥濕與調和氣血并用。

【白頭翁湯主治】

熱毒痢疾。腹痛,里急后重,肛門灼熱,下痢膿血,赤多白少,渴欲飲水,舌紅苔黃,脈弦數。

【白頭翁湯醫案】

趙某某,女,54 歲,1960年9月5日初診。1955年起,每年夏秋季節,痢疾反復發作,經中西藥治療,后癥狀得到改善,但未獲根治。近三天來痢下赤白,有黏胨,腹痛,里急后重,日行七八次。形體消瘦,納谷減少,煩躁,手心灼熱,口苦溲赤,舌質紅絳,苔光剝,脈細數。久痢耗傷陰血,濕熱挾滯,支阻大腸,乃休息痢之重癥,治擬清化濕熱,兼養陰血:白頭翁9g,北秦皮9g,川黃柏9g,川黃連9g,阿膠珠9g,全當歸9g,廣木香4.5g,炮姜炭3g,焦楂炭12 g,制川軍9g。二劑后,腹痛后重略減,大便仍夾膿血,煩躁,手心灼熱,口苦略減,小溲短赤。前方尚稱合度,仍守原意,前方去川軍。3劑后,腹痛后重已除,大便已無膿血,但尚有粘胨,煩躁漸寧,日晡手心微熱,口仍苦,溲赤略淡,仍守原法,前方去炮姜炭,又五劑。大便已無粘胨,每日1~2次,質軟成形,煩躁、口苦等癥大減,胃納漸增。舌紅少苔,脈象細數。再從前方加減,以清余邪:白頭翁9g,北秦皮6g,川黃柏6g,川黃連3g,阿膠9g,全當歸9g,大生地9g,炒山楂9g,炒谷、麥芽各9g,廣陳皮4.5g,5劑。1964 年隨訪,痢疾未復發。 (摘自《傷寒論方醫案選編》)

【醫案分析】

患者在“每年夏秋季節,痢疾反復發作”,似可理解為長夏(夏秋之交)發痢疾,“長夏多濕”?現在“痢下赤白,有粘胨,腹痛,里急后重,日行七八次”,這都是痢疾最常見表現,只能說明痢疾中的濕邪、氣滯、血瘀等病機本案中也都有?!靶误w消瘦....手心灼熱....苔光剝,脈細數”,痢赤白日久,陰血大傷,尤其是傷陰重,因已出現陰虛之內熱?!凹{谷減少”,脾亦傷?!盁┰辍?,一切熱證皆可造成?!翱诳噤殉?,舌質紅絳”,有實熱,且較重。如此來看,是濕熱痢疾(熱重于濕型),且日久傷陰損脾??捎脽岫玖〉陌最^翁湯加養陰、固脾(健中兼澀)藥。

作者以上方,加養陰血的阿膠(尚可止血)、當歸(尚可“行血則便膿血自愈”)。又加“調氣則后重自除”的木香,制川軍活血兼瀉濕,炮姜炭溫性佐制眾多苦寒藥(蓋苦寒敗脾胃,脾傷者不宜盡用苦寒),姜炭并可止血。當歸、木香、大黃、炮姜都是仿濕熱痢疾的芍藥湯的用意(芍藥湯中用的溫佐藥是肉桂)。又加焦楂炭消食、健脾、固澀。全方既用了主方白頭翁湯,又吸取了芍藥湯治痢的長處。因有脾傷,本案對于加強脾胃藥物吸收方面略顯薄弱,但全方總體來看大有章法。兩劑試之,諸癥均似減輕。方向對路,又3劑(全方以攻為主,作者甚為小心),效果甚為明顯。作者嫌清熱速度似乎太慢(口苦不減),去姜炭之佐制,又5劑。濕熱實證基本已去,胃口隨之漸開(看來筆者從“納谷減少”判斷脾傷有誤,應該還要結合乏力漸重、舌有齒痕等來加強判斷,本案應是濕熱致脾氣壅滯以至于納食不香)?,F在的主要病機是陰傷未復(舌紅少苔,脈象細數)。但要防“灰中有火”,癥狀剛剛消失,邪氣恐未全盡。故作者大減祛邪藥的量,加大養陰及開胃善后的藥,又5劑而竟全功。本案方方漸進,隨證調整,運用自如,堪稱典范。

——本文摘自《方劑學案例分析》

《鄧中甲方劑學講稿》中關于白頭翁湯的論述

白頭翁湯《傷寒論》

白頭翁湯和芍藥湯,勢歷來看作治療痢疾的兩個類型,也是一對方,它出自《傷寒論》,給后世提示了一個治療痢疾的基本治法及配伍。

組成

白頭翁 涼血
黃連 清熱解毒
黃柏 清熱解毒
秦皮 收澀津氣,清熱解毒涼血

功效

清熱解毒,涼血止痢。

主治

熱毒蘊結,深陷血分。

熱毒痢─赤多白少,渴欲飲水。

白頭翁湯針對的是熱毒較重,我們叫它熱毒痢,或疫毒痢。這個方藥味較少,藥味較少的方,有時候分析也可以從這個藥開始。從藥物分析歸納它功效,然后這類功效針對什么主治,以及證候的特點。。這個是提示一個方法。學了芍藥湯以后,再討論白頭翁湯,可以把兩個方的主治和病機作一個比較。

白頭翁湯強調的是疫毒痢(熱毒痢)??偸菑娬{熱毒,疫毒強調一種傳染性。白頭翁湯適合用的,一個熱毒較重,熱毒深陷血分,一個應該說有一種爆發史,爆發疫毒,來勢較兇,涉及人群,一下子爆發較廣了。它是個基礎方。

從痢疾特點來講,雖然腹痛,里急后重,便膿血都有,但整體可以有發熱,可以在下膿血方面,以這種血痢、赤痢為主。所以一般說它赤多白少,反應出熱毒深陷血分,可以有一定的津液損傷,津氣損傷。人體正氣受影響也較快,所以或者形成像中毒性的這類的較快,反應出陰傷,渴欲飲水。這些出現得也較快。

白頭翁湯和芍藥湯不同的特點,一般來說,整體有發熱,加上赤多白少,發作比較急。芍藥湯的濕熱痢疾,散在式的,而且臨床上這個變化起來慢一些。

對于熱毒較重,在治法方面,要強調清熱解毒和涼血。清解血分毒為主。全方集中在清熱解毒涼血。治法相對來說,比較單一(說它基礎方)。白頭翁湯是清熱涼血解毒力量很強的。黃芩、黃柏增強白頭翁的清熱解毒作用。同時又能燥濕,聯合起來,成為治療痢疾的一個最基本結構。

這方里的秦皮也是苦寒的。其性較澀,收澀,當熱毒或濕熱阻滯在腸道,搏結氣血,收澀應該說是不適合的。秦皮苦澀,但實際上根據歷來用的經驗,它能夠用于痢疾,那就要從它藥的一個具體功效上,藥物的特點上去說明它,所以歷來就有一個說法,叫秦皮收澀。它的收澀不會影響病邪,而是收澀走散的津氣。這個也是一種說理工具。實際上它還是有比較強的清熱解毒涼血作用。由于它本身有澀的特點。所以說它不是收澀的,影響氣滯血瘀。而它這個收澀,能夠選擇性的收澀走散津氣。下痢,熱毒痢下痢比較急暴,也就是說一天次數比較多。病程發展比較快,熱毒較重,而且赤多白少。傷血分,傷陰比較快。認為秦皮能夠收澀走散津氣,防止正氣過分損傷。這個解釋,相對來說有點牽強。秦皮因為在其它方面,沒有討論到這些問題,所以在這個方里,歷來是這樣解釋的。這解釋只能做一個參考。這個方現在除了用于痢疾,作為基礎方,爆發式熱毒型痢疾,其它熱毒上攻,這些也可以用。像急性結膜炎,白頭翁湯不但能夠內服,也可以外用,而且效果相當好。歷來統計數字療效很好,病例很多。也就是說,在眼科方面,也經常用的。它清熱解毒涼血力量比較好。

運用

辨證要點

下痢赤多白少,腹痛里急后重,舌紅苔黃,脈弦數。

隨證加減

因為深陷血分,所以癥狀比較重,傷正比較快。因為疫毒它有外來感染因素,盡管有些消化道感染,涉及到外邪,由于熱毒搏結氣血,初起階段,造成營衛不和,有一定的表證特點。但這個是一種熱毒為主的。所以加一些銀花連翹。里急后重甚者,因為這四味藥調氣作用幾乎沒有,不側重在這里,所以擷取芍藥湯后世調氣這些特點,木香,檳榔,枳殼這些基本上涉及芍藥湯的用法。膿血較多,加強涼血。這里側重是在赤多。常用赤芍、丹皮、地榆這些,有涼血作用。協助清解血分熱毒,通暢血行。飲食積滯,用焦山楂,枳實,消導積滯。至于鴉膽子用于阿米巴痢,這是一個辨病。

前面在胃腸方面討論了五個方。兩個治牙痛的。三個治或者熱瀉,或者熱痢的。證型反應都不同,而且反應了一些基本配伍的結構。

清臟腑里熱的,針對某一臟腑,一類病證,組成不多的這類方,小方比較多。學習當中主要掌握這類針對性的疾病的證型特點。一個牙痛,這兩個方,清胃散,玉女煎。反應出清胃涼血治法。針對的胃中積熱化火上攻,涉及血分這種特點。玉女煎涉及到的是少陰不足,陽明有余,腎陰不足,胃火上炎,。胃火程度以及它涉及到血分的深度,應該說不如清胃散,但它兼有腎陰不足。所以表現出來陰傷程度較重。所以也可以用于消渴,消谷善饑,消渴證。治法和針對的證候有區別。

三個治療熱痢熱瀉的方,白頭翁湯,芍藥湯主要用來治療痢疾,一個濕熱痢,一個側重在熱毒痢,疫毒痢。葛根芩連湯又可以治療熱瀉,也可以治療熱痢?,F在實際上治熱瀉更多。因為配伍上它是以升清陽的葛根,以及黃芩、黃連的清胃腸濕熱,這種結構,對濕熱泄瀉更適合。

芍藥湯體現濕熱痢的調氣和血為特點,臨床現在用在濕熱痢疾是主要的。中醫的痢疾概念很寬,要注意,它不是現在西醫診斷的痢疾,就是中醫的痢疾。中醫的痢疾包括現在慢性結腸炎,結腸炎很多這個方用得很好。我們用芍藥湯有開始認為慢性結腸炎,后來診斷結腸癌,用芍藥湯一階段,定期,比如說十天兩三付,吃湯藥。平時就吃丸藥。芍藥湯結合這個,加一些調肝的,平實根據體質,治半年左右,開始說結腸炎,后來華西醫科大學檢查是結腸癌,但最后我們也弄不清是什么?因胃半年后又去檢查,又把癌排除了。體檢發現,有腹痛,有膿血,治療半年以后,恢復了。至少是慢性結腸炎基本恢復。這類報導很多,所以它不光用于痢疾。

白頭翁湯,解毒涼血力量很強。也不是僅用于疫毒痢,熱毒痢。眼科也用得很多。

這是清臟腑熱的這類方劑了。

相關文章:

芍藥白頭翁湯治療疫毒痢

白頭翁湯、香連丸加減治療濕熱痢疾

白頭翁湯,葛根芩連湯化裁治療濕熱痢疾

白頭翁湯的臨床病例,白頭翁湯臨床新用

白頭翁湯的功效,方歌方解,白頭翁湯的臨床病例

白頭翁湯的組成,方歌方解,加減運用醫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