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熱感冒中醫治療醫案一則

  • A+
所屬分類:經方論治

王×× 男,24歲
[主證]病已1周有余,始有濁涕,后即頭痛唇干,口渴欲飲涼水,往來寒熱,不欲納食,時作嘔逆,大便干燥,舌黃少津,脈弦細數(體溫38.3℃)。
[辨證]邪侵樞機,陽明火熾。
[治則]和解少陽,清下陽明。

黃芩
[方藥]南柴胡15克 條黃芩9克 野臺參6克 生姜片6克 姜半夏6克 生甘草6克 大棗切6枚 生石膏(打先下)45克 生大黃(后下)9克
按:本證風熱內侵,少陽樞機不利,邪入陽明之經與府,有傷陰之征象。故用小柴胡湯加生石膏、生大黃,方中以小柴胡湯和解少陽,加生石膏瀉肺胃之火,以除陽明經熱,生大黃瀉大腸,以清陽明府熱,少陽得和,陽明得清,則病自解。
藥服1劑,證已大瘥,熱勢亦退(體溫已降至37.3℃),口渴便燥緩解。又擬小柴胡減半繼服。1劑脈靜身涼,病即痊愈。此方除大棗生津液,未用其它滋陰之品,以防濡膩斂邪之弊,熱退陰津自復。
柴胡為傘形科,柴胡屬,多年生草本,根供藥用,性味苦微寒,有發表和里、退熱、升陽、解郁調經的功用。但由于產地不同,又有南柴胡、北柴胡之分。南柴胡發表之力強,能散熱和里,北柴胡升發之力大,能升舉陽氣,醋炒以后,升散之力減弱,而能酸斂入肝,解郁調經。又有銀柴胡一藥,銀柴胡系石竹科屬,與柴胡不同,性味甘微寒,有清熱涼血之功用,善治勞熱骨蒸,如《證治準繩》治骨蒸勞熱之清骨散,即以此藥為主。由此觀之,柴胡入氣分,銀柴胡入血分。概而言之,南柴胡主散,北柴胡主升,醋柴胡主斂,銀柴胡主清,在臨證時應予區別使用,才能提高療效。
石膏系鈣石類,結晶屬,為單斜系之礦石。入藥用者為軟石膏,色白潔凈,細紋短密如束針,松軟易碎,以瑩凈如水晶者為佳。生用打碎,入煎先下,或浸入人尿中數月,漂清后,煅研極細末外科應用。生石膏性味甘辛寒,入肺、胃、三焦三經,有清熱降火、除煩止渴之功用。石膏清熱降火,一般用于實證,但正氣已虛而有熱者,只要配伍適當,亦未嘗不可使用,如白虎加人參湯,竹葉石膏湯,清燥救肺湯,玉女煎等即是。
石膏為質重之品,用量宜重,更由于石膏是礦物藥,性味不易煎出,必須打碎先煎15~20分鐘。此外,石膏內服宜生用,不宜般用,因石膏火煅后,便失去了清熱的作用,其性質變為收斂作外科斂瘡之藥。有用煅石膏點制豆腐者,即取其收斂的作用。張錫純氏在他著的《衷中參西錄》石膏解中說:“夫石膏之質甚重,七八錢不過一大撮耳。以微寒之藥,欲用一大撮撲滅寒溫燎原之熱,又何能有大效。是以愚用生石膏以治外感實熱,輕證亦必至兩許;若實熱熾盛,又恒重用至四五兩,或七八兩,或單用,或與他藥同用,必煎湯三四茶杯,分四五次,徐徐溫飲下,熱退不必盡劑?!睆埵弦允酁槲⒑?,是來自《神農本草經》,生石膏從臨證觀察必以重用為效,張氏所言并不為過,只是辨證須清,用藥得當,效果才能顯著。昔日有以白虎湯重用生石膏治療“流行性乙型腦炎”獲效,此即對證,因其有用石膏之證。如果對號入座(實際并未對上號),不從辨證論治,石膏再用大量,甚至大便瀉下,熱勢并無稍減,此等事例所見不鮮。
大黃為蓼科大黃屬,多年生草本,根莖供藥用。其性味苦寒,入脾、胃、肝、心包、大腸五經。有瀉下清熱行水之功用。大黃氣味俱厚,苦寒泄降,能蕩滌陽明實熱積滯,故《傷寒論》陽明腑實證,用以瀉下的三承氣湯(大承氣湯,小承氣湯,調胃承氣湯)都以大黃為主藥,其瀉下之力隨配伍而有所差別,若配以甘草則力緩,配以芒硝、枳實、厚樸則力峻。所以承氣三方,大黃用量雖然相等,而瀉下之力有峻緩之不同。本證石膏、大黃并用,以其有口渴飲涼、大便干燥、唇干苔黃少津之證,故以此二藥清瀉胃腸,使邪熱盡除,故效顯速。

——本文摘自《臨證治驗錄》

相關文章:

風熱感冒的癥狀,風熱感冒中藥方劑

風寒感冒和風熱感冒的區別及治療方法

風寒感冒的癥狀,風寒感冒中醫方劑

發表評論

您必須登錄才能發表評論!